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吊起来用各种道具玩弄失禁 南溪陆见深小说免费阅读

 顾沛宁被她挤的一个踉跄,眼见着她就要动手了,当即大喝一声:“住手!”

瘦弱的身子同时用力往旁边一挤,顺利把位置夺了回来。

顾沛宁心疼的看着锅里的兔肉,这可是最重要的一个收汁环节,本来家里就没有调料,她就指望这下兔肉能多进点盐味,吃着不腥就行,可不能让这个蠢女人坏了好好的一锅肉!

顾子念被她吓了一跳,手中的勺子吧嗒一声就掉了下去。

她不可置信的看了顾沛宁片刻,扯开嗓子大吼:“姐,你这是干啥呢!娘都还饿着,你不赶紧把肉给我带回去还推我干什么,小心我告诉娘!”

顾沛宁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告家长,你以为我怕你啊。

一旁的李逐水攥紧了拳头,身上肌肉紧绷,神情紧张的看着顾沛宁。

随着寒冬的来临,山上的猎物越来越少,他又是个猎户,连快地都没有,自己开的荒地还没有人照顾,家里根本没存过冬的食物。

以前顾子念一到家里来,顾沛宁是会把所有好吃的都让她带走!

如果这次也拿走了,他饿一顿倒是没什么,让毛蛋怎么办!

顾沛宁将勺子捡起来插着腰挡住想再次冲上来的顾子念:“我说子念,做人可不能没良心,我前些天才往家里送了那么多肉,都让狗给吃了啊?”

顾子念涨红了脸。

家里是还有不少,但那都是老太太屯着过年吃和送人的,反正老太太的原话就是:“不是还有那个赔钱货吗?没有再找她拿就是了,她男人是个打猎的,成亲给那么点聘礼,婚后不补贴家里就算了,拿点不花钱的肉他还敢不给啊!”

顾沛宁原来是做秘书的,什么人没见过,一看顾子念这表情就知道有鬼。

她摆摆手赶人:“快走吧,家里没东西给你,别站在这儿碍我的事。”

顾子念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娘可是还饿着肚子呢,你怎么可以自己先吃。”

顾沛宁冷笑一声:“我也饿着呢,再说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不依靠你这个在家里的丫头,反而三番五次的来找我,以前的东西我也算尽孝了,以后就别来了!”

“你……”顾子念指着她,半响说不出来话。

眼前这个人让她无法和原来那个头脑简单的姐姐联系起来!

顾沛宁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妹妹你这么聪明能干,家里还有田地,趁着天还没有彻底冷下来,不如自己去给娘弄点吃的,毕竟姐姐我也是有一家人要养,老向着娘家算什么事……”

“我怎么能去干那些粗活!”顾子念下意识吼道。

顾沛宁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顾子念忌惮的看了眼旁边沉着脸的李逐水,恨恨的跺脚:“姐,你记住你今天的话!”

她要回去告诉娘,到时候看娘怎么收拾顾沛宁!

李逐水哪还有功夫去理顾子念,他满脸震惊的看着顾沛宁,这真的是毛蛋她娘吗?

顾沛宁居然维护了家里,还出言赶走了她妹妹?要知道,以前顾子念来家里拿东西他看不过呵斥了几句,顾沛宁就吵着要和离,念在有毛蛋,他一忍再忍。

那时候毛蛋才刚刚生下来,他只能低声下气的赔礼道歉,还把家里的猎物都送了出去。

顾沛宁可不知道他的想法,麻利的将兔肉装盆然后递给他:“好了,你端进去和毛蛋趁热吃。

“这些都是我们晚上吃的吗?”毛蛋见桌上满满一盆肉,不禁吞了吞口水。

顾沛宁率先给她夹了一块多肉的:“对,快吃吧!”

虽然已经用尽方法去膻味儿,但毕竟条件有限,味道还是很大。

顾沛宁平时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味道,一坐到桌子边就嫌弃的撇撇嘴。

但见毛蛋和李逐水都吃的津津有味,她又不得不劝慰自己:算了,忍忍,等想到法子赚钱了,到时候想吃啥就吃啥!

 

“娘,你也吃。”小丫头还真是懂事,在顾沛宁发呆的时候怯怯的把木盆往她这推。

顾沛宁心头一暖,笑眯眯的说道:“毛蛋多吃一点,以后长大才能和……别人家的小姑娘一样漂漂亮亮的。”

她本来是想说和她一样漂亮,但倏地想起自己现在这幅尊容,赶紧改口。

顾沛宁不禁心头发苦,想她自己原本也是一个要腰有腰,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人,现在呢,身材干瘪一点看头都没有。

她自己苦恼,可不知道李逐水和毛蛋正一脸错愕的看着她。

在冬日里有这么一盆暖暖的兔肉吃,虽然味很重,顾沛宁还是觉得很知足了,毕竟,活着才是最重要。

把想要来帮忙的毛蛋赶去洗漱,顾沛宁自己慢悠悠的把碗盆端进厨房。

“当家的,你明天还要去打猎吗?”两个人待在厨房,顾沛宁趁机问道。

李逐水看了她一眼,又闷闷的低下头烧火,沉沉的说了一个字:“嗯。”

顾沛宁眼睛一亮,赶紧道:“那你也带上我呗,我想去采点野菜。”

既然要过日子,光靠李逐水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而且,她脸上的疤痕也需要药草来敷一下,没有钱的话,不就只有自己去找了吗?

她大学的时候辅修药理学,好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万一就有那么几株药让她认出来了呢!

她自己想的美好,李逐水却下意识的反问:“你要和我上山?”

顾沛宁满不在意的叮嘱他:“对啊,明天起来记得叫我啊。”

毕竟好多时间原主起来,李逐水早就没影了。

等顾沛宁把厨房的东西收拾完,天已经擦黑了。

冬季不是梧桐树结果的时候,连灯都没法弄,家里的蜡烛又只有一根,还是应急的,顾沛宁也只能借着一点微亮,向里屋摸去。

家里只有一张床,而且她和李逐水还是夫妻,肯定没有分房睡的说法。

好在还有一个毛蛋,顾沛宁把她放到两人中间,她和李逐水各睡一边。

李逐水是好看,但还没有弄清楚李逐水对她的态度之前,顾沛宁还是觉得活着最好了,等以后有钱了,美男还不是任由她选?

床上面铺的是木板,中间也就隔了一层薄薄的被子,顾沛宁本来就瘦,现在又被床咯的难受。

顾沛宁冲黑夜龇牙,忽然灵感一闪,赶紧问:“我们什么时候做炕吧!”

薄被根本阻挡不了寒冷,但有了炕就不一样了,一想到那种温暖,顾沛宁整个人都激动。

“什么是炕?”

李逐水疑惑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没,没什么,一种能够让人在冬天暖和的床而已。”

顾沛宁没想到这里连炕也没有,但就原主的回忆,家里现在是多余的一分钱也拿不出来了,就算是她知道怎么修炕,也没钱。

算了,还是睡觉吧,睡饱了才有力气赚钱。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顾沛宁就听到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费力睁开眼,就看到李逐水已经站在床边穿戴整齐了。

顾沛宁赶紧坐起来:“你咋不叫我啊!”

李逐水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出屋收拾要用的工具去了。

迎着寒风,顾沛宁套上自己的薄衣服,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她抱着胳膊在院子里又跳又跑,这才觉得没那么冷。

“还要往里走吗?”

猎物多的地方都在山上更里面,但现在天色熹微,越往里面走越冷,顾沛宁不由得有些担忧。

你就在外面吧,小心一点,我要进去了。”

李逐水调好手中的弓箭,看了一眼顾沛宁,还是嘱咐了一句。

虽然顾沛宁这个母亲做得不好,但血浓于水,毛蛋很依恋她,哪怕是为了毛蛋,他都希望顾沛宁能好好的。

顾沛宁其实也怕要一起进去,毕竟村子里一些成年人都不敢单独进林子深处,美男虽好,但她惜命,闻言更是求之不得:“好的,你小心一点。”

两人就此分开,顾沛宁倒也没闲着。挎着篮子到处走走。

这个季节,连野菜都少的可怜。

顾沛宁咬牙,还是提着篮子往里面走一些。

林子里有不少的横倒下了来的枯木,突然,顾沛宁眼睛一亮,她快步走向前,那朽木上面黑乎乎的东西不就是木耳!

木耳这东西做法简单,还很爽口,就是性凉,但现在连菜叶子都要吃不上的顾沛宁哪里管这些。

这里的人大概不知道这黑乎乎的东西还可以吃,一大片一大片到处都是,顾沛宁乐坏了,采了一大篮子。

倏地,枯枝断裂的清脆声音响起。

顾沛宁下意识抬起头,就看见一头饿的皮包骨的狼正龇着牙恶狠狠的盯着她。

腿一软,顾沛宁连跑都忘了,头脑一片空白的坐在地上。

不是她没出息,而是在她生活的地方,狼基本上都是保护动物了,如果不特意去野生动物保护区,都是见不到真实版的狼!

那只狼半蹲,随时都准备扑向她。

顾沛宁紧闭着眼睛,心间只有一个念头:我才来这鬼地方,一顿饱饭都没有吃过,李逐水的手我都没有摸过,老天爷不会让我就这么去了吧!

箭破开风的声音,随后响起的是狼的哀嚎声。

顾沛宁睁开眼,就看见李逐水还保持着弯弓射箭的姿势,帅得不得了。

“这狼大概饿慌了,要不然早就跑了。”

李逐水没理会她花痴的目光,上前查看已经倒地的猎物。

“是啊是啊,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今天就葬身狼肚子了。”顾沛宁赶紧称赞他,人家怎么说也是刚刚救了她,说句好话又不会少块肉。

意外捡了个猎物李逐水心情也很好,收起弓箭:“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下山吧。”

顾沛宁也害怕再有其他的什么肉食性动物出来,赶紧道:“好啊,这就……”

“怎么了?”李逐水不解的抬头,就见顾沛宁一脸呆滞的看着前方。

前方是一个小山洼,里面的植物带着冬季难见的绿色。

那个山洼李逐水之前也去过,但也没发现什么好东西,他不由得纳闷。

顾沛宁连滚带爬的向目的地跑去,待确定了之后,更是差点热泪盈眶。

居然真的是人参!

《本草纲目》中记载:人参性平,味甘,微苦。可补元气,用于体虚欲脱,还可以治疗心力衰竭等等!

最关键的是,人参从古至今都可以算作是名贵药材啊!

顾沛宁无比庆幸自己拿了个小锄头,她小心翼翼的把人参挖起来。

“你挖这个干什么?”

李逐水也跟了过来,看她这么小心不由得好奇。

“这可是人参啊!可以换钱的!”顾沛宁头也不回的道,手下的力道放得更轻了。

李逐水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这是人参?”

挖人参的动作一顿,顾沛宁一个激灵,这才想起原主和李逐水应该是同一个起点,一般农家人都是认不得这些名贵药材的。

脑子飞速转动着,突然,有了!

顾沛宁眼睛一亮:“我是跟着我爷爷长大的,学了些基本的药理知识。”

原主的爷爷是村子里有名的大夫,李逐水果然不再怀疑。

“你待会儿是不是还要去镇子上?”这次上山让两人都收获很大,心情都不错,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

李逐水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狼:“嗯。”

“一起去吧,我顺便把人参卖了,换点银子,买米。”顾沛宁闻言笑嘻嘻的道。

李逐水却皱起眉:“去镇上的话……家里可没钱搭牛车去。”

顾沛宁觉得无所谓:“没事,我们走着去,赶快一些,毛蛋还在家等着我们呢。”

李逐水讶异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埋着头赶路,没有多说什么。

顾沛宁很快就知道他欲言又止的原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