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把腿抬起来让我进去小说 夜晚在大炕上偷的弄 东北大炕

  • 祝福
  • 2022-04-29 15:49

凤惊华柔柔的歪在凤老太太身上,有些心悸的说道:

“祖母,这冯婆子该怎么处理呢?

您是活菩萨转世,必然不忍心惩罚她,而我受您恩泽才能活过来,也应该积德行善。

这冯婆子是六妹妹的人,便由六妹妹来亲手处置吧,祖母觉得如何?”

“四姐儿的提议甚好,六姐儿你觉得该如何处置?”

冯婆子眼含热泪的看着凤如玉,她对凤如玉掏心掏肺,此时只求凤如玉能够救她!

凤如玉颤抖的跪在地上,面容扭曲狰狞,此时恨不得吃了凤惊华的肉喝了凤惊华的血!

但她表面上还是装作柔弱不已的模样,颤声说道:

“冯婆子残害嫡姐,并且意图嫁祸给我,其心当诛,我觉得论罪应当杖毙!”

冯婆子浑身颤抖,吓得当场失禁,臭味瞬间蔓延了出来!

凤老太太嫌恶的皱眉:

“把她拖出去,就如六姐儿所说,乱棍打死!”

冯婆子被人拖走,她剧烈挣扎,嘴里一直喊着饶命,眼睛一直看着凤如玉。

可是凤如玉并未转头看她。

冯婆子满脸不敢置信,这就是她忠心耿耿追随的主子?

凤惊华心底几乎大笑出声!

她就是要让凤如玉亲手推自己亲近的人出来送死!

她要让凤如玉亲自承受一遍眼看着亲近之人死亡,却无能为力的感受!

想起凤如玉曾经所做的一切,凤惊华眸中一片血红。

凤如玉抬头看向凤惊华,顿时大惊失色,凤惊华居高临下看向她的眸子,凉若幽谭,黑洞洞的看不见底,里面仿佛翻滚着数不尽的血海深仇,却又尊贵无比!

她莫名的心慌起来,腿肚子发软,忍不住以头触地,心中想要直呼饶命。

怎么会这样?

这蠢货以往每日都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珠子看着她,可她刚刚的眼神,给她一种……居高临下、雍容华贵、不可直视天颜的感觉!

这蠢货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凤如玉心中惊疑不定,又小心翼翼的抬头,却瞧见凤惊华仍旧是那副愚蠢无辜的模样。

刚刚难道是她眼花了?

凤惊华心中冷笑,凤如玉啊凤如玉,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凤惊华转头看向凤老太太:

“祖母,虽然六妹妹驭下不严,但您千万不要惩罚她,她也是被蒙蔽的。

虽然冯婆子是她的亲信,但是六妹妹心性单纯,她一定不知道!”

“哼!”凤老太太冷哼一声:“六姐儿,你亲自去看着冯婆子受刑!”

风如玉浑身一僵,猛地直起身子看向凤惊华,眸中翻滚着摄人的仇恨和怨毒!

“啊,妹妹好凶!”

凤惊华害怕的躲在凤老太太怀里。

“嗯?四姐儿为你求情,你还敢仇视嫡姐?”凤老太太怒不可遏。

“祖母不是的。”

凤如玉回过神来,迅速掩饰了怨毒的表情:

“祖母,我只是想到冯婆子敢残害嫡姐,而心中恨她并非仇恨四姐姐。”

“这还差不多,你去看着冯婆子受刑,给我好好地‘伺候’她!”

“是,祖母。”

凤如玉低头掩盖住眼中几乎化为实质的仇恨,垂头走了出去,凤惊华这个蠢货,刚刚究竟是故意说那些话,还是真的愚不可及才导致的巧合?

冯婆子的惨叫声一声声的传了进来,她挣扎翻滚,疯狂求饶。

凤如玉看着冯婆子行刑的背影微微颤抖。

凤惊华唇角笑意弥漫,今日她让冯婆子血债血偿,而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冯婆子的惨叫慢慢变弱,最后消失,许麽麽走进来说道:

“老太太,四小姐,冯婆子被打的筋骨皆断,已经死了,六小姐许是受惊过度,方才晕了过去。”

凤老太太眉梢微动。

凤惊华心知凤如玉又开始卖惨,准备博取凤老太太的同情,她微微拧眉,脸上故意涌出着急之色,翻身就想下床,急切的说道:

“祖母,是我害的六妹妹昏倒,都是我的错,我心底难受极了。”

说罢,脸色越发惨白,身体摇摇欲坠。

凤老太太虽然心中不喜欢凤惊华,但她顾念凤惊华外祖家的势力,此时扶住凤惊华,淡声道:

“不是你的错,是她咎由自取!”

窗外故意装晕被丫鬟扶起的凤如玉,顿时抓紧了手帕,紧闭的眼睛里淬满了狠毒!

“四姐儿,你好好休息,祖母先回去了。”

“恭送祖母。”

凤老太太走了,装晕的凤如玉也被她院里的婆子抱走了,凤华院里安静了下来。

采桑这才一下子捂住心口,跌坐在地上:

“小姐,你、你今日可吓坏我们了!”

凤惊华摸了摸她的下巴,语气蕴含奖励:

“采桑,你和采莲今天干得不错。”

采莲和采桑对视了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疑惑的神色,她们不知道四小姐今天为什么要这么做。

四小姐好像忽然之间,变得不一样了很多。

采莲压下自己心底无数的疑惑,轻声问道:

“小姐,张大夫还在外间候着,是让他回去,还是你要见见他?”

“给我梳洗更衣,我有话问他。”

“是。”

采桑和采莲服侍着凤惊华洁面、更衣。

凤惊华微微低头,看着自己指尖和衣服上的血迹,手指轻捻,粘腻温热,鸡血竟和人血的触感相差无几。

所以今天这个局,连凤老太太都被骗过去了。

她让采桑准备了新鲜的鸡血血包,又让采莲提前去见了张大夫,拿回了绝肠散。

张大夫做了她外祖父几十年的军医,一直都是镇国公府的人,自然听她的话,配合她完成了这个局。

而且凤惊华知道,张大夫绝对值得信任。

这个局虽不算多么高明,但她以前对凤如玉言听计从、处处维护,所以不会有人会怀疑她。

她今日突然发作,打了凤如玉一个措手不及,凤如玉这毒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也绝不会如前世一般任人宰割!

大家孰胜孰败,且走着瞧!

梳洗完毕后凤惊华道:“采桑,我想吃你做的红豆烧。”

采桑笑眯眯的说道:“小姐你稍等片刻,婢子这就去给你做。”

她急急的走了出去。

采桑性格单纯,没有心机也沉不住气,接下来的话凤惊华担心让她听到后,她要直接去找凤如玉拼命。

眼见采桑走了,凤惊华在屋内只留了沉稳的采莲一个人,她转身自窗前塌上端坐,声音里带着令人无法拒绝的尊贵:

“传他进来。”

凤惊华脊背挺直,双肩端正,面容肃穆,行止间一派雍容,采莲恍神间还以为自己看到了宫中最尊贵的贵人,让人心中臣服,不敢抬头直视,忙低头应是。

“小姐。”

张大夫进来就要行礼,凤惊华伸手虚扶,温和道:

“张伯,你医术高明,跟着我外祖父多年,数次将他从死神手里救回,如果我受了你的礼,外祖父会打我的。”

已然六十多岁高龄的张怀医,慈祥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和蔼的说道:

“小姐看着气色好多了,我来给你把把脉。”

凤惊华乖巧的将手腕伸了过去,她看着搭了脉后皱眉沉思的张大夫,轻声道:

“张伯,我中毒了吗?”

采莲听到这话心中一惊,四小姐并没有喝下有绝肠散的药啊!

难道哪里出了差错?

张大夫道:“小姐并未中绝肠散之毒。”

凤惊华闻言,唇瓣微扯凉凉一笑:“那么其他毒呢?”

“我给小姐看诊这么久,并未发现小姐有中毒的迹象。”

凤惊华微微皱眉,前世的时候,外祖父也怀疑过她是不是中了毒,可后来镇国公府寻遍天下名医,大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在她前世的十八岁那年,她油尽灯枯,病得险些死去。

最后遇到一位云游四海的道长,道长送了她一瓶丹药,一瓶丹药吃完后她的身体竟然康复了,并且从此以后,在精心调养之下,恢复的和普通人差不多,再也没有病歪歪的样子。

什么丹药能活死人肉白骨呢?

除非是仙丹。

以前她没反应过来,只当是遇到了活神仙。

可现在细细回想,将所有事情全部联系在一起,凤惊华了然,那瓶丹药应该是解药。

所以她的身体突然病弱必然是中毒所致!

张怀医看着凤惊华的脸色,急忙问道:“小姐,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他自然知道后宅之中的阴险算计,小姐被人下毒他未发现不是不可能!

凤惊华想着自己的情况,缓慢的揣测:

“张伯,这世间有没有一种毒,可以让人身体虚弱,多病痛却让人无法察觉到中毒?

而中毒之人在一次次的病痛中,最后耗尽气血精力而死,但却依旧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

“这……”

张怀医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良久才说道:

“小姐这么说,倒让我想起了一宗江湖秘闻,传闻江湖上有一个神秘门派,被称为神宗。

神宗中人皆是前朝遗孤,他们潜伏在江湖中招录顶尖高手和医毒双绝之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复国!

而神宗内有一种草,世所罕见,传闻中这种草开在黄泉的彼岸,是地狱的使者。

此草杀人于无形,无色无味,乃天下剧毒,药石无医,吃了后根本找不到中毒的迹象。

等吃下后会从根里毁去身体生机,使健康的身体衰败,而且根本查不出原因,是他们控制门徒的手段。”

张怀医越说越觉得熟悉,这不就是小姐的症状吗?

他脸色数变,压低声音道:

“难道……小姐是中了这种毒?!”

一旁站着的采莲越听越心惊,她脸上一片骇然,腿肚子都有点软,小姐中毒,而她作为贴身侍婢竟然一点也没察觉!

原来如此!

凤惊华收回手腕,气极反笑:

“张伯,你也觉得这草的症状和我的身体状况太像了是吗?

九岁之前,我的身体健康得很,九岁之后,一夕之间我就变得娇弱了起来,迎风就病,落雨就倒,渐渐地在这宅子里关于我不详的传言便越演越烈。

我也曾怀疑过,难道我生在二月二,是真的不详吗?

可是现在我才知道,这后宅中人的算计,比所谓的天命不详可厉害多了!”

张怀医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