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疯狂的挺进闺蜜的身体_剥开两边虐花蒂玩弄

来人了!

 

不好,肯定是顾司州发现自己了。

 

余诗青立马警觉了起来,可偌大的房间,并没有什么适合她藏匿的地方。

 

这该如何是好?

 

“那里。”一旁的顾昕泽仿佛看出了余诗青的想法,指了指一侧的窗户。

 

余诗青顺势看去,只见窗户开着。

 

他们所在房间的位置靠着后花园,她若躲进花园,顾司州想找她的难度就大了!

 

毕竟这座庄园私密性太好了,除了门口,其他地方一处摄像头都没有。

 

“谢谢!”余诗青不敢耽误,冲顾昕泽道了声谢,便提着裙子,快速的从窗户翻了出去。

 

看着她一气呵成的动作,顾昕泽表示又被帅到了。

 

正当余诗青消失在黑夜的花园中时,房门被打开了。

 

一身宝蓝色西装的顾司州从门外走了进来,裤管下的双腿笔直修长,站在那里宛如青松,他身上永远散发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场。

 

顾司州站定后,脸色阴鹜,目光森冷的扫看房间里的一切。

 

除了顾昕泽乖巧的坐在沙发上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人影。

 

“有没有其他人进来过?”顾司州问道。

 

顾昕泽摇摇头。

 

闻言,顾司州脸色一沉,整个休息区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可疑的人影。

 

“总裁,宴会要开始了,您看?”这时,周铭走过来提醒道。

 

经过这么一提醒,顾司州想起今晚有一个重要的仪式要启动。

 

“继续加派人手找。”

 

“是!”

 

吩咐完一切,顾司州转身,朝宴会厅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余诗青沿着花园小路一直走,不知不觉竟然又转回了宴会厅。

 

“爱丽丝!”

 

正当她不知道怎么去寻找艾伦博士时,忽然耳边传来一个英文名字。

 

而这个名字正是她在国外念书时用的。

 

她回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站着的正是艾伦博士。

 

“嗨!老师。”余诗青立马迎了上去。

 

因为艾伦博士不会中文,因此两人全场交流都是英文。

 

短暂的沟通过后,余诗青才明白艾伦博士叫自己来宴会的目的。

 

原来是‘暗网’计划要重新启动了。

 

‘暗网’是余诗青作为学生时,就跟随艾伦博士研究的项目。

 

这项计划是关乎未来大数据时代下的网络安全,前景可期。

 

可惜当初周期长,投资人看不到未来,提早撤资,以至于这个计划被中止了。

 

“不知道这次投资人是谁?他真的懂这方面吗?”

 

时隔几年,项目得以重启,余诗青自然开心,可同时她也担心对方也是一个目光短浅的商人。

 

被问及是谁,艾伦博士眼里放光,“他是一个非常有远见同时知识渊博的的年轻人。”

 

艾伦博士的言语间是止不住的欣赏,可下一秒他又卖起了关子,“至于他是谁,待会你亲自见了就知道。”

 

“见他?”

 

“对,我想让你做这次项目的负责人。”其实,这才是艾伦博士联系余诗青最终的目的。

 

在他所带的学生中,余诗青是个天赋极高,能力极强的人。

 

有她在,他的项目一定可以问世。

 

可余诗青有些犹豫,因为她原本打算和导师见面结束后,就带着家人离开江城。

 

“哈哈,我相信你见了他,一定会喜欢和他一起工作的。”艾伦博士看出余诗青的犹豫,他弯曲手臂,岔开话题的对余诗青发出邀请,“宴会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好。”余诗青笑笑点头,顺其自然挽上艾伦博士的手臂,准备入场。

 

谁料,刚往前走了几步。

 

余诗青带笑的目光便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隔着人群,男人手持香槟,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与身旁的人相谈甚欢。

 

在看清那张满是横肉的脸时,余诗青眼底的笑意瞬间散去。

 

冯先生!

 

没人能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隔着人群,男人手持香槟,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与身旁的人相谈甚欢。

 

在看清那张满是横肉的脸时,余诗青眼底的笑意瞬间散去。

 

冯先生!

 

没人能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一时间,余诗青手脚冰凉,愣怔在了原地。

 

那些她想要忘记的记忆,此刻像是巨浪般涌了过来。

 

它们击溃了余诗青最为坚强的意志。

 

以至于,余诗青下意识的做出了逃离的动作。

 

可当她松开艾伦博士,脚尖向外时,她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倏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儿子!

 

当初她拼死生下的儿子,还在那个男人手中。

 

她不能就这样走掉!

 

想到这里,余诗青快速的冷静了下来。

 

“老师,我感觉有点不舒服,我想去下洗手间。”她异样的神情惹来艾伦博士不解的目光,为此余诗青只能谎称自己不舒服。

 

与艾伦博士分开后,余诗青并没有真的去洗手间。

 

她躲在人群中,像一只鹰隼,目光紧紧锁在冯先生的身上。

 

余诗青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搞清楚这个男人的身份,最终查到儿子的下落。

 

而此刻,冯先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人盯上了,他将手中的香槟抿了一口,正准向身边的人说点什么时。

 

他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当他看到来电显示时,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与身旁的人道了一句有事,便急匆匆的离开了宴会厅。

 

看到冯先生突然离开,余诗青直觉肯定有事,便也急忙紧跟着后面了离开了宴会厅。

 

见冯先生一路疾步,朝庄园外走去。

 

余诗青暗想,他这么着急,是家里出事了吗?

 

难道是儿子出事了?

 

联想到这里,余诗青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可她跟出了庄园后,冯先生根本没有乘车离开,而是与一个女人汇合在了一起。

 

因为天黑,余诗青根本看不清女人的样子。

 

避免被发现,余诗青找了一个树为掩体。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冯先生,求你,让我见见我的儿子吧。”

 

静谧的夜晚,女人的声音听起十分的温柔。

 

“不是警告过你了吗,你这是在找死。”相比女人,冯先生的话透着无比的凶狠的警告味。

 

“冯先生,我给您跪下了,求求您去告诉里面的那一位,我什么都不求,只求能见孩子一面。”女人哭着给冯先生跪下了。

 

短短的对话,充斥着大量的信息,余诗青还未来及消化。

 

便见冯先生一把将地上的女人给扯了起来,并用力的往旁边的车上拽。

 

就在这扯拽的过程中,余诗青看到了女人的脸。

 

柳叶细眉,樱桃小嘴,竟然与自己有着六七分的相似!

 

而对方也瞧见了躲在树后的她!

 

四目交汇,余诗青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的。

 

她忽然觉得那个女人看她的眼神,像是认识她一样。

 

而且她眼神阴鹜,与刚刚哭得梨花带雨行为,判若两人。

 

不容余诗青看仔细,女人便拽进了车厢内。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迅速驶离现场。

 

余诗青立马做出反应,拿出手机,拍下车牌照。

 

“露西,帮我查下这个车牌号。”

 

余诗青将拍下的照片发给了露西。

 

“收到!”露西快速的回复。

 

处理完这些,余诗青转身准备回到宴会厅时,忽然几名训练有素的保镖从夜里涌出,并将她团团围住。

 

“队长,可疑人物找到了。”其中一个人对着对讲机说道这什么情况?

 

余诗青微愣,脚下不敢有所动作,因为她看到这些人腰间都配有枪支。

 

是敌是友,难以分辨。

 

“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在收到指示后,年轻男人对余诗青说道。

 

“好。”余诗青选择顺从,先摸清楚情况。

 

庄园很大,余诗青跟着几个保镖绕过回廊,最终进了一个昏暗的偏厅。

 

昏黄的灯光下,男人坐在高椅背的真皮坐椅上,目光冷沉如坐在王座之上。

 

余诗青在看清对方的脸后,心头猛的一惊。

 

又是他:顾司州!

 

“先生,这个女人在园子里鬼鬼祟祟的,应该就是您要找的可疑人物。”

 

顾司州抬眸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声音阴沉:“你叫什么?”

 

余诗青扯了扯唇角:“余诗青。”

 

有些耳熟的名字,顾司州看向一旁的保安:“把她的手机拿过来。”

 

保安立刻朝余诗青伸手。

 

余诗青皱眉:“我是来参加交流会的,又不是什么犯人,凭什么拿我手机?”

 

反抗无效,保安已经从余诗青手中抢过了手机。

 

余诗青深吸了口气,如果不是怕给导师惹事,她早将这些人全部打趴下了!

 

保安拿过手机没能打开,有密码。

 

“密码是多少。”

 

余诗青老老实实:“123456。”

 

手机打开,保安恭敬的躬身,双手过头递到了顾司州面前。

 

顾司州打开相册看了眼,从小图标可以看到全是小女孩的照片,看样子这女人并没有偷拍。

 

余诗青看着顾司州收回手,顺便掸了掸手指,仿佛碰到了她的手机就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她气笑了:“顾先生,我说过了我只是来参加交流会的,你让人把我挟到这里,是你们顾家的待客之道?”

 

顾司州抬眸:“余诗青,我记得邀请名单上并没有这个名字,你潜进这里来偷听,是什么目的?”

 

顾司州冷笑一声,讥诮的看着余诗青继续道:“是谁让你来勾引我的?”

 

他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姿色是有的,对方算是选对了人。

 

可惜。

 

这手段有些拙劣。

 

余诗青都快气笑了:“先生,你是不是有些过于自恋了?”

 

他自恋?

 

顾司州的目光阴鸷带着审视,如只幽凉的蛇绕在余诗青脖子上,余诗青下意识的觉得这男人随时会要了她的命。

 

顾司州起身,走到余诗青面前,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左右晃了两下,似是在打量商品般:“你想跟我玩欲拒还迎?”

 

余诗青咬牙别开:“先生,我是跟着我导师来的,半路走散了,邀请名单上应该有我导师的名字,他叫艾伦。”

 

艾伦博士……

 

这是今天邀请的重要人物,顾司州上下打量着余诗青。

 

这女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艾伦博士手下还有这么年轻的弟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