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透过校服短袖看到了图片 车上玩弄美艳馊子高潮

两人离得很近,程晚词一只脚就踩在季霆深的脚上。

本来怒气冲冲的,这下尴尬了。

“上车。”季霆深说。

程晚词收回脚,对方那双铮亮的皮鞋上多了一个浅浅的鞋印。

她后退两步,看着眼前的男人淡淡道:“陆湛和苏晴已经走了,现在就没必要演戏了吧?”

恰好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车上有人下来,她赶紧钻了进去。

动作那叫一个迅速滑溜,跟鱼似的。

“不用麻烦季总了,我们不顺路。”冲季霆深假笑了一下,“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季霆深眼睁睁看着出租车从他眼皮子底下开走。

他看了看皮鞋上的鞋印,又看了看已经远去的车屁股,挑了挑眉。

每次看到她被人欺负的惨兮兮却坚强回击的模样,总有一种想要帮她出头的欲望。

但是这个女人却不领情。

他季霆深难得想当一回好人,还主动给了他的私人号码,他十分确定,那个女人这会儿肯定已经把他删了。

没错,程晚词确实已经把他拉黑了。

刚拉黑季霆深手机就响了,是楚枂打来的,工作室来了一个大单,让她赶紧过去。

程晚词已经好几天没有来工作室了,路过奶茶店的时候给大家买了奶茶。

助手KK看到她简直要喜极而泣,“姐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猝死了。”

楚枂直接给了他一脚:“滚一边嚎去,一张图改了八百次了客户还不满意,你自己反省反省。”

KK捧着奶茶继续跟他的设计图较劲去了。

楚枂跟着程晚词去了办公室,帮她插了吸管,“不是去医院拆线了吗?怎么像去跟人打了一架似的?”

程晚词喝着奶茶打开电脑,不想说话。

楚枂都神了,灵光一闪:“不会遇到贱人了吧?”

程晚词给她竖起大拇指:“两个,苏晴怀孕了。”

楚枂:“!!”

在她爆粗之前,程晚词按了暂停键:“打住,咱们聊工作,不聊贱人。说吧,什么样的大单连你都搞不定。”

楚枂都快气死了,怎么可能憋得住?

“王八蛋!”就这三个字肯定不解气,楚枂忍了,“一栋大别墅,室内面积六百六十六平,带地下室。宝贝儿,别墅这一块只能靠你了,明天咱们带着全公司的人去量房,务必要让尊敬的客户感觉到我们的诚意和实力。”

艺尚格装饰设计工作室加上两个美女老板总共有十来号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第二天一早,全工作室的人开了四辆车,浩浩荡荡出发。

这一片叫做水木华府的别墅区建在郊区,因为跟附近一大片森林重合,是今年炒得最热的楼盘。

车子开进去后又绕了一会才找到客户家。

院子里停着一辆低调的商务车,车旁站着一个男人。

奇怪的是明明已经六月,那个男人身上却还穿着一件驼色的风衣。

听到有人进来,男人转身。

看到男人的脸,旁边的楚枂直接:“我去,这也太帅了!“你们好,我姓季,是这里的房主。”

男人朝楚枂伸手,楚枂赶紧跟他握了握,“我叫楚枂,这是程晚词,我们是艺尚格装饰设计工作室的。”

程晚词也伸手跟对方握了握:“季先生您好。”

“你好。”

这人肤色特别白,是一种不怎么健康的苍白。

而且很瘦,显得五官很深邃。

那双眼睛却是极其好看的,凤眼,眼尾细长,给这人多了几分温柔缱绻的味道。

程晚词擅长设计别墅,她有很丰富的别墅设计经验。

作为设计师,首要任务肯定就是了解客户的需求。

她打开录音笔跟房主聊了很久,助手KK也在一旁做笔记,把聊天中的重要内容一一记下来。

楚枂就带着人测量数据。

这位季先生身体很不好,聊了一个多小时,连房子都没有转完就匆匆走了。

好在程晚词这边想要的信息都拿到手了。

十来号人在水木华府整整忙活了一天,量完房回到工作室都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工作室附近就有不少饭店,楚枂请大家吃了火锅。

吃完饭其他人都下班回家,楚枂和程晚词去了公司加班。

“听说陆湛要完犊子了?”楚枂把笔记抱过来,打算跟闺蜜凑一块加班:“可喜可贺呀!”

“应该是吧,我不清楚。”

都分手了陆湛还拉下脸又来找她帮忙,八成真的很惨。

这事儿她没跟楚枂说,这几天工作室全靠楚枂撑着,不想对方再跟着生气。

楚枂一边帮她整理数据,嘴上也不停:“你就这么放过他了?他那个公司不说一半吧,你怎么也得占三分之一的功劳。为了他你付出多少,到头来什么都没落着,你不生气啊?”

“那不然呢,去找他要青春损失费吗?”程晚词脸上淡淡的:“在得知苏晴已经怀孕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彻底放下了,回头找个机会把戒指还回去,从此就再无瓜葛。”

楚枂想了想,点头:“也对,幸好没结婚,不然得恶心死。那就祝他们天长地久吧,千万要锁死,别祸害其他人了。”

说着这货拍拍桌子,神情激昂:“男人都是假的,钱才是真的。咱们争取拿下水木华庭这个单子,啧啧,那位季先生一看就是有钱人。”

这个时候程晚词正需要大量的工作来充实自己,就道:“我拼着不睡觉明天就出两套平面图,你去预约季先生聊方案吧。”

“这也太赶了,三天吧,身体最重要哈,乖。”

有楚枂在,程晚词是别想熬夜的。

两人刚出门,被突然从旁边冒出来的黑影吓了一跳。

“晚词,我想跟你谈谈。”

不等程晚词说话,楚枂上前一步:“你还想谈什么呀?谈你这些年是怎么欺骗她脚踏两只船的吗?”

说着楚枂就来气了,这暴脾气,举起包直接往陆湛身上招呼。

“我打死你个人渣,让你欺负晚词,你怎么不去死?”

楚枂很猛,程晚词看得目瞪口呆,却也觉得解气。

等打的差不多了,她才拉住楚枂,对陆湛道:“我知道你要跟我谈什么,不可能,我不会再帮你做任何事。”

陆湛头发都乱了,狼狈不堪:“晚词,你就这么绝情,要眼睁睁看着我破产吗?”

程晚词笑了笑:“对呀,我等着看你一无所有。”

陆湛满脸震惊,他以为程晚词对他还有感情,可眼前的女人看到他挨打却是那么的冷静。

冷静到了冷漠。

“那可是我们一起打拼出来的事业,也有你的心血,你就一点都不在乎?”

“我为什么要在乎,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程晚词冷声道:“我还没有贱到帮前男友赚奶粉钱的地步。”

她挽住楚枂:“我们走。”

没有再看身后的男人一眼。为了拿下水木华府这个单,程晚词根据客户的需求做了三套方案。

楚枂看过之后信心满满,彩虹屁一套一套的:“工作室得亏有你,否则这种大单咱们连碰都不敢碰,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溜走,只想象一下都觉得心好痛哦!”

“不跟你贫了,我还有事。”程晚词看了看时间,“我出去一趟。”

“干嘛去?”

“还戒指。”

楚枂一把抓住她:“我跟你一起。”

程晚词想说不用,就还个戒指而已又不是去打架,但楚枂已经去拿包了,风风火火的拦都拦不住。

“走走,是去渣男公司吧?咱要不把KK叫上?”

程晚词无奈,“没那么夸张。”

而且工作室的人只知道她分手了,她并不想让他们知道细节。

陆湛的公司在市中心最高档的那栋写字楼,出了电梯程晚词和楚枂就是一愣。

原本整洁亮堂的大厅满地都是文件和垃圾,前台和保安都不知去向。

楚枂扯了扯程晚词,示意她进去。

两人还在门口就听到里面激烈的争吵,听声音是陆湛和苏晴。

“卧槽里面也没人。”楚枂下意识压低声音,惊呆了:“渣男真的完犊子了,这么快?”

这一点程晚词也很震惊,这前后才多久呀?

她没想到季霆深的动作这么快这么狠,几百号人的公司说完就完了。

现在人去楼空,整个办公区满地文件,一个人都没有。

陆湛到底做了什么?

以前陆湛说的那些话自然不可信了,季霆深那样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整他,肯定是陆湛做了什么得罪他的事。

不过这些事程晚词已经不在意了,还了戒指,她和陆湛就彻底两清。

总经理办公室里吵得很厉害,楚枂轻手轻脚的,示意程晚词也轻一点:“咱们过去听听。”

偌大的公司,现在只剩陆湛和苏晴。

苏晴的声音满是崩溃:“……你还在等什么?我们已经无力回天了,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拿钱走人。只有离开了季霆深的势力范围我们才能重新开始,你到底明不明白?”

里面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吓得程晚词和楚枂一抖。

只听陆湛气急败坏道:“又是去你家是吧?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去给你家当上门女婿给你家做牛做马?苏晴,你当我是傻子吗?”

小心思被戳破,苏晴也不虚,反而怒气冲冲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舍不得离开燕城,是因为程晚词那个贱人吧?那天晚上我看着你出门,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去找她。”

“你不要无理取闹,我是去找她帮忙的。”

“找她帮忙?怎么,你又想哄她去帮你求季霆深?”苏晴哈哈笑起来:“人家现在都不要你了,你以为你还是她心里那个风度翩翩的学长吗?你说,如果她知道是你亲手把她送到季霆深床上的,她会不会跟你拼命?”

陆湛脸色一变:“胡说八道!”

“我胡说?你们男人打的什么主意我能不清楚?你明知道让程晚词去找季霆深会发生什么,但是为了自救你还是把她推出去了。阿湛,我跟你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你闭嘴!”

办公室虚掩的门被人“砰”的一声推开。

看到门口站着的人,陆湛浑身一震:“晚、晚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