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往里面点啊对就是这里|妈妈的精华液

叶北城手指轻叩水晶桌面:“很好,我最后要说的就是这一点,我不可能会爱她这种话,不用你们提醒她,因为我早已经声明。”

“……”欧阳枫无语,费少城亦是。

拿出手机,在他还没有拨通俞静雅电话前,用警告的眼神再次睨向两个已经无语的人,想见一个他不想让他们见到的人,妥协是一个必须要谨记的态度。

城市的夜晚总是张扬四射,喧嚣的夜市虽然普通,却是每个城市必不可少的一道风景。

俞静雅与尹沫在露天大排档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正要挥手告别之时,电话响了。

她盯着号码,有些犹豫又有些恍惚,好几天没联系,都快要忘了这号人。

“喂,有事吗?”

“现在方便吗?如果方便到魅影来一下。”叶北城给了她拒绝的空间。

魅影?

静雅思忖,那不是本市最大的夜总会么?他让她去哪个地方做什么?那可是男人的天堂……

虽然想不通,她还是来到了目的地,伫立在本市最繁华的地带,两个烫金大字‘魅影’透着神秘的格调,释放着暧昧的风情,五彩迷离的霓虹灯闪耀着刺目的光芒。

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的半步也迈不开,叶北城只说有两个朋友想见见她,其它的并未解释太多。

他不解释,她也不好问的太罗嗦,她与他之间,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其实也不复杂。

鼓起勇气,拿出无敌小强的精神,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这是俞静雅第一次踏足风月场所,她惊诧的凝视着眼前所能目及的一切,性感的印度女郎跳着勾魂摄魄的钢管舞,宽阔的舞池内一对对男女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他们毫无顾及的亲吻,抚摸,极尽风月……

声色犬马之地,男人要的是魂销,女人要的自然是放浪。

“你好,请问是俞小姐吗?”一名领班模样的中年男人走到她面前,颔首询问。

她疑惑的点了点头:“是的。”

“叶先生让我领你过去,请随我来。”他作了个请的姿势。

“谢谢。”紧跟着中年男人,穿过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步伐停在了一号包厢。

推开包厢的门,中年男人恭敬的汇报:“叶先生,你要等的人我带过来了。”他回头撇了俞静雅一眼,然后让出一条道,“俞小姐,请进。”

作了个深呼吸,抱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态入了内,除了叶北城,印入眼帘的是二对犀利的眼神,正目光如炬的上下打量她。

“来了。”叶北城勾起唇角,指了指身旁的位子,示意她坐下来。

“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俞静雅小姐。”

手伸向对面两个人:“这位是欧阳枫,这位是费少城,两位皆是我朋友。”

静雅嫣然一笑:“大家好,初次见面,多多关照。”她礼貌的点头,欧阳枫盯着她矜持的表情,排除对她的成见,刚才那一笑,颇有一种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感觉。“嫂子别客气,都是自己人,随意就好了。”

费少城意味深长的睨向叶北城,似乎有些理解了他的举动,虽然这个女人出身平凡,但眼神看起来很单纯,对于复杂的男人来说,这样的伴侣永远都不会让你感到累。

“叫我静雅吧,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嫂子这个称呼挺别扭的。”

欧阳枫愣愣的与费少城对视一眼,两人皆在心里吁唏:“看不出来还挺豪爽……”

“最近好吗?”叶北城替她倒了杯果汁。

“恩,蛮好的。”她笑笑,移开那杯果汁,倒了杯啤酒,视线移向费少城:“第一次见面,敬你一杯。”

仰起下巴,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再斟一杯,转向欧阳枫:“以后就是朋友了,这杯敬你。”

在对面两个男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一连喝了两大杯啤酒,虽然这年头女人喝酒不稀奇,可如此爽快的个性他俩还是头一回遇见。

咽了咽口水,欧阳枫僵硬的回敬一杯,心里思忖,这女人看似柔弱,言行完全与外表相差甚远,果然是不简单……

“我去下WC。”他站起身,对费少城使了使眼色,两人便一同走出了包厢。

站在灯光偏暗的角落,欧阳枫不无担忧的说:“少城你看出来没有,这女人绝对有城府!”

费少城摇头:“没看出来,怎么看的?你教教我。”

“那你说说,你都看出来什么了?”他没好气的反问。

心里十分的恼火,为什么他能一眼看出的东西,北城当局者迷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少城也近墨者黑了?

“我看出来她挺漂亮。”

“……”

欧阳枫无语了,他两眼冒着金星,在无数的金星里仿佛看到了四个字:“红颜祸水。”

“我一定要阻止。”沉默良久后,他异常悲愤的宣布。

“阻止什么?”费少城不解。

“当然是阻止北哥别着了她的道,这种女人的伎俩在我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

“那你准备怎么做?”

他眯起眼:“走着瞧。”

费少城一句吃里扒外的话,已经让欧阳枫把他归为了叛党。

重新进了包厢,他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虽然叶北城交代不许为难她,但只要避开被强调的那几点,就不算违规。

“俞小姐是做什么的?”他随意发问。

“我在一家外资企业做行政的工作。”静雅诚恳回答。

“哦,行政好像就是跑腿的吧?貌似很辛苦……”

跑腿?

眉头轻拧,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行政理解成了跑腿,虽然他理解错了,但她也懒得解释太多,淡淡一笑,“不是很辛苦。”

欧阳枫很富有同情心的抬眸,“以后就不会辛苦了,嫁给了北哥这样的男人,你只管享福便是。”末了还故意强调:“俞小姐一看就是个目光远大的人。”

俞静雅愣了愣,瞬间意识到面前这个男人话里有话,她向来不属于迟钝型,自然明白了他话外的意思。

“耶,你经常挨打吗?”她突兀的转变话题,令包厢内三个男人异常迷惑“什么……什么意思?”欧阳枫脸色陡变。

“我猜你一定经常被老婆打。”

“为什么?”费少城感兴趣的挑眉。

静雅指了指他脖子左侧的地方:“这里有好几道抓痕,一看就是女人抓的嘛。”

“是女人不假,但不一定是老婆,有可能是激情太过了……”费少城调侃。

“不会的。”她笃定的摇头。

一直保持沉默的叶北城,也被她勾起了好奇心:“为什么不会?”

“我妈经常打我爸,所以像他这样的伤痕我见的多了。真看不出大叔和我爸有着同样的命运。”

大叔?噗……费少城狂笑。

“静雅,他有这么老吗?”叶北城儒雅的询问,眼中明显夹杂着促狭的笑。

换一副极无辜的表情,她诺诺的问:“难道欧先生还没有四十岁吗?”

“我看起来像四十岁?”欧阳枫要抓狂了,他比叶北城还年轻两岁,竟然喊他大叔,还四十岁!

“可能我眼神不好吧。”她低下头:“刚才你旁边的那位喊我嫂子,可你没喊,所以我就想,你可能是他俩的老大。”

老大?

“……”欧阳枫彻底无语了,本意是想整整她,结果偷鸡不成反拙把米,不仅被她看出了脖子上的抓伤,还被她喊成了大叔,你纠正她,她还理由充分的解释你看起来像老大,他活了二三十年,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先打击你,后捧你上天……

像犯了哮喘病一样,欧阳枫一口气差点没憋过来,费少城幸灾乐祸的拍他肩膀:“哥们,别在意,嫂子不是说了吗?她眼神不好……”

“对,对。”静雅假装无辜:“我眼神不好。”

“嫂子……”欧阳枫重重的喊了声,“北城才是老大,不仅仅指的是年龄,还有相貌,金钱,社会地位,统统这个,明白?”他竖起大拇指。

“明白……”她迅速点头,继而把视线移向叶北城:“能让老二和老三别再喊嫂子了么?”

“……”老二老三?

欧阳枫揉了揉胸口,压低嗓音询问身旁的费少城:“听到没有?她说咱俩是老二老三,像不像村姑?”

“就算是村姑,也是一个美丽的村姑……”

费少城的回答让某人的心彻底凉透了,看来这场没有硝烟的逐角战,注定是他一个人孤军奋斗!

“嫂子的酒量似乎不错,咱们来拼酒吧。”

强忍着一口怨气,欧阳枫喊来服务生,“把你们这里最好最烈的酒送几瓶过来,另外最美的姑娘也叫几个过来。”

静雅惊诧的抬眸,她确定没有听错,这间包厢很快就会成为古代的窑子。

“要不我先走吧?”她轻声询问叶北城,眼神有一丝淡淡的不悦。

毕竟当着她的面叫姑娘,等于是无视了她的存在,就算没有情,没有爱,自己未来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在眼皮底下打情骂俏,也是一种让人无法容忍的难堪。

“嫂子你怎么能走呢?咱哥刚准备要和你拼酒,可别连这点面子也不给欧阳枫敏感的听到了俞静雅对叶北城说的话,连忙阻止。

既然在唇枪舌战上占不了便宜,那就换种方式,叫小姐是为了刺激她,喝酒则是为了让她原形毕露。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哪怕是贪婪,也会暴露无遗……

“是啊,今天第一次见面,多玩会吧。”费少城也出声挽留,他的目的很纯粹,和欧阳枫完全不同。

为难的把视线睨向叶北城,只要他点头,她立马冲出这间‘暗藏杀机’的包厢。

“等会我送你。”

最后的希望破灭了,静雅颓废的低下头,盯着自己白皙的手,慢慢将十指合拢。

恍惚间,包厢的门被推开,接着走进来五六个身穿兽皮的女郎,个个美艳动人,性感火辣。

“叶先生……”一声柔得能滴水的嗓音风一样飘进俞静雅耳中,她厌恶的瞪向声音的来源,是领头的一个女人,丰满的胸部露出白皙的肌肤,水蛇腰摇曳着让人血脉愤张的风情,翘起的臀部更是刺激着男人的视觉神经……

静雅迅速与身旁的男人保持距离,鼻端萦绕着浓郁的香水味,心里鄙夷的感叹:“岂是一个‘骚’字了得啊了得!”

“等一下……”在那块软柿子即将落入归宿的刹那间,叶北城用手挡住了,他一把揽过俞静雅的肩膀,很清楚的说:“我有女人。”

气氛瞬间陷入了空前绝后的僵硬,兽皮女郎倒也不是,不倒也不是,身体倾斜的姿势看起来异常滑稽。

欧阳枫郁闷的瞪向叶北城,他的一句‘我有女人’等于是维护了俞静雅的处境,费少城心里清楚欧阳枫打的什么算盘,所以脸上挂满了促狭的笑。

“到那边去。”叶北城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兽皮女郎扫兴又尴尬的转过身,换了个目标,砸向费少城。

另外几个女人有了前车之鉴,纷纷识时务的蜂拥向了不会被拒绝的对象。

“北哥,有必要这么秀恩爱么?”欧阳枫埋怨的瞪了他一眼。

这句话令俞静雅如坐针毡,两个脸颊更是像被火烧了一样,叶北城的大掌已经把她揽到了贴身处,如此近距离的挨在一起,除了不适应更多的则是尴尬。

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她试图与他分开,奈何他感觉到了她的反抗,反而加重了禁锢的力度。

被叶北城搂住肩膀确实挺难堪,毕竟她们彼此都清楚,这不过是演戏,可转念一想,如果叶北城不考虑她的立场,而是与那些兽皮女郎卿卿我我,难道她不会觉得更难堪吗?

于是,她停止了挣扎,露出清秀的笑容,替叶北城回答:“这不是秀恩爱,这是对妻子的尊重。”

欧阳枫意味深长的调侃:“咱们三个人,也就北哥最专情了。”头一扭,视线移向费少城:“是吧,哥们?”

他所指的专情当然不是指对俞静雅,以为她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其实,静雅她清楚。

“行了,喝酒吧。”叶北城岔开话题,说明他也知道欧阳枫若有所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