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卧室里被领导爽;小雪新婚被全村人玩

“好。”他欣然同意了。

 

“……”宋暖杵在原地,这不用和自己商量吗?

 

“明天,到这里,准时上班。”唐时言起身,将一张私人烫金名片交给了宋暖。

 

宋暖接过,还没有说上一句话,唐时言便转身出去了。

 

“莫爷爷,这?”

 

宋暖朝莫老爷子投去不明所以的目光。

 

“也是你师父的意思,是该出去历练历练了。”莫老爷子笑着回答道。

 

宋暖忽然明白了什么,郑重的将名片收了起来,“我知道了,谢谢莫爷爷替我安排。”

 

在国外,有师父铺路,她的确闯出了一些名气。

 

可是在国内,不用米娜这个名字,不暴露梅塞德弟子这个身份,她就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小新人,想要尽快出头,就必须要有一个一战成名的机会。

 

现在师父拜托莫老爷子给了她这样一个机会,她一定不能让他们失望。

 

“想明白了就好,回去好好准备吧,以后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莫老爷子欣慰的点点头。

 

宋暖朝他深深的鞠了个躬,告辞离开了。

 

回到公寓时,已经是午夜了。

 

宋暖将卧室的门轻轻推开,看着大床上熟睡的两个小宝贝儿,暖心的笑了笑。

 

“他们睡得真香。”江悦来站在宋暖身边,跟她一起在看。

 

宋暖将门关上,“今天辛苦你了,悦来。”

 

“不辛苦,我是他们干妈,照顾他们是应该的,倒是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江悦来好奇。

 

宋暖一边朝客厅的沙发走去,一边打着哈欠回道:“别提了,宴会上遇到一些麻烦,耽搁了见莫爷爷的时间。”

 

“麻烦?”听到这两个字,江悦来紧张起来了,跟在她身后担忧的询问,“什么麻烦啊,不打紧吧?”

 

“不打紧,都解决了,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呢。”宋暖在沙发坐下,从包里拿出唐时言的名片。

 

江悦来接过一看,惊呼道:“暖暖,你是怎么拿到唐总的名片的?”

  

  唐氏集团是东亚最大奢侈品集团,名下涉及了好几个蓝血品牌,香水,首饰,彩妆,鞋子包包什么的。

 

但奇怪的是,唐氏集团却一直没有涉足服装这一块,直到今年年初,唐氏集团终于开办了服装公司,可是由于没有好的设计师,导致服装公司成了唐氏集团旗下最垫底的子公司。

 

宋暖给自己倒了杯水,“是莫爷爷向唐总举荐我,让我参与唐氏‘浴火重生’的项目。”

 

“那太好了!”江悦来激动拍手,“以你的天赋,这个项目对你来说问题不大,不但唐氏服装能摆脱垫底的头衔,你的名气也会跟着大涨,到时候我们的心声也能靠你的名气打响,这简直就是一举三得的事啊。”

 

“是啊,所以接下来,心声就靠你一个人了,我要去唐氏待一段时间。”

 

“放心吧,交给我。”江悦来拍了拍胸脯。

 

随后,两人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发展计划。

 

等到江悦来走了后,宋暖去浴室洗了个澡,就钻进被窝睡了。

 

第二天,宋暖把两个孩子送进幼儿园,就打车去了唐氏集团。

 

站在唐氏集团的楼下,她拿出名片,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男人清冷的嗓音传来,“哪位?”

 

听到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宋暖莫名的有些紧张。

 

她微微提了口气,定了定神回道:“唐总,我是宋暖,我已经来到了唐氏的楼下。”

 

“我知道了,你稍等片刻,我派人下来接你。”唐时言干脆利落的交代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宋暖无奈,只好放下手机站在原地等待。

 

等了几分钟,一个身穿笔挺西装,浑身散发着精英范的男人走了过来,打量了她一眼后,开口询问,“请问是宋暖小姐吗?”

 

“我是。”宋暖连忙回道。

 

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你好宋小姐,我是唐总的特助程西,唐总让我下来接你。”

 

“麻烦你了程特助。”宋暖微微弯腰。

 

程西礼貌的笑了一下,随后做了个请的姿势,“宋小姐,请跟我来。”

 

“好。”宋暖提裙跟了上去。

 

到了总裁办公室,程西就下去准备咖啡了,独留宋暖一个人面对办公桌后,那个气势凌然的男人。

 

男人把手中一沓设计图放下,淡淡的目光朝她看来,“这是莫老爷子发给我的,说是你最优秀的几个设计,说实话我很失望,你的设计风格是小众的轻奢风,还达不到浴火重生项目需要的那种顶级奢华风。”

 

闻言,宋暖心中一凉。

 

他这意思是说,她被淘汰了?“不过……”男人忽然又开口了。

 

宋暖刚沉到谷底的心,又一下子提了起来。

 

她压下紧张,捏了捏手心,“唐总请说。”

 

“你的设计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还算有灵气,这样吧,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就先画十张浴火重生的初稿,如果初稿过了,我就让你担任这个项目的首席设计师。”

 

唐时言拿起一本标注项目资料的文件,放到宋暖面前。

 

宋暖垂眸看了一眼,确认道:“唐总说的可是真的?只要我初稿过了,就让我担任首席设计师?”

 

唐时言发现她眼神变了,变得坚毅了起来,眉尾一挑,“我从不骗人。”

 

“那好,这个首席设计师我当定了!”宋暖捞过面前的项目资料抱在怀里。

 

看着她脸上自信明艳的笑容,唐时言先是一怔,随后眸色微微暗了下来。

 

这时,程西端着咖啡进来。

 

宋暖意思的喝了一口,就提出了上班。

 

唐时言摆手,“带她去设计部,让宋玥安排。”

 

宋玥?

 

宋暖一愣。

 

是她想的那个宋玥吗?

 

  宋暖心怀疑虑的跟着程西去了设计部。

 

程西把她带到设计部主任的办公室门外,抬手敲了敲门。

 

门很快开了,熟悉的面孔从里面出来。

 

宋暖看着她,嘴角微不可及的抽了一下。

 

还真是宋玥!

 

她居然还是这里的主任设计师!

 

宋玥并没有发现程西身后的宋暖,撩了撩头发,期待的问,“程特助,你这个时候过来,是不是时言要见我?”

 

程西好似没有听到她这句话,往旁边走了一步,露出身后的人,“宋主任,这是总裁让我带过来的设计师,你安排一下。”

 

“设计师?”宋玥失望的皱了下眉,随后有些不耐烦的朝他身后看去。

 

这一看,脸色顿时大变,“是你?”

 

“宋主任好。”宋暖淡淡的打了声招呼。

 

宋玥眼角跳了跳,心里慌得厉害。

 

怎么会是宋暖。

 

宋暖为什么会来这儿?

 

看着眼前行为怪异的宋玥,程西眼镜反光,“怎么,宋主任认识这位宋小姐?”

 

“不认识!”宋玥立马否认。

 

然后又意识到自己否认的太快,反而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又补充道:“虽然不认识,不过昨晚莫家的宴会上,我见过这位宋小姐,所以这会儿看到她有些惊讶。”

 

说着,她隐晦的朝宋暖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警告宋暖不准拆穿她。

 

宋暖有些想笑。

 

其实不用宋玥提醒。

 

她本身也没有想跟宋玥扯上关系的意思。

 

然而宋玥见宋暖不说话,却以为她是被自己威胁到了,心里颇为得意。

 

“宋主任,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跟总裁复命了。”程西看了看腕表,忽然说道。

 

宋玥笑着点头,“程特助慢走。”

 

程西走后,宋玥表情一收,大力的将宋暖拉进办公室,厉声质问,“你跟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来这里上班。”宋暖甩开她的手,轻描淡写的回答。

 

“上班?”宋玥眯眼,明显不信,“你来上班,为什么不走人事,反而是程特助得了时言的命令亲自送过来,说,你跟时言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问题,她昨晚就想知道。

 

宋暖淡漠的看了宋玥一眼,“我想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宋主任,我是来上班的,请你为我安排工作位置。”

 

闻言,宋玥冷笑,“你连我的话都不回答,还想让我给你安排岗位?”

 

“所以宋主任的意思是,不给我安排?”

 

宋玥倨傲的抬起下巴,“是又怎么样。”

 

设计部没有设计总监,身为主任设计师的她,就是这里最大的。

 

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知道了。”宋暖叹了口气,转身就往门口走,“既然宋主任不给我安排位置,那我就去找唐总。”

 

“你敢!”

 

宋暖脚步不停,很直白的告诉她,还真敢!

 

宋玥气的咬牙切齿,“好,我给你安排,但愿你不要后悔!”

 

说着,她就先一步开门出去了。宋玥带着宋暖来到隔壁的大办公室。

 

一进去,宋玥就拍了两下手,高声道:“各位,先停一下手里的工作,我为大家介绍一位新同事。”

 

她一边说,一边把宋暖拉到人前,“这位就是我们的新同事宋暖小姐,宋暖小姐大学还没念完就肄业了,如今又因为某些原因来到了我们部门,以后大家可要好好照顾她啊。”

 

这话一出,办公室里的人看宋暖的眼神瞬间就变了,或轻蔑,或鄙夷,没有一个表示欢迎的。

 

见此情况,宋暖哪里还不明白。

 

宋玥这话分明就是要把推到她风尖浪口上,告诉众人,她学历低,是走后门进来的,让众人都来排挤她,试图让她在这里待不下去。

 

宋暖脾气再好,这会儿也有些火了。

 

她看着宋玥阴笑的脸,抿了抿红唇,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一个人影突然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表情十分着急的喊道:“姐,不好了,出事儿了。”

  

  宋玥很不满自己营造出来的气氛被助理打破,因此对助理没什么好脸色,“出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

 

“仓库……仓库的货架倒了!”助理双手杵着膝盖,喘气不匀的说道。

 

宋玥一听,猛地拽起助理的衣领,“你说什么?货架倒了?”

 

“是的。”

 

“那货架上那些布料呢?”宋玥开始急了。

 

助理吞了吞口水回答,“布料也倒了,现在几百匹布料全都堆在了地上,标签也散落得到处都是,分不清那些布料都是哪一类了。”

 

“该死!”宋玥气急败坏的推开助理,也顾不上针对宋暖了,抬脚就往仓库跑去。

 

其他设计师见状,也都跟过去凑热闹。

 

很快,大办公室里人都走光了,就剩宋暖一个人了。

 

宋暖抱着项目资料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去哪儿,想了想后,也跟了过去。

 

等她一来到仓库门口,就听到宋玥的咆哮声,“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些布料归位,一会儿下家就要来拿了!”

 

“可是主任,这些布料都是顶级货,很多我们都没有见过,我们怎么知道是什么布料?”有人弱弱的出声。

 

宋玥才不管这么多,指着说话那人,阴测测的道:“少废话,你们只有一个小时时间,要是一个小时后,这些布料没有归位,你们就等着受罚吧。”

 

门口宋暖听到宋玥这句毫不掩饰的威胁,好看的秀眉皱了起来。

 

宋玥让这些设计师归位布料无可厚非。

 

可有设计师根本没有见过这些布料,让他们在一个小时内归位这些布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这摆明了就是刁难嘛。

 

“不上班,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这时,人群外,一道冰冷的声音蓦地响起。

 

宋暖听到声音是从自己身后传来的,连忙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唐时言面无表情的走来,她微微颔首,从容的打了声招呼,“唐总。”

 

唐时言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继续朝前走。

 

他所过之处,人群自动分开,给他让道。

 

唐时言顺畅的到了宋玥跟前。

 

宋玥看着他冰冷的脸庞,心里有些发憷,但还是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时言,你怎么来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说我为什么来?”唐时言目光冷冽的扫过她,最后定格在地面那堆五颜六色的布料上,薄唇抿出了几分寒冷。

 

“宋玥,我记得我前两天就告诉过你,货架有问题需要维修,让你把布料早点给下家送过去,你为什么不照做?”

 

面对唐时言的质问,宋玥心虚的低下头,“我太忙了,所以……”

 

“这不是借口!”唐时言毫不留情的将她的话堵回去。

 

宋玥臊的厉害,两侧的手都紧紧的握了起来。

 

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责,宋玥只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尤其是这些人里还有个宋暖,让她更是无法接受,心里甚至产生了一丝怨恨。

 

但她不敢恨唐时言,便朝宋暖狠狠的剜了一眼。

 

宋暖一脸问号。

 

她站在这里,一句话也没说过,这样居然还能被宋玥迁怒上,实在是太可笑了一点。

 

宋玥的小动作被唐时言看在了眼里。

 

唐时言却未没多想,把视线转向了那群设计师,“一个半小时能把这些布料归位吗?”

 

“恐怕不行,这些布料很多我们没见过,也没接触过,所以要归位也只能调取入库资料,对比资料上的照片来做归位,但这样的话最快也要三个小时。”有设计师回答。

 

实在是这些布料太多了。

 

“不能再快点吗?”唐时言对这个结果明显不太满意。

 

合作的下家最迟一个半小时后就要来拿这些布料,怎么可能还等三个小时。

 

然而此刻却没人回答了。

 

见状,宋暖忽然举起了手,“不如我来试试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