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玩弄白嫩少妇 公交上配合陌生人弄嗯啊好湿

想到这里宋暖吓坏了,得找医生给他做个全面检查,宋暖立刻起身朝病房外走去。

 

等她找到医生再回到病房时,病床上竟空空如也,男人不知去向。

 

“您好,请问808号床的病人呢?”宋暖着急跑去了护士站。

 

“那位先生刚才出院了。”

 

唐时言长相惊艳,所以这层楼的护士都认识他。

 

出院?

宋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转眼,宋暖觉得离开这么急,肯定是有事,说不定人家还会回来。

 

于是,她问护士要了个便利贴,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写了下来,递给了护士,

 

“您好,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如果他又回来,麻烦转交给他。”

 

……

 

另一边。

 

唐氏集团总部的会议室内,气氛肃穆。

 

唐时言如帝王一般站在最显眼的位置,冷冽的目光扫向在场的每一位。

 

看着许久都未曾露面的一些老家伙们,唐时言唇角微动,一抹冷笑泄出。

 

“今天是分红的日子吗?各位叔叔伯伯到齐了。”

 

他的嗓音清冽,掷地有声,每个字都仿佛都是在敲打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一时间,没有人敢接这个话。

 

今天之所以人都到齐了,无非是之前唐时言被绑架的消息不胫而走。

 

收到风声的人,都想过来一探究竟。

 

万一是真的,那么唐氏就会面临新的洗牌局面。

 

可当看到唐时言完好无缺的站在面前,大家纷纷意识到之前的消息是假的。

 

“哈哈,就是我们这群老家伙很久没来公司了,想过来看看贤侄。”

 

这群老狐狸的心思,唐时言岂会不知道,不过他没有拆穿。”

 

大家虚情假意的寒暄一阵后都离开了会议室。

 

最后只剩下唐时言和助理程西。

 

“去查,这件事情是谁在幕后操纵。”唐时言眸光陡然冷却,周身气息变得森冷!

 

“是。”身边的助理程西点头应下,刚准备转身离开,又听唐时言说道,“等下,你先去市一医院,带五百万给那个女人。”

 

唐时言瞳孔慢慢收缩,脑海中里浮现出清晨宋暖的模样。

 

想到她说赔偿的时的样子,唐时言脸色不禁缓和了许多。

 

可当程西赶到医院时,宋暖正巧离开了,而护士也没有找到宋暖留下的联系方式。

 

转眼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宋暖一直没有收到那个男人的来电。

 

估摸着对方可能真的不计较这个事情,宋暖心里的大石头才逐渐放了下来。

 

今天,天气明媚加上又是周末。

 

宋暖带两个小家伙出来放松放松,宋允儿爱吃冰淇淋,于是他们打算先去买冰淇淋。

 

“允儿,你想要什么口味的?”宋暖低头询问道。

 

“草莓,草莓味的。”此刻,宋允儿开心极了,连说话的语气都透着一股甜味。

 

问完宋允儿,宋暖又看向宋科硕,“硕硕,你要什么味道的?”

 

“我不要,都是女孩子吃的。”宋科硕满脸写着拒绝,嫌弃的把头扭向一边。

 

一转头,目光无意间瞥向正对门的女装店,里面正在挑选衣服的女人,不就是前几天欺负妈咪的人吗?

 宋科硕小眉头一挑,脑子里立刻想到一个主意。

 

 

“妈咪,给我买个巧克力味道的。”

 

正准备付钱的宋暖一愣,刚才还嫌弃的皱着眉头,这会怎么又要吃啦。

 

拿到冰淇淋吃了几口后,宋科硕假装弄脏了手,要去洗手间。

 

“妈咪,我想去洗个手。”宋科硕忽然说道。

 

“快去快回,妈咪和妹妹在小火车的地方等你。”宋暖欣然答应。

 

洗手间的位置离小火车有点远,走到一半,宋科硕回头,确定妈咪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时,他小眉头一挑,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高奢的女装店内,宋玥已经换上了礼服,正对着镜子欣赏着,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宋科硕。

 

宋科硕忽然出声,喊道,“阿姨,你的裙子好漂亮呀!”

 

软糯的声音,惊吓到了宋玥。

 

宋玥本能的转身去看,可动作幅度过大,礼服裙摆的薄纱扫到了宋科硕手中的冰淇淋。

 

顺势,宋科硕小手一松。

 

‘吧唧’

 

整个冰淇淋掉在了宋玥的礼服上,瞬间,礼服上出现一大块污渍。

 

“你!”

 

见心爱的礼服被毁,宋玥脸色大变,可在看清眼前小正太的模样,她愣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竟然让她碰到了宋暖的孩子!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宋科硕嘴上虽然说着道歉的话,但是表情上却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

 

拧眉,抿着唇线的模样,越看越和唐时言很像。

 

宋玥咬着牙,咽下心中怒气,露出虚假的笑容,捏着嗓子对宋科硕说道,

 

“没关系,阿姨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你……我弄脏你的衣服,您不生气吗?”宋科硕原本想借机激怒宋玥,好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的,可没想到她竟一点都不怪他,小家伙疑惑的问道。

 

  

 “嗯,不生气,我和你妈咪是好朋友呢,怎么没看见你妈咪?”宋玥俯身蹲了下来,与宋科硕平视道。

 

“妈咪没有来。”宋科硕才不相信宋玥和妈咪是好朋友的话。

 

一听宋暖此时不在,宋玥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那你是和爸爸一起来的吗?”说着话,宋玥就想伸手去摸宋科硕的头发,她想趁机扯一根头发下来,回去好做比对。

 

可她一伸手,宋科硕警觉性的往后退了几步,宋玥没有得手。宋科硕心想这个女人忽然假装慈悲,一定没安好心,自己得想办法溜。

 

“哦?是啊,我是和爸爸来的,我爸爸就在外面,我去叫他进来。”

 

然后,不容宋玥反应过来,他转身就跑了出去。

 

宋玥在原地等了两分钟,见宋科硕没有回来,她走出去看,可外面人来人往,宋科硕早已没有了身影。

 

目光瞥到了身上沾有污渍的裙摆,宋玥这才恍然大悟。

 

她竟然被一个小孩子耍了!

 

另一边。

 

宋科硕跑进了人群中,担心妈咪等着急了,于是小步伐不由的跑的快了些。

 

不曾想,拐角时,撞到人了。

 

“叔叔,对不起。”宋科硕抬头,态度诚恳的道歉。

 

闻声,唐时言低眼看去。

 

清冷的眸光在看清宋科硕的那张小脸蛋时,不由波动了下,眼前这张脸,很熟悉。

 

跟在身后的一程西也是一脸的震惊,这个小正太和他们总裁长得太像了!

 

对视几秒,宋科硕见对方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便拔腿又跑了。

 

边跑边想刚才撞到的那个叔叔,和自己长得怎么那么像呢?他想回去再看一眼,又怕妈妈等急了,就跑着去找妈妈了。

 

唐时言直到回到车上,满脑子里还是刚才那小男孩的身上……

 

那眉眼看起来太像他了。

 

可唐时言清楚的知道,这些年,他只在那一晚碰过一个女人。

 

坐在前排的程西,心里也在琢磨这个事情,他稍微回头,便看见唐时言拧眉深思的样子。

 

程西提出建议道,“总裁,需要我去查一下吗?”

 

其实程西一直暗暗怀疑五年前救总裁的女人根本不是宋玥,那个女人明面一套,背地里一套,蛇蝎心肠,怎么会好心到舍身救人?

 

唐时言朝程西看了眼,点了点头:“去办吧!”转眼一天结束了。

 

宋暖驱车回到公寓时,坐在后面的两个小家伙已经靠在一起睡着了。

 

在江悦来的帮助下,宋暖将两个小家伙放到了房间里。

 

看着两个宝贝睡得香甜,宋暖心里无比的幸福。

 

简单收拾完,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半了。

 

“喝点吗?”宋暖的屁股刚落在沙发上,江悦来便递过来一杯红酒。

 

宋暖笑着点头接过。

 

今天江悦来去谈了合作厂商,如果顺利的话,下个季度,宋暖设计的衣服就可以在江城正式上线售卖了。

 

这样一来,她们俩一起创立的‘心声’这个品牌,就正式成立了。

 

“对了,暖暖,下周三莫尔老先生的酒会,邀请你参加,别忘了去哈。”江悦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张邀请函。

 

看着邀请函上的内容,宋暖思绪慢了两秒后才想起。

 

这位莫尔先生是她恩师的至交好友。

 

转眼到了酒会那天,宋暖安排好两个孩子后,便驱车赶来了南山莫家酒庄,今天到场的一大半人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今晚宋暖穿的是她自己设计的一款礼服,中式旗袍样式,不同旗袍之处是裙摆处设计成了鱼尾。

 

藏青色的面料,衬的冷白皮的肌肤愈发冷艳,乌黑的长发挽起,露出修长的颈部,面带微笑,浑身上下透着知性又优雅的气韵。

 

觥筹交错的宴会厅内,人来人往。

 

她的出现,让不少人眼前一亮。

 

“这是谁呀?怎么没有见过?”

 

“莫老家的酒会,能出席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嗯,长的还真不赖,这身材这脸蛋比明星还好看。”

 

面对议论和猜测,宋暖面含微笑,从容淡定的接过侍者递来的一杯香槟,独自走到一处长桌旁,微微抿了口。

 

“宋暖?!”

 

忽然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宋暖循着声音转身看了过去。

 

不曾想,叫她的人,竟然是宋玥。

 

宋暖眉头微蹙,这个江城还真小,回来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竟然遇到宋玥两次了。

 

她站在原地,不作声。

 

宋玥快速的走到宋暖面前,压低声音,急切的询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不曾想真的是宋暖。

 

“很明显,我是来参加宴会的。”宋暖笑着回道。

 

“怎么可能?你哪儿来的请柬?”宋玥不相信。

 

这可不是一般的酒会,这是莫家酒庄,江城最顶级的宴会场所之一。

 

像宋暖这个没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进的来。

 

“这好像不需要你操心吧。”说话间,宋暖留意到宋玥脸上的神情不太正常,除了惊讶还有害怕。

 

上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样。

 

难道说,宋玥真的害怕见到自己?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宋暖心头疑惑云云。

 

宋玥望了一眼宴会厅,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她用力的抓住宋暖的手腕,“你赶紧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边说边想将宋暖拽出酒庄。

 

今晚宋暖无论是妆容还是打扮,都特别让人惊艳。

 

如果让宋暖出现在宴会厅上,势必会引起唐时言的注意。

 

这样一来,她苦心五年的伪装就很可能被揭穿了。

 

越想下去,宋玥越感到害怕。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

 

宋玥立马矢口否认,“我没有。”

 

宋暖看的出宋玥是在说谎。

 

可一时间,她又找不到宋玥说谎的理由。

 

眼看宴会要开始了,宋暖想到自己还有事要做,便甩开宋玥,转身进了宴会厅。

 

看着宋暖融入人群,宋玥狠狠的跺了下脚。

 

“宋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宴会要开始了。”宋玥正生气,莫家大小姐莫雪忽然从后面走了过来同她打招呼。

 

“我出来透透气。”宋玥笑着转身,看向莫雪。

 

说话间,她的目光落在了莫雪颈部配戴着的一条价值千万的钻石项链。

 

突然,宋玥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对付宋暖的办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