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老公深度索爱 和离婚女儿发了十多年关系

看着自己的生意伙伴都去讨好季霆深,陆湛如坠冰窖。

完了。

他终于反应过来季霆深不仅没有打算放过他,而且还要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季总……”要不是现场人多,陆湛差点给季霆深跪下来:“我、我……”

目的达到了,季霆深自然不愿意久留。

他看都没看陆湛一眼,搂着程晚词低头跟她说话:“是不是觉得无聊?”

季霆深谁啊,整个燕城有谁能让他低下那高贵的头颅?

程晚词陪他演,“嗯”了一声:“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季霆深就搂着她站起来,神情温柔:“那我们回家。”

“回家”两个字说得实在太自然了,跟真的一样。

被彻底无视的陆湛眼睁睁看着两人相拥离开,心态都崩了。

真的完了。

季霆深一行人离开后其他人哪里还敢留?

“不好意思啊陆总,我还得回去给我儿子辅导作业呢,就先走一步了。”

“陆总,我老母亲最近身体不好我也得赶紧回去了,改天约你喝酒啊。”

女宾那边自然也是走得一个不留,原本热热闹闹的包厢很快就只剩下陆湛和苏晴。

苏晴妆容精致的脸气得变了形:“这些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看着空荡荡的酒桌,陆湛瘫软在沙发上,后背的衬衣已经被冷汗打湿。

出了名城大门,季霆深放开了程晚词。

表演结束,回归现实。

上官彧递给程晚词一张卡,笑着道:“程小姐,这是季总对你的补偿。”

程晚词看了眼那张银行卡,唇边一抹讥讽:“补偿?是对夺我清白毁我名声的补偿,还是对陪你们演戏的补偿?”

从昨晚的人间四月到今晚的名城,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控之中吧?

她没有接那张卡,就当这一切是为自己的眼瞎付出的代价。

她程晚词,也不是输不起的女人。

不管是陆湛还是季霆深,她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拿着你的臭钱滚吧。”她冷冷地看着季霆深:“看见你就恶心!”

上官彧大惊,怂兮兮的后退了一步。

这女人居然敢骂老大,也太……棒棒了吧!

季霆深脸色骤冷,上前一步:“你再说一遍?”

程晚词迎上他的视线:“我说,我看见你就恶心!”

她满脸冰冷,却骄傲的像一个女王。

季霆深原本被气得想一把捏死她,他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骂过呢。

但是看她这气呼呼又强忍委屈的倔强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再气气她,最好是把她气哭。

“别不知道好歹,没有我,你这个蠢女人还被姓陆的骗得团团转。”

他从上官彧那拿过卡,轻佻地塞进程晚词胸前的衣服里,凑近她耳朵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邪笑道:

“还有……昨晚表现不错。”

他拉长了音调,仿佛还在回味个中滋味。

程晚词白皙的脸顿时爆红,气得简直想咬死他,拿起那张卡奋力朝他脸上扔了过去:

“季霆深,你去死!”

她扔完卡就走,没有注意到背后的骚动。

“老大,你的脸……”上官彧指了指季霆深的左脸。

季霆深抬手摸了摸,摸到一手血。

那卡锋利,竟然把他的脸划出了一道口子。

保镖赶紧拿来干净的毛巾,季霆深都被气乐了,随手擦了擦脸,看着程晚词离开的方向笑了一下:

“第一个让我见血的居然是个女人,呵,胆子不小。”

程晚词身上什么都没有,没有手机没有钱包。

打车到了闺蜜家后,她借了司机的手机给楚枂打了电话,让楚枂下来接她。

楚枂看她一身华服,一边麻利付钱一边疑惑道:“今天这是哪一出?在逃新娘还是灰姑娘?”

这家伙最近忙着出设计图两耳不闻窗外事,还什么都不知道。

程晚词一边进小区,一边淡淡道:“我跟陆湛分手了。”

楚枂瞪大了眼睛:“啊?”

进了电梯她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啊,不是说他得罪了季氏被关进去了?”

“出来了。”程晚词靠在电梯上,那表情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我去找了季霆深,然后被他睡了。”

楚枂再一次目瞪口呆:“……”

季、季霆深?是她想的那个季霆深吗?

楚枂和程晚词是大学同学,去年两人合开了一家室内装修设计工作室。

工作室离楚枂家很近,有时候程晚词加班晚了就来这里睡,楚枂这里相当于她第二个窝,衣服和生活用品都有,进门后就拿衣服去了浴室。

额头上的伤口不能碰水,小心翼翼地洗完澡出来,餐桌上放着一盘刚煮好的饺子。

这饺子还是上一次程晚词的妈妈过来包好给她们冻上的,让她们加班晚了回来煮了当宵夜吃。

楚枂脑子好使,前后语这么一联系,离真相也就不远了。

“没吃饭吧?”真是又心疼又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回家还不得把叔叔阿姨给心疼死。”

程晚词勉强笑了笑,心里暖的不行:“所以我来投奔你了啊。”

“赶紧吃你的。”楚枂心里憋着气,但又舍不得冲闺蜜喊,很郁闷。

程晚词是真饿了,晚饭没吃就陪着季霆深演了一出大戏,身心俱疲。

等她吃得差不多了,楚枂才指了指她的额头:“说吧,伤又是怎么回事?”

程晚词也没瞒着她:“陆湛的妈用杯子砸的,嫌我给她儿子丢人了。”

“那个老泼妇!”楚枂差点拍桌:“你气死我得了你,这种事你怎么不叫上我,看我不撕了她。”

程晚词被逗乐了:“叫上你也打不过啊。”

她笑得很勉强,不想让楚枂担心。

见她能吃能喝的,楚枂放心了一大半。

“别的不说,跟陆湛拜拜我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这家伙一副不吐不快的表情:

“早就想说了,陆湛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垃圾!你的酒量怎么练出来的你忘了?那时你才多大,为了给他拉客户你陪那些老男人喝酒,把自己喝进医院。他只会说这都是为了你们的未来,他是想给你更好的生活,我呸!也是他让你去找季霆深求情的吧?你把他救出来了,他们居然有脸嫌弃你?”

程晚词有点笑不出来了,她相信陆湛曾经的深情是真的,只不过,现在的无情也是真的。

“季霆深……”楚枂实在是好奇:“究竟怎么回事啊?”

程晚词喝了一口水,吐出一口气:“没什么,我不过是他整陆湛的工具,现在应该已经没用了。至于他为什么非要搞陆湛,那就是他们的事了,与我无关。”

楚枂过来抱抱她:“那就别想了,离开垃圾才能重新开始。好好睡一觉,再给你放两天假,工作室有我呢。”

好好睡觉是不可能的,天快亮的时候程晚词才睡着。

然后就一直做梦,一会儿陆湛一会儿陆母,一会儿又是季霆深……

醒来都中午了,床头放了一支新手机,楚枂连卡都给她补办好了。

程晚词感动的不行。

正想下楼吃点东西就回家,手机却突然响了。

打电话的是邻居家,“晚词你快回来,有人上你家闹事,你妈被气得晕倒了。”

程晚词脑子里嗡的一声,来不及挂断电话,夺门而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