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隐私有关方法 医撩就心动1V1

 封萧然气急败坏朝尾巴踹了几脚:“你倒是给我搞定!”

  尾巴委屈的说道:“老大,这可是网上成功率最高的求婚方式。”

  封萧然磨了磨牙:“网上找的?”

  尾巴只觉得他这副样子极其可怕,立刻陪笑道:“老大,你……你难道没发现,其实嫂子有点怕您,她可能一时半时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倒不如慢慢来。”

  封萧然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或许真的是自己的攻势太过强烈,吓到了她,可朋友圈都发了,难不成让他撤回去?

  苏卿若坐在车里久久不能回神。

  封萧然竟然说娇妻就是她,呵呵,要么是他疯了,要么是她的耳朵出了问题。

  苏卿若自己都觉得好笑,更何况,一想到,当年她还是封念辰的女朋友时,封萧然曾经对她做的那件事情,她便认定封萧然不过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倘若真的跟他在一起,她担心自己有一天连怎么死的都不晓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有些絮乱,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还债赎身,跟那个男人断绝关系。

  不过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她要去苏宅看场好戏。

  苏卿若还没有迈进去,就看到一个杯子飞了过来,幸好她及时的闪躲才幸免于难。

  客厅里一片狼藉,柳七七拉住苏培生的胳膊:“培生,虽然女婿宣布了解除婚约,但是封家还没有做出反应啊。”

  此时跪在地上的苏梦柔也低声道:“爸,明天我便去拜访封家,毕竟封老太太那么喜欢我,到时候指不准能够出现转机。”

  苏培生恶狠狠道:“最好是这样!我为了给你风风光光的办这场订婚宴,几乎砸了五百万!”

  柳七七立刻丢给苏梦柔一个眼神,她起身为苏培生捶打着后背:“爸,你放心,但凡你在我身上倾注的心血,我定然会加倍奉还您。”

  此时门外响起了一声戏谑声:“别做梦了,封家不公开解除婚约,不过是觉得自己吃了死苍蝇,嫌恶心。”

  柳七七红着眼圈看向苏培生,苏培生呵斥道:“苏卿若,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们苏家毁了!”

  为了让苏梦柔攀附封家,他可是投入了大价钱,倘若真的如苏卿若所言,那些钱就要打水漂了,想想都觉得肉疼。

  苏卿若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苏培生,我会拭目以待。”

  “你给我滚出苏家!”

  苏卿若打量着这座房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房子是我母亲陪嫁的嫁妆,要滚也是你们滚!”

  苏培生气得喘息起来,柳七七立刻帮她抚着胸口:“培生,小心气坏了身子,我跟梦柔都会心疼的。”

  苏卿若无视他们的目光,随即上了楼。

  苏梦柔盯着她的身影,阴测测的笑道:“爸,你不觉得若若的身形跟我有些相似?”

  苏培生想到了什么:“你是想……偷梁换柱?”

  “反正苏卿若做这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好是好,不过你要做的干净一点。”

  卧房里,苏卿若正在试着联系组织,那边一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她将门打开,却见苏梦柔径直的走了进来。

  “苏卿若,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是!”

  “呵!你倒是诚实,看来你依旧对念辰旧情难忘啊。”

  苏卿若的唇角翘起一丝鄙夷的笑意:“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更何况我这辈子不打算攀附男人!”

  此时苏梦柔将手机朝着苏卿若晃了晃:“我已经将你方才的话录了下来,念辰很快会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苏卿若淡淡道:“但他也会知道,你陪男人拉生意,也是事实。”

  苏梦柔的身子颤了颤,她猛然转过身来,正要狠狠的给苏卿若一耳光,却被她抬脚踹了过去。

  苏梦柔的身子跌坐在地上,她痛苦的捂着腹部:“苏卿若,你竟然敢这样对我!”

  苏卿若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苏梦柔,你听好了,你从我这里夺走的东西,我不屑要回,因为我嫌脏,但我不会原谅你,所以,你且好好的接招,否则这个游戏便没有意思了。”

  苏梦柔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依旧是那张清丽妩媚的面容,她忽然觉得,她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她。

  苏梦柔走后,苏卿若的手指轻快的敲打的代码,随即将自己的求助信息发给了组织,希望组织能够尽快的答复。

  迟迟没有得到回应,她便合上笔记本,随即去浴室洗澡。

  当她裹着浴巾走出来时,忽然嗅到了空气中的异样,瞬间警觉起来,悄无声息的将餐桌上的水果刀握在了手里。

  晦暗处的阴影靠近,她猛然握住水果刀狠狠的朝着对方刺过去。  对方犹如潜伏在暗夜中的猎豹,在苏卿若正要出手时,已经精准的扼住了她的手腕,一股巨大的力气,将她狠狠的扑在了床上。

  苏卿若抬眸便对上了封萧然那双如闪动着炙热光芒的眸子。

  封萧然戏谑道:“反应能力还不错,只不过行动速度有些迟缓,改天我教你。”

  苏卿若的四肢都被他钳制住,身子被他死死的压着,感觉自己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这种感觉很糟糕!

  她有些气急败坏,特别是看着某人那副嚣张的嘴脸,随即张开了嘴,狠狠的咬住了对方。

  当她意识到自己咬住的是封萧然的唇时,脑子轰然炸开,似乎全身火灼火燎的。

  封萧然闷闷的笑了起来:“小东西,想要就吱声。”

  呸,呸,苏卿若猛然松开了他的唇,但脸上的绯红却没有褪却,眼眸里还有一丝慌乱,这副样子像极了闯了祸事的小鹿。

  封萧然来不及多想,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苏卿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她想要用锋利的小牙咬他的时候,他已经松开了她的唇,那双深邃的眼眸中还闪烁着迷离的光芒。

  苏卿若气得红了眼圈,一想到他昨天发的朋友圈,顿时心里有一种微微的刺痛,忍不住讽刺道:“九叔,你这样对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起你的貌美小娇妻?”

  封萧然最讨厌苏卿若叫他九叔,那不是随着封念辰的辈分叫的?

  他哄道:“若若,叫老公。”

  “我呸!封萧然,跟我开这种玩笑很好玩吗?”

  封萧然眉间几乎皱起了一座小山丘,怎么做他的妻子就这么不情愿?

  “呵!你该不会还想着我那侄子呢?”

  “封萧然,脑子有问题就去吃药!”

  “我就是你老公!”

  苏卿若怔怔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九爷,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封萧然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难道自己真的把她吓到了?

  他随即将她拉在怀里:“睡觉!”

  苏卿若抬脚就想踹他,却被他用两条大长腿紧紧的夹住:“呵,以后的幸福不想要了?”

  “你个有夫之妇不回家去搂你娇妻,跑来跟我挤一张小床做什么!”

  封萧然只能哄骗她道:“假的,想往我怀里钻的女人太多,烦!”

  “蒙谁呢?结婚证都贴了出来。”

  “也是假的,不过你若是想要个真的,我立马给你变出来。”

  苏卿若的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戳破,瞬间顺畅起来,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轻快:“那些女人都是瞎的么?”

  她只觉得周围的气压像是骤降,背后传来了某人磨牙的声音:“苏卿若,别企图挑战我的底线!”

  苏卿若知道自己打也打不过他,一时半刻还还不上债,顿时认怂:“九爷您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才高八斗,英勇无敌,谁要是跟了您,谁这辈子就等于飞升上仙啦。”

  他贴在她耳边:“那爷把这个飞升上仙的机会留给你?”

  她吓得浑身一哆嗦,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封萧然顿时觉得脑壳疼,看着这小东西是真的怕他,不过想到她已经是自己锅里的肉了,不急,慢慢炖。

  苏卿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在大魔王的身边沉沉睡去,没有梦魇,也没有失眠。

  等她醒来的时候,封萧然已经走了,她斜靠在床边,心里竟然滋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客厅里,苏梦柔与佣人窃窃私语:“你确定从大小姐屋里离开的是个男人?”

  “千真万确,我当时把他的背影拍了下来,而且我去后院确认过,是一个男人的脚印。”

  苏梦柔的唇角露出一抹笑意:“很好,把照片发给我。”

  当她看到照片时,心里顿时涌动起一丝嫉妒,虽然只是个背影,但足以看出男人高大挺拔,身条板正,腰线绷直,尤其是那两条大长腿格外的完美,比起她陪酒的那些糟老头子不知道强多少!

  等等……这男人的身影怎么这么熟悉,苏梦柔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人的身影,但随即摇了摇头,苏卿若这种女人怎么能入得了他的眼?

  她保存好照片后,便收到了一条微信:苏小姐,我已经帮您合成了。

  她将文件下载看了看,随即唇角扬起一丝满意的弧度。

  “苏卿若,你这辈子注定要做我的替罪羊,垫脚石,咯咯咯……”

  苏家人从不叫苏卿若起来吃早饭,但是今天却有些意外,柳七七竟然亲自来叫她:“若若,起来吃饭了,我为你做了你最喜欢喝的莲子粥。”

  苏卿若的心思飞快的翻转,这一家子恐怕没按什么好心,不过她倒想见识见识。

  她随即来到了客厅,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

  苏培生正要训斥她,却被柳七七的一个眼神阻止了,他清了清嗓子:“苏卿若,今天你陪着梦柔一起去封家!”

  苏卿若心中一阵冷笑,看来苏梦柔已经挖好了坑,就等着她跳呢,不过她很期待苏梦柔的表演。

  “好啊,你先打给我二百万,把我妈这几年的住院治疗费先清算了。”

  苏培生猛然拍在了桌子上:“你这死丫头抢钱吗!”

  苏卿若拿起面包片吃着:“你舍得花五百万为苏梦柔置办订婚宴,却不舍得为发妻支付住院费?”

  苏培生正要发火时,柳七七拽了拽他的衣服,那表情似乎在说,先哄了这丫头去跳火坑。

  苏培生这才压着火道:“把账号发过来!”

  叮咚!二百万顺利到账,苏卿若翘起唇角,苏培生,这只是个开始,以后我会让你把钱一一吐出来。

  ……

  封萧然正准备驱车去公司的训练基地,一扭头便看到了拎着礼品从银座走出来的苏家姐妹,一个妆容精致,虽然漂亮,但总觉得缺点什么,一个打扮随意,但面容干净,特别是那双乌黑的眸子里透着一丝小狡黠,看得他心里痒痒的。

  “老大,那不是嫂子么?”

  “我没瞎!”

  他一想到那女人对自己的避之不及,顿时心生烦躁。

  看着苏家的车子离开,他的眼眸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随即坐到了后座的位置,对尾巴吩咐道:“撞上去!尾巴正要撞过去的时候,身后传来封萧然冷幽幽的声音:“你要是敢让我家若若掉一根头发,我就剥了你的皮!”

  尾巴浑身一哆嗦,既不能伤了小嫂子,还得撞上去,当他的目光落在苏梦柔身上时,立刻明白了,老大这是想要给自家媳妇儿出口恶气。

  他小心翼翼的找好角度后,这才踩下油门撞了过去。

  砰!两车相撞,越野车安然无恙,而苏家的宝马车瞬间划了一道长长的痕迹,被撞得滑行了一段路。

  在惯性的作用下,还未关车门的苏梦柔被甩到了外面,膝盖被磕青,脸上也擦了皮,疼得她眼泪直飙,瞬间将精致的妆容冲花。

  她正要发火时,却见封萧然从车里出来,要知道他在封家可是一言九鼎的人,她自然开罪不起。

  苏梦柔立刻陪笑道:“九叔我没事的,只是有点擦伤。”

  封萧然的眼眸似是不经意的在苏卿若的脸上扫过:“上我的车,去哪里我送你们。”

  苏梦柔简直受宠若惊,要知道平时这个封家小叔可是对她都不正眼瞧一眼。

  她立刻朝着越野车走去:“谢谢九叔。”

  此时封萧然已经坐在了后座上,而且将一条大长腿斜斜的搭在后座,苏梦柔只好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封萧然扭头看向苏卿若,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苏大小姐我有一笔账算不清楚,你不打算帮我看看?”

  苏卿若一听到‘算账’这两字,瞬间浑身一哆嗦,她真担心这混蛋会把他们之间的事情抖露出来,随即咬牙切齿的走了过去。

  “二位去哪里?”

  苏梦柔立刻道:“九叔,我们要去封宅。”

  “巧了,我也会去拿样东西。”

  尾巴心中暗道,老大,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大了。

  封萧然立刻收回腿,以慵懒的姿态斜依在后座,目光恰好落在苏卿若身上,看得她浑身不自在,不过想到车里这么多人,这混蛋也不敢对她做什么。

  一想到他方才威胁自己,她顿时想要出口恶气,随即讽刺道:“我听说九叔可是无所不能,怎么连账都算不清楚?”

  封萧然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若若,你不清楚?”

  他的语调极其舒缓,落在苏卿若的耳朵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暧昧。

  她顿时又羞又愤,磨着牙道:“我哪里清楚!”

  “我还以为念辰告诉过你,我打小数学就不好!”

  尾巴差点憋出内伤,老大,你对公司的账目,基地的数据都过目不忘,还数学不好?

  苏卿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再也不理他。

  坐在前座的苏梦柔总觉得身后的那两人似乎有些不对劲,她偷眼朝着后视镜看过去,恰好看到封萧然绝美的容颜。

  其实,他跟封念辰都遗传了封家俊美的五官。

  只是封萧然更有男人味,特别是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令人不怒而威,不经意的匪气与一身的正气完美的混杂在一起,令人挪不开眼。

  当初她曾经发誓,一定要嫁帝都最有钱有势的男人,其实第一号人选是封萧然。

  想到这里,苏梦柔立刻将那个念头压了下去。

  此时正值帝都的盛夏,苏卿若扭头看着攒动的街头,风吹起她的长发,扫在封萧然的鼻息。

  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牌子的洗发水,怎么这么香,而这种香味沁入肺腑,似乎又像是长了小爪子挠得他的心痒痒的。

  让他忍不住想到了这女人盛开在他身下时的娇媚,那白皙如玉的肌肤,凉滑如玉……

  此刻苏卿若的脚正一翘一翘的,凉鞋的细带更衬地那双脚纤白好看,白得都能看到血管的脉络,脚趾甲如同亮晶晶的贝壳。

  封萧然心中一动,便伸手将她大半个脚丫握在了手里摩挲着。

  苏卿若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脚底腾得一下冲上了脑门,她瞪大眼睛看着封萧然,而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朝他露出恣意的笑。

  她顿时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了,正要发作时,却抬眸看到了苏梦柔有意无意的看过来,她只能强压住怒火。

  趁着苏梦柔不注意时,苏卿若伸手在封萧然的大腿内侧狠狠的掐了一把。

  “嘶……”

  “老大,怎么了?”

  “被蜜蜂蜇了下。”

  啪!封萧然在自己的手臂上拍了一下。

  尾巴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怕是一只娇媚的小蜜蜂吧。

  抵达封家老宅后,苏梦柔只顾着盘算自己的事情,在前面走得很急,却没注意苏卿若跟封萧然还没有下车。

  车内,苏卿若一手扯住封萧然的衣领,膝盖抵在他的胸口,恶狠狠道:“我说过我会把钱还给你,但是在此之前,请你把嘴巴闭上,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

  在封萧然的眼里,此时的苏卿若像极了一个被惹毛的呲牙小猫,样子格外的可爱,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令他微微刺痛。

  他记得她跟封念辰谈恋爱的时候几乎满世界的宣扬,两人骑着自行车肆无忌惮的穿行在帝都的每一条大街,怎么跟他在一起就这么丢人么?

  他眯了眯眼睛,手指穿过她乌黑的发丝托在她的脑后:“若若,知道你男人这辈子最讨厌的两件事是什么吗?”

  苏卿若被他眼眸里的怒意震慑住了,紧张的舔了舔唇瓣:“什么?”

  “被威胁,被嫌弃!”

  他封萧然在帝都跺一脚,整个帝都都要颤三颤,可是却被自己的女人嫌弃了?

  他的怒火顿时直窜脑门,直接封住了她那两片被舔的红润的樱唇。

  苏卿若想要挣扎,但他的手就像是铁钳一般,让她无法动弹,只能承受。

  此时苏梦柔折身回来:“苏卿若,还愣着干什么,帮我把礼品盒拎……”

  当她看到纠葛在一起的两人时,顿时瞪大了眼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