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cao的喷水站不起来了 如何吃到自己的小鸡够不到怎么办

这里的东西,是他们调查到发布曲子的唱片公司的发布人,他无非就是一个公司内的小职员。

他现在手里掌握了这个小职员的所有资料,看来应该好好的会会这个人了。

墨灏臣决定,他要亲自去找这个人,用最快的时间把这个人拿下来。

紧接着,墨灏臣便带着证据起身,准备去往唱片公司。

到了那边之后,正好是午休时间,他一眼就找到了资料上的人。

墨灏臣直接走过去,站在了他的面前,他这样子出现,没有几个人是不认识的,况且这个人还做了亏心事,一眼就看出来了。

“墨,墨总……您是来找我的吗?”男人慌慌张张的看着他,但还不忘了恭恭敬敬的和他说话。

“你把曲子发布到了网上,我不找你我找谁!”

话一出口,男人瞬间就愣住了,好像很惊讶,完全没想到他居然会调查出这件事的样子。

“我没有……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说着,他准备从他身边经过离开。

却被墨灏臣一把抓住了胳膊,力气很大,仿佛要把他的胳膊给捏碎了一样。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最好把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墨灏臣的声音十分低沉,却带着一种无声之中的力量。

男人停顿了几秒钟,吓得身体都在抖,可还是嘴硬的狡辩:“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的是什么,光天化日下的不要这样,让我……我要去吃饭!”

“好,你不想说我只能去找你老婆了。”

听到老婆两个字,仿佛说到了他的命脉,男人瞬间就改变了口气:“不要!不要找我老婆!”

“那你就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首曲子你到底是从哪弄到的。”墨灏臣的声音,冷得刺骨。

“是我从一个女人的手里得到的,是你的……你的老婆!她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你!”男人慌慌张张的说着,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着。

这仿佛是他人生之中最恐惧的时刻了。

“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你确定是我的老婆?”墨灏臣皱了皱眉头,阴冷的瞳孔中,藏着熊熊怒火。

如果真的是这个女人做的,那她简直是太丧心病狂了,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报复他嘛?还是想利用这件事害母亲?

男人的眼神,一直都在躲闪着,他犹豫了一会之后,用力狠狠的点点头:“是她告诉我的,她让我这么做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目的……我只是,为了那一笔钱!”

一笔钱?这个女人一直都在谈利益,难道说,她要这么多钱,就是为了这件事!

墨灏臣简直要被这个女人给气笑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狠毒又有心机的女人!

“如果让我发现你骗我,我不会放过你,所以你必须要给我想清楚了你今天跟我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墨灏臣再一次的确认。

似乎在他心里,还保持着对那个女人的一份信任。

男人再一次犹豫了,但是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很坚定的点点头:“我确定,真的是她找的我。”

“好!”墨灏臣一把将完善的这个男人放开,然后便准备从这里离开。

男人落荒而逃,脚步十分的快,生怕这个男人在追问什么。

墨灏臣停留在了原地,他正在考虑这件事,这个男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虽说在他的眼里萧珂这个女人为达到利益不择手段,但是她为了这件事去筹备这么多钱,这好像也不是她能做出来的。

她也算是一个有点智商的人,不会拿这笔钱放在这个人身上!

这件事,还要继续调查下去。

但是必须要这个男人出面澄清,否则这件事不会就这么过去。

可就算是出面澄清,他又让这个男人怎么去澄清,他已经说了,这件事是萧珂做的!

难道说,让他编造一个谎言吗?

不行,这件事还是要好好的调查一下!

墨灏臣一个人回到了公司,把助理叫到了办公室。

“今天晚上一般之前,你把那个人的所有轨迹给我调查出来,否则直接去人资那边签离职单!”墨灏臣给助理下了最后的决定。

“我知道了墨总,可是这件事……”

“没有可是,必须要给我调查出来!”墨灏臣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那个女人,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好的墨总。”助理痛痛快快的就点头答应了。

两个小时之后,助理匆匆忙忙地来到了办公室,心情十分的激动:“墨总,我查到了查到了!我在他们家楼底下查到了一个监控画面!”

看着他这么激动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查到了什么线索。

“别废话,赶紧说!”

“墨总,我看到了那个男人跟沈思怡小姐见面了,而且他们两个人见面的时候,沈思怡给了他一张纸!”

也就是说,这应该是他们的交易画面,就知道这一定是有人在后面搞鬼,现在得到了这个结果,他一切都明白了。

“我知道了。”墨灏臣点点头,打开监控画面看了一下。

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便直接把东西收好。

幸亏他选择了相信那个女人,再一次的做了调查,否则这件事永远都不会有一个结果。

而且他也想到了,萧珂这么在乎这首曲子,她不会用自己的曲子开玩笑。

“墨总,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我现在就把那个男人找过来!”助理也很是气愤的说着。

“不,对他做什么没用,你把他老婆给我带过来!”墨灏臣在他的资料之中看到了,这个男人很爱很爱老婆,而且和他老婆在一起十多年的时间。

所以,对他最在乎的人下手,要比对他下手痛快的多。

“好!”助理坚定的点点头,然后便开始行动了。

晚上六点钟,墨灏臣一边加班,一边等着那个女人的到来。

没过一会,助理果然把她带到了这里了,浑身上下都捆绑在了一起。

墨灏臣看到之后,紧紧的皱皱眉头,命令道:“把人给我放开,谁让你这么把人带过来的!助理很是恼火,他一直在处理这件事,所以知道来龙去脉。

“我让你这么做了吗!”墨灏臣冷冷的命令道,他其实只是想给那个男人一点教训,所以才把他老婆带过来,但是没想过要伤害无辜的人。

助理低下了头,也不说话了,紧接着便把女人给放开了,让她和正常人一样待在办公室。

“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我没招惹你们吧?”女人的眉眼之间很是惶恐。

“你的确很无辜,但是你的丈夫害了我的老婆,所以我只能把你带来了。”墨灏臣这个招数叫做以牙还牙。

显然,眼前的女人一脸蒙,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说丈夫害人,她不信!

“不可能,我丈夫是一个很老实稳重的人,他不会害别人的。”女人很是坚定的开口。

“这就要等你的丈夫过来,好好的跟你解释了!”墨灏臣冷冰冰的开口,扔下这句话,便开始忙自己的工作。

就让这个女人在这里等着,他也没有通知她的丈夫,什么时候找到了,就什么时候来。

让他为老婆不见了恐慌,只是对他一个小小的惩罚。

墨灏臣永远都是用这种方法去处理事情,让他们不痛不痒,却百般煎熬。

一直到了晚上,墨灏臣依旧在办公室里陪着女人,看她的脸上充满了担忧和无助,不经意间想到了那个女人。

是不是在发生这件事之后,她也会有一样的眼神?

想到这些,墨灏臣赶紧捏了捏太阳穴,他怎么开始心疼那个狠毒的女人了!

将近凌晨的时候,女人实在是忍不住了,不停的哭喊着,挣扎着,但是墨灏臣去了另外一边办公室,没有理会她。

一切都等着她的丈夫来了之后再说。

快要天亮的时候,那个男人不知道从哪里调查到的,终于找上门来了。

墨灏臣满意的点点头,这件事,也算是马上就有一个结果了。

女人看到了丈夫之后,便赶紧的冲过来,紧紧的抱住了他:“老公,你终于来救我了,我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你了,带我走好不好,我不想被关在这里。”

墨灏臣也没有拦着,任由他们两个抱在一起,男人把一副憎恨的目光放在了墨灏臣的身上。

“墨总,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为什么要伤害到我的老婆!”男人很是生气。

墨灏臣冷冷的哼了哼:“因为你伤害到了我老婆的名誉。”

果然,男人咬了咬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紧接着,墨灏臣走到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我跟你说过欺骗我的后果,可是我发现你并没把我说的话放在眼里。”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男人低下了头,知道眼前的男人,他得罪不起。

“墨总,对不起……我也是被逼无奈,我真的错了,当时那个人找我的时候威胁我说,如果我把这件事说了出去,就让我和我的老婆永远都不会再见面,我真的害怕,所以我……”

男人战战兢兢的,低着头,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了。

之所以把这个男人的老婆找过来,是因为他很爱很爱自己的老婆,两个人在一起将近十年,一起经历过生死,女人比他的命还要重要。

也正是因为这个软肋,让他丢失了自己,做了一些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女人也很是疑惑:“老公,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呀?你答应我,好好认错,我们踏踏实实的做事好不好?真的是你错了,赶快给人家道歉!”

男人紧紧的握住了女人的手,温柔的看着他:“别怕。”

“墨总,要我做什么才能放了我的老婆,我做什么都可以!”男人很是坚定的开口。

这也是墨灏臣想要的结果,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凌晨等着他过来:“好,只要你还给萧珂一个清白,我就可以让你们走。”

但是,这个男人做了这样的事情还说了慌,墨灏臣必须要给他一点教训,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算了。

男人想都没想,直接点点头,在墨灏臣的命令之下,他录制了一个视频,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已经说清楚了。

萧珂也就不用被拉入黑名单了,而且他们公司会因盗用别人曲子版权为由,赔偿萧珂签署唱片公司三倍的违约金以及这次不能及时出唱片的若有所失。

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明天在母亲那边,也算是有一个交代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墨灏臣一个人回到了办公室,坐在了办公椅上,一个人沉思了很久很久。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母亲和萧珂那边都有了一个结果,她也能正常的出唱片了。

而萧珂这边,在这件事情上很感激这个男人,不管是为了谁,他都帮着自己解决一个大问题。

隔了两天之后,她接到了一个消息,事墨灏臣发过来的:晚上有一场应酬,陪着我去。

也算是还给他一个人情吧,萧珂二话没说,直接爽快的答应了。

下午的时候,她一个人没什么事,准备去逛逛商场,顺便买一套连衣裙出席今天晚上的晚宴。

再怎么说也是装成墨灏臣的夫人出席,她绝对不能丢人。

到了商场之后,萧珂来到了一家私人设计师品牌,试了一条淡粉色连衣裙,穿上之后,非常凸显她姣好的身材和她白皙的皮肤。

萧珂站在镜子面前,看看里面的自己,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条裙子,服务生看了一眼之后,连忙称赞:“这位女士,这条裙子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制的一样,真是太漂亮了!而且是我们家的新款,我可以和我们店长说一下,给你打七折。”

听着她的完美,萧珂变得更有自信了几分,她看了一眼衣服上的标签,竟有一种放弃的感觉。

其实这条裙子她能买得起,可是在一想到肚子里的宝宝和那笔高额的费用。

她手里面的这笔钱,真的不能浪费,一分钱都是一份希望!就在她马上开口说放弃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这条裙子不错啊,给我也找一条。”

不得不说,萧珂就像是一个行走的模特,她穿在身上的衣服,很容易被人喜欢。

“不好意思女士,我们这件衣服只有一件。”

“没关系,我这件给她好了,我打算放弃了。”一边说着,萧珂一边转过头,才发现自己眼前的人居然是傅少卿的女朋友。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她几个月都不来一次商场,今天来这里,居然能碰到这个人!

傅少卿的女朋友也刚好注意到了她,眼底闪过一片轻蔑:“不用了服务员,她穿过的衣服,我不要了。”

萧珂冷冷的哼了哼:“要不要随你便,跟我无关。”

“被你穿过的衣服就是一种羞辱,既然不买为什么要在人家店里试穿这么久啊?浪费大家的时间,你老公那么有钱,连这点钱都没有吗?还要犹犹豫豫的。”眼前女人毫不客气的开始冷嘲热讽了起来。

周围的人,纷纷把目光转移到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那这家商场也是我走过的,你为什么要进来,不觉得羞辱吗?”

既然她这呢不客气,萧珂也不不再让她这么嚣张下去了,她不想理会,并不代表她怕了,只是懒得和这样的人计较而已。

“萧珂,你!”一时之间,她尴尬的居然说不出话来。

萧珂也就没有在看她,直接去了试衣间,把连衣裙换了下来,同时摸了摸肚子,告诉小家伙说,宝宝,妈妈为了你什么都可以放弃,你可要平平安安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哦。

她打开试衣间的门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她居然还没走,正站在试衣间的门口等着自己呢!

简直是让人头疼。

萧珂清冷着一张脸:“你还想干什么?不觉得这么做很无聊吗?”

“当然不会了,我好不容易见你一面,当然要把我该说的话给说了,以后离我的男朋友远一点,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在勾引他,别怪我不客气!”

萧珂笑了笑:“一口一个男朋友,叫的好亲密呀,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他说过,他还有女朋友?”

“萧珂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都是你在破坏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才让我们两个变成今天的,大家都过来看看这个贱女人,勾引别人的老公还不承认!”女人像是发了疯一样,加大了音量,故意把周围的人都招惹了过来看萧珂的笑话。

她紧紧的捏了捏拳头,对于没有做过的事情,她没有什么好怕的:“在你说这些话至少要有证据吧,你凭什么说是我勾引你的男朋友,而不是你的男朋友来打扰我的生活!”

“傅少卿眼睛是瞎了吗,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女人啊,都是你在勾引他,一个已婚妇女,自己的老公有钱有势还得不到满足,出去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人!”

女人的话,说得越来越难听,通过她的嘴巴,周围的人也开始跟着纷纷议论了起来。

“长得这么漂亮,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女人!”

“是啊,都结婚了还这么不老实,他的老公是不知道还是不管他啊?”

“这女人啊,就没有满足的时候,真是太不要脸了,有丈夫还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一时之间,萧珂成为了众人之中的焦点,还是被众人议论的恶人!

“好,那我现在就给你口中的男朋友打电话,让他自己过来说说,到底是谁打扰的谁。”萧珂也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现在被众人围观唾弃,她很难接受。

索性拿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女人赶紧上前来拦住了她:“你敢!他现在正在手术,时间很忙,你要是敢找事情,别怪我不客气。”

“恐怕是你不敢了吧?”萧珂冷冷的开口反问道。

女人愣了愣,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我懒得跟你计较,你要是敢给他打电话,别怪我不客气!”

看来她是真的慌了,生怕自己给她打电话,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萧珂笑了笑,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从自己的面前离开,灰头土脸的,那副被戳破了谎言的感觉,一定很难受吧。

周围的人也对这一切表示怀疑,他们现在也相信了萧珂所说的话!

萧珂也没有理会身边的这些人,他们素不相识,为何要去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

最后,她并没有把那条裙子买下来。

回去的时候,居然看到门口有一个箱子放在那,萧珂并没有多想,把箱子拿了进去,以为是林婉的。

可是刚放在地上,发现箱子上还有一个便利贴,上面写着:给萧珂,穿上去参加晚上的宴会。

萧珂紧紧的皱皱眉头,难不成说,这是那个男人给自己准备的?

她居然有几分期待,想都没想,直接就把箱子打开了,还真的是!

里面的连衣裙是淡蓝色的,要比她今天在商场试穿的高贵得多。

萧珂试穿了一下,发现无论是尺码还是款式,都非常适合自己,难不成这个男人居然还了解自己的风格?

算了吧,他一定是找设计师设计的,他们在一起三年,他都没有多看过自己一眼,怎么会了解自己的穿搭风格!

晚上,萧珂穿上晚礼服,佩戴上一条珍珠项链,盛装出席,还好她现在没有怀孕没有太明显,如果在过一个月,这种衣服她真的不能再穿了。

她和平时一样,挽着墨灏臣的手臂,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天造地设,郎才女貌的一对。

走进去之后,就成为了这边的焦点。

众人都很看好他们,而且萧珂在这些人的面前,也表现出了一种从容大方的样子。

身边的人纷纷过来恭恭敬敬的跟墨灏臣打招呼,她也是和平常一样,大方爽快的对待。

这一场晚宴下来,墨灏臣很是满意。

“今天谢谢你送我的裙子。”等到晚上结束的时候,萧珂走进了他的车子,缓缓的开口。

“你帮我出席宴会,这是我应该给你的。”

她今天表现的不错,墨灏臣很是满意,脸上也没有平日里那么阴沉沉的了。

萧珂紧紧的咬了咬牙,听到这番话,心头一紧,她也跟着清冷的开口:“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你帮我解决了我那首曲子的事情。”

“所以我们现在两不相欠了!”墨灏臣冷冷的哼了哼,眼里满是嘲讽。

没错,她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亏欠别人什么,尤其是身旁的这个男人。

车子内变得异常的安静,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他们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能够共处一室不吵架,就已经很意外了。

一直到了萧珂的家里,她从车子上走下来,话也没有说,就准备进去。

开车的人也是一样,他重新启动车子,直接离开这。

萧珂走进去之后,又回了回头,并不是想看已经离开的男人,她怎么觉得好像有人跟踪自己呢?

可是四处望了望,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第二天,萧珂还没有睁开眼睛呢,就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一次又一次的响着。

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医院那边打过来的。

“夫人,老夫人现在情况不是很好,您要是有时间就赶紧过来一下吧。”

听到这个噩耗之后,萧珂瞬间就变得清醒了起来,猛的坐了起来:“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过去,等着我哈!”

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赶紧就出门了。

到了病房门口之后,墨灏臣正在急诊室的门口,黑沉着一张脸,看到她之后,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然后往外走。

“墨灏臣你干什么!”

“你放开我,弄疼我了!”

萧珂根本就跟不上他的步子,手腕的骨头像是被捏碎了一样的疼。

到了拐角处,墨灏臣才将这个女人撒开。

“我妈现在这样,你满意了吧!”墨灏臣的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火焰。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时时都在欣然的爆发点,说不上来哪一秒,就会被引燃。

萧珂愣住了:“妈为什么会这样?我什么都不知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个男人都要把责任推拖到自己的身上。

而她又什么都没做,凭什么去承担这份责任。

墨灏臣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沓照片,直接就甩在了萧珂的身上。

萧珂从地上随便捡起了一张,上面是她和傅少卿抱在一起的照片,两个人的样子非常亲密。

还有一张是两个人在亲吻……

这都是一些什么东西,这一定是有人后期合成的,在这里陷害自己!

“我母亲心脏病发作,我过来的时候,这些照片就在她的床头,你怎么跟我解释。”墨灏臣冷冷的开口质问道。

“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我不会承认,这些照片一定是别人后期合成的!”萧珂坚定的开口。

“我不管这些照片是真是假,我之前警告过你,在我们没有离婚之前,不要做这种事情,现在照片都摆在面前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墨灏臣今天的火气很大,声音也跟着加重了几个分贝。

萧珂恍惚的摇摇头,她很是坚定:“墨灏臣你相信我,我真的没做过这样的事,是有人在故意陷害我。”

她现在只希望眼前的的男人可以给自己多一份信任。

墨灏臣冷哼一声:“就算这些照片是假的,为什么是你和那个医生不是和别的男人?你跟他没有什么牵扯,怎么会扯上你们?”

这句话问的,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萧珂居然不会回答了,但这只能说明,这件事是傅少卿的女朋友做的。

“我……”萧珂百口莫辩,此时此刻,她就算说出了这是谁做的,眼前这个男人也不会相信的。

“我妈今天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墨灏臣冷冰冰的扔下了这番话之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萧珂战战兢兢的跟在身后,也很是担心婆婆是否能够醒平安无事的醒过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这两个小时,就像是度日如年一样煎熬。

“幸好病人抢救的及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你们做子女的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让病人在受到这种刺激了。”医生从急诊室内走了出来,语重心长的嘱咐着。

“谢谢医生。”墨灏臣长长的舒了口气,幸好她没什么事,否则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滚!”墨灏臣闷声开口,用一种藏着刀子的眼神望着萧珂。

萧珂看着婆婆,她现在都还没有睁开眼睛,自己怎么可能放心的就这么走了。

“算我求你,让我留下来陪陪妈吧,我真的不放心。”此时此刻的萧珂,显得有些卑微。

“你还想刺激她吗?她现在有多恨你,你知道吗!”墨灏臣很是激动的开口,本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很多,可是经历了这一件事,又一次的会回到了原点。

而且,经历了这件事,他们要永远做敌人,关系永远都不会变好了。

是啊,萧珂的眼泪就躺了下来,婆婆是唯一信任她,疼爱她的人了,可是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她怎么可能在疼爱自己?

她现在也一定很痛恨自己吧,萧珂紧紧的咬了咬牙,一直站在原地,迟迟不肯离开。

“我让你走,听到了吗!”墨灏臣看着她迟迟不肯离去,再一次的命令道。

急诊室里的宋怡,也被从里面推了出来,萧珂刚想过去看看,墨灏臣却拦在了他的面前。

“我不想把话说第三遍!”

萧珂最后没有办法,她了解眼前绝情的男人,他说了不让自己看到婆婆,是一定不会让她见到的。

萧珂不想让婆婆看到这种情景,索性离开了这里。

她的目光停留在婆婆的身上,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