他的手挤进我胸罩里揉搓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嘶,好疼……

身体各处都像是被卡车碾压过一般,手指酸软无力,浑身上下酸痛无比,这一切无一不在提醒安小诺——

她和一个男人做了!

安小诺慌乱地掀开被子,床上那一抹刺眼的鲜红刺激了她的眼,她脸色苍白,如坠地狱。

不能呆在这里!

天刚蒙蒙亮,她惨白着脸,哆哆嗦嗦穿好衣服匆忙走出房间。刚出房门,安若琳便出现在她面前。

安若琳从头到脚扫了她一眼,得意洋洋地讥讽,“安小诺,看样子昨晚上你被那个男人滋润得很不错嘛!”

安小诺听后脑袋“嗡”地一声,炸了!

她气得浑身发抖,“你为什么那么对我?家产和爸爸,甚至安家大小姐的身份,我都给你了,可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安若琳是小三的女儿,妈妈病重,都还没和爸爸离婚,可那个小三却带着安若琳登堂入室,还霸占了外公留给妈妈的所有家产!

更过分的是,安若琳年纪比她还大!

安若琳一副为她着想的模样:“我也是为了你好,你们已经连医药费都拿不出来了,就是你妈妈现在死了,棺材钱都没有。”

安小诺脸色越发惨白,妈妈病重,需要二十万的手术费,不然等待妈妈的就是死亡。

安若琳捂着嘴轻笑:“你一定不知道你的初夜值多少钱吧!其实说起来你也不亏,那人好歹是恒天娱乐董事长的独子。”

安小诺身子发寒,眼睛充血,抓住她手腕,声音发抖,“所以是你把我初夜……给卖了?那是我的初夜,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她凭什么抢走她的一切,凭什么毁了她的人生!

安若琳一脸得意:“没错,你该庆幸你的初夜值二十万,不然你们都没钱治病。你放心,我妈已经把钱给你妈送过去了。”

安小诺脑子都是乱的,听到安若琳的话倏然瞪大眼,妈妈病重成那样,如果她再看到那个小三,恐怕只会加重病情!

她的心猛地一沉,安若琳,还有那个贱人是要逼死她们吗?

“安若琳,如果我妈妈有什么事,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们!”

安小诺恨声道,眼底是刻骨的恨意以及对母亲的担忧。

安若琳不以为意:“呵!我等着。”

“人呢?安小诺人呢!”

忽然,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安大小姐,你不是说昨晚上让我在房间里等着安小诺自己主动上我床吗?我可等了一个晚上,安小诺人呢?”

安若琳脸色一变,她猛地看向门牌号,安小诺走错房间了!

“我花了那么多钱,可你居然敢骗我?!”男人怒不可遏,举起了手。

这人是恒天娱乐的董事长朱明启的儿子朱健,安若琳根本得罪不起,眼看那巴掌就要落在她的脸上,她吓得惊声大叫!

“住手!”身后响起一道陌生的男声。

一群穿着光鲜亮丽的男人站成一排走过来,为首的那个带着眼镜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朱健的手腕。

“你们敢动我?告诉你们,我爸可是朱明启……”

安若琳脸色发白,眼睁睁看着朱健被这个男人一声令下扔了出去。

安若琳害怕得打哆嗦。

那个戴眼镜的男人恭敬地走过来,“这位小姐你好,我是战总的助理,我们很感谢你昨晚奉献自己身体救了我们战总,作为补偿,你可以提任何要求,无论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你。”医院。

女人嚣张跋扈的声音响彻整个病房,“建成根本不爱你,娶你不过是为了你的家产,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是我的了。哦,对了,还有你那个傻女儿,竟然为了你去跟朱明启的儿子上床,断送了自己的美好未来,你瞧,你女儿就是这么下贱!”

床上的女人原本病重煞白的脸色此刻气得通红,她死死地盯着自己的丈夫,嘴唇哆嗦,气若游丝地开口,“小诺……建成,她、她说的是真的吗?”

站在一旁的男人沉默了。

薛曼悲愤交加,悲痛欲绝,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

她挣扎着抓住男人的手,眼睛瞪大,拼了最后一口气,怒吼,“你答应过我……会照顾小诺,亏我那么……相信你,你们、你们……一定会下地狱!”

一口血喷涌而出,洒在男人的衣服上,薛曼眼眸大睁,手却无力地垂落。

小诺,对不起,是妈妈害了你!!

妖艳女人惊惶地后退了两步,眸光闪躲,不敢对上薛曼死不瞑目的眼,嘴上却说道:“不关我的事儿,是你自己病死的,真是晦气,什么时候死不好,偏要这个时候死。”

安小诺打车冲进病房时,看到的就是母亲被活活气死的一幕。

“妈!”

她跪在地上,绝望的哭声回荡在冰冷的病房里。

五年后。

开往国内的飞机上,安小诺安静地捧着杂志,她漫不经心地扫过杂志上的每一条新闻,嘴角轻勾。

这些年,安若琳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成为国内知名的设计师,而她那个渣爹居然开公司开得风生水起。

应了那句话——坏人活千年,好人不长命。

想到五年前妈妈被气死的那一幕,安小诺心中难掩对这一家三口的恨。

忽然,安小诺的眸光微顿,杂志上赫然是一张照片。照片里,安若琳刚从酒店里出来,她的面前停了一辆迈巴赫。

迈巴赫车旁男人的侧颜被狗仔拍得异常清楚!

男人侧颜俊美无双,一双凤眸生的狭长,眉宇间透露着一丝霸气邪肆的气势,他生得极好看,嘴角自然勾起,看安若琳的目光似乎还带着笑。

标题写着——安若琳与神秘金主即将订婚,神秘金主疑似战家当家人!

安小诺这些年虽然在国外,但是关于战家这位当家人的事却也曾听身边人提及过。

神秘又古老的家族,家产数不胜数,产业遍布全球,连这位当家人也被镀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可安若琳怎么会跟战家当家人扯上联系?

她困惑地皱起眉头,尤其是这张照片上的男人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怎么那么像……她的儿子!

安小诺心中大惊!

“唔,妈咪,你怎么不休息?”安宝贝皱着眉头,看着安小诺,小大人一般,“你待会儿还要带我们去新住所,妈咪,你需要休息。”

安小诺看着身旁四岁的儿子,他的儿子酷爱黑色西服,整个人也酷酷的,从他的眉眼到嘴唇,越看越觉着他像极了杂志照片上的男人,这是怎么回事?那一夜的男人不是朱明启的儿子吗?

“妈咪!”她的小公主安贝贝也揉了揉眼睛醒了,小公主漂亮得不像话,像极了她,穿着好看的白色公主裙,惹来身边人不时的注意。

她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奶声奶气地跟从她哥哥,“哥哥说得对哦,妈咪要休息!”

安小诺哭笑不得,“安贝贝,你是哥哥的小跟班吗?”

安贝贝眨眨眼,看向安宝贝,笑得傻乎乎的,还挺骄傲,“对哦,我就是哥哥的小跟班!哥哥说的都是对的。”

安宝贝淡定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显然对妹妹的话十分受用。

安小诺被打败了,她怎么会有一对这么可爱的天使啊!

“好吧,那我听你们的,再休息一会儿!”

“嗯嗯。”

安小诺戴上眼罩,心情却十分复杂。

两个孩子虽然是龙凤胎,长相却不同,一个随了安小诺,另一个却像极了杂志上要跟安若琳订婚的男人。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E&X设计公司内部会议室。

“真没想到安小姐不仅实力超然,居然还这么年轻,能够挖到安小姐这么有实力的设计师,是我们公司的荣幸!”

五年时间,安小诺华丽蜕变成为知名的国际设计师,不仅名声比安若琳大,想挖她进公司的人还不少。

“贵公司在国内首屈一指,我不选择贵公司,也是我的损失。”安小诺应得大方得体。

她是国际知名设计师,当然得配国内最出名的设计公司。

对方笑了笑,忽然,有人走了进来,在安小诺对桌的男人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对方立刻脸色大变,哀求地看向安小诺。

“安小姐,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安小诺诧异,“请说。”

“我们公司的安若琳小姐就要跟战总订婚了,她点名要我们设计一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钻石项链作为她订婚宴上的订婚项链,她前前后后否定了我们不下上百种设计方案,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拜托安小姐你。”

安若琳......

安小诺的手悄然紧握成拳,没想到自己跟安若琳居然这么有缘,竟然刚一回国就跟她扯上了关系。

“那就请您安排我们见一面吧!”安小诺笑着道。

对方一愣,大喜过望,“你同意了?”

“当然。”

她没有退缩的理由。

顶楼休息室里。

女人横眉竖目,正在怒骂:“我要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钻石项链,可你们这些是什么?我现在是战家未来的女主人,你们拿这些烂货来糊弄我可以,但是糊弄了那位,是想从公司里滚蛋了是吧?”

一排设计师被骂成狗,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这位战家未来的女主人两面三刀,在战总面前是一副乖巧小绵羊的模样,在他们面前却是一只母老虎。

助理敲了敲门,“安小姐,那位国际知名设计师到了。”

安若琳眼睛一亮,“快让她进来。”

助理立马对外面的人说道,“安小姐,请进。”

安若琳听到助理称呼另一个人“安小姐”,直觉不对劲,心中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其他人也觉得惊讶,这么巧,都姓“安”啊?

直到那位“安小姐”踏进休息室里那一刻,安若琳那丝预感成了真。

“安小诺!!”

安若琳震惊得脸色发白。

此时安若琳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安小诺,安小诺的出现,无疑让她五年的美梦出现了一个破口,并且一点一点地扩大.....直到完全破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