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了狂撞G点H_双腿被绑成m型调教play

顾司州扔了U盘后,声音冰冷的拿起了桌上的文件。

 

“你可以出去了。”

 

余诗青手中的U盘险些捏碎,瞧瞧这人目中无人的样子!

 

她深吸了口气,心中默念:忍是一种高贵的品德。

 

“还不出去?”顾司州放下手中的文件,皱眉看着余诗青。

 

转瞬间,顾司州想到了在晚宴上余诗青跟踪他的事。

 

讥诮道:“余诗青,你接手这个项目是因为我吧,我劝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

 

余诗青的忍字诀彻底破功。

 

她看着顾司州那从容不迫高贵冷艳的样子:“顾总,您是不是太自恋了?”

 

顾司州睨着她:“周铭,请她出去!”

 

余诗青咬牙,这些年她还是第一次吃瘪!

 

想到之前来时周铭交待的注意事项,余诗青心中冷笑一声,快步走到了桌前!

 

她伸手直接摸了顾司州的脸,手指捏了捏顾司州的下巴左右晃了晃,像看个商品似的:“嘶,这么细打量,顾总长的是不错。”

 

顾司州和周铭都没想到这女人会这么大胆!

 

反应过来,顾司州的脸冰冷一片,抬手就去擒女人的手。

 

余诗青早有防备,快速抽手,戏谑了一声:“顾总,您这张脸虽然长的不错,但手感不怎么样,有些糙,有些厚了,要不要我给你买些神仙水之类的保养一下?”

 

她说话间扬起手,拇指和其他四指轻轻摩擦着,像是在回味方才的触感和味道。

 

这女人,这动作,简直是街头的地痞流氓!

 

顾司州冷沉着脸,眸光阴鸷的起身:“余诗青!”

 

余诗青连忙开口:“顾总,我听说第一集团一向以实力说话,您应该不会因为公报私仇吧?”

 

顾司州冷笑一声:“你最好能通过测试,不然你会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

 

“周铭,把她扔出去!”

 

周铭早吓傻了,匆忙上前领了余诗青出去。

 

办公室中只剩下顾司州一人,他坐下身,脸色冰冷一片。

 

拿了帕子擦了擦下巴,可那女人一副风流调笑的脸却在脑中挥之不去!

 

顾司州笑的狰狞,一把拍到桌上!

 

“来人,把桌子给我换掉!”

 

余诗青跟着周铭进了电梯。

 

下电梯的时间,周铭一脸紧张:“余小姐,不是和您说过了吗,顾总有洁癖,他的东西都很少让人碰,您居然直接……”

 

余诗青抱着手臂,笑的畅快!

 

“是你家顾总先恶心我的,不过现在想想,你家顾总这个洁癖现在怕是气的够呛,想想我都觉得畅快!”

 

周铭沉默了,这位余小姐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周铭不敢接话,余诗青却打开了话匣子。

 

“你说说,你们这位顾总,脸长的跟踹瘪了的矿泉水瓶似的,哪来的勇气这么自恋啊?”

 

周铭不敢说话,余光扫了眼电梯中的监控,眼观鼻,鼻观心。

 

总裁专用电梯的监控,可是直连着顾总的电脑啊!

 

余诗青继续道:“我看顾司州该多照照镜子,长的丑不是他的错,但自恋的说我看上他就不对了。你说我一个打工族赚点钱也不容易,要是被他吓出点什么毛病,还得花钱看病,这钱能给报销吗?”

 

周铭善意的规劝:“余小姐,您少说两句吧……”

 

余诗青眼前一亮:“说起来我马上也算是第一集团的人了,你回去问问顾司州,被老板丑哭算不算工伤?”

 

周铭:!!!

 

余诗青出了电梯时还在碎碎念着:“真是强盗的身影,一副贼形怎么能这么自恋?”

 

余诗青一路出完了气,出了第一集团就开车离开了。

 

周铭内心崩溃,三观碎裂的回了顶层。

 

进了顾司州的办公室:“顾总,人送走了。”

 

顾司州坐在办公桌后,冷冷抬眸,“你听她骂我,听的很愉快?”

 

周铭内心一阵绝望,顾总他果然看到监控了!

 

余诗青回到家里时已经十一点半了。

 

家里的一老一少都不在,估计又是去拜访好友了。

 

余诗青切了盘水果充饥,一边挥刀一边心中暗骂一声顾司州。

 

下午,余诗青才悠哉的进了书房。

 

她打开电脑,将顾司州给的U盘插上。

 

“不知道是什么测试。”

 

余诗青正呢喃着,便见电脑桌面一闪而过,一片代码数据快速闪过,电脑直接窜出了无数光点!

 

“病毒?!”

 

余诗青立刻起身,眸光凌厉的去扯网线。

 

可下一秒,“嘶”的一声,病毒侵入主板FlashBIOS,主板报废!

 

屏幕熄灭!

 

余诗青愣了两秒,眸光似雪,冷笑了起来:“好,好的很!”

 

她伸手拔掉U盘,将电脑往一旁挪了去。

 

从一旁柜子里拿出了一台定制笔记本,笔记本有寻常笔记本三个的厚度。

 

余诗青打开笔记本,写了个代码后,重新将U盘插了上去!

 

这次她反应的快,手指飞速在电脑上敲击着!

 

“这个病毒,还真是有点东西?”余诗青嘴角微挑了起来。

 

顾司州严苛的程度,还真是禽兽!

 

U盘里的病毒就算是放到一些官方保密网,也够那些安全员头疼个把月的了!

 

他让她三天的时间解决?

 

余诗青解析着病毒代码,蓝底上白色的代码映在她瞳中,快速闪过。

 

“想难为我?”余诗青猛的敲击键盘,盯住了一处看似寻常的代码。

 

她轻笑了一声,语气危险:“这小尾巴还是没藏好啊。”

 

一下午的时间,余诗青将U盘里的病毒拆了个七零八碎。

 

她托着腮坐在转椅上,看着之前报废的那台台式机。

 

那台电脑是她随便买来,平时上网看剧用的。

 

眼下主板报废,余诗青心有不甘!

 

她调出第一集团的官网,托着腮眯着眼笑:“是不是该回敬你一下呢?顾,司,州翌日。

 

顾司州到了第一集团,便见周围的人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

 

“顾总好!”离得近的人鞠躬。

 

顾司州转头看了看周铭:“怎么回事?”

 

今天集团里的人看他的目光怪异,还不时往周铭身上瞟。

 

周铭也茫然:“不清楚,我马上去查问一下。”

 

十分钟后。

 

第一集团,顶层办公室中。

 

周铭满头冷汗:“就就就是这样,顾总,我真的不知道那照片是谁拍的!”

 

顾司州冷着脸没说话,目光危险的盯着电脑上的第一集团官网!

 

他本以为是官网被黑。

 

可登录上来,发现公司官网的安全系统被提升了一个等级!

 

第一集团的官网本来就是国家级别的安全系统,能这样平白往上提升一个等级,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能做到!

 

而提升官网等级的人,也留下了痕迹。

 

官网头版头条挂着大图:顾司州与周铭的“亲密”照!

 

看照片,周铭半靠在他怀里,两人错着位,像在接吻。

 

怪不得今天公司的人这么奇怪。

 

周铭弱弱的抬头:“顾总,要不要我去查查是谁做的?”

 

顾司州冷笑一声:“不用查了,是余诗青!”

 

那天她鬼鬼祟祟的跟着他!虽然后来看过了她的手机里并没有照片。

 

但现在他知道了那女人的本事!以她的技术,想要一个手机里做几重系统,通过开屏密码还分别进入不同的系统太正常了!

 

“余小姐?!”周铭瞪大了眼:“那要不,我请余小姐过来问问?”

 

顾司州一想到余诗青,就想到那女人捏着他下巴,左右摇晃着,居高临下的审视的神情。

 

顾司州眸光似冰,第一集团,实力为尊。

 

他不会公报私仇。

 

“你去给她安排办公室吧!”

 

周铭有种错觉,顾总这话,好像是从咬牙切齿的牙缝里说出来的!

 

晚间,余诗青抱着余小米坐在客厅的地毯上。

 

两人拿着游戏手柄打游戏,余诗青转头看了眼张静。

 

“妈,您最近天天带小米出去,是去哪了呀?”

 

张静正坐在远处练瑜伽。

 

自从一场婚变又一场大病后,张静算是看开了,这些年像是换了一个人。

 

“拜访我之前的一位老友。”张静双臂伸直拉着脚尖。

 

余诗青见她无意多说,便没再问。

 

“妈咪!你要输啦!”余小米乐了。

 

余诗青转头,发现自己的游戏人物已经被余小米的人物踩在脚下了!

 

“这局不算!”余诗青道。

 

余小米怒了,圆滚滚的跑向张静:“外婆,妈咪又跟小米耍赖~”

 

余诗青趁着张静要骂她的空档,拿了手机直接逃了。

 

回了卧室,她才看了眼手机,是第一集团发来的。

 

未知号码:余小姐您好,我是顾总的特助周铭,您已经通过了我们集团的测试,请于明日上午(8点)到我司报道,我来为您安排工作室。

 

余诗青挑了挑唇,还特意标注了八点,可能是因为她上次去的太晚。

 

不过顾司州居然没提官网照片的事?

 

余诗青打开电脑,上了第一集团的官网,发现照片已经没了。

 

翌日。

 

余诗青到了第一集团,周铭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了。

 

两人进了总裁专用电梯,一路到了顶层。

 

余诗青有些惊讶:“我的办公室和顾司州的在一层?”

 

“之前顶层只有顾总一个人,但这次暗网的项目十分重要,顾总要亲自盯着,顶层的面积又大,所以开辟出了原有的一个空置大会议室给您使用。”

 

周铭带着余诗青在办公室逛了一圈。

 

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一个占地极大的空地。

 

周铭指了指中间的一片:“这里下午时会有人来安装桌子网线,面积是够五十个人同时工作的,余小姐觉得够吗?”

 

余诗青点头:“暗网项目的数剧虽然冗杂庞大,但需要的全是业界顶尖的人才,二十个人就够了,桌子就准备二十张吧。”

 

周铭记下了:“顾总已经为您找了十个人,技术都是各方面顶尖的,有做防护的,有大数据的,还有……”

 

余诗青听完了,顾司州找的这些人都是难得的,有些在业界出名已久。

 

“剩下的人,顾总的意思让您自己来找。”

 

“我找?”余诗青瞪大了眼。

 

“是的,您是项目的负责人,整个项目前期都要由您来全权负责。”

 

余诗青无语,听这意思,顾司州是给她找了几个人后就当甩手掌柜了。

 

余诗青让周铭记下了需要的电脑配置,有些极先进的配件还嘱咐了周铭去哪里才能买到。

 

等到做完一切,周铭领着余诗青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余诗青的办公室是在大办公室角落,用双向玻璃隔出来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桌椅齐全,旁的光洁无一物了。

 

“顾总说,你们使用的电脑都有自己的要求,公司会拨款让你们自己购买。”

 

周铭给了余诗青一张卡就离开了。

 

余诗青嘴角抽了抽,周铭走时还说了一句上班时间。

 

早九点晚五点,周末双休,打卡制。

 

现在没人也没机器,这是让她天天来干嘛?!

 

余诗青在空旷的办公室,生生熬到了下午五点才离开。

 

她翻看了日历,目光落到了自己记录的一个红圈上。

 

后天是余小米的生日,正好是周末。

 

女儿的生日啊。

 

余诗青低叹了一生,每年到这一天时,她都会想到自己的儿子。

 

下班的时候,余诗青直接用了总裁电梯。

 

刚打开电梯门,就看到不远处顾司州正朝这走。

 

余诗青嘴唇一勾,扬声道:“顾总,好巧呀。”

 

顾司州正与周铭交待着事情,抬头就看到电梯里的女人正对着他挥手。

 

一副很是熟捻的样子。

 

周铭看了看顾司州冰冷的脸色,讪笑着搭话:“余经理,好巧啊!”

 

余诗青就按着电梯在原地等着。

 

等到顾司州快走到面前时,快速按了几下关门键。

 

电梯门关上了,最后的缝隙里可以看到顾司州铁青的脸色,余诗青心情大好。

 

让这个男人朝九晚五的奴役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