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们的共妻H 婚后H甜室PLAY1V1

顾战霆急着去签合同,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叮嘱店长照顾好婉婉,等一个叫安安的人来接她。

顾战霆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安景去了卫生间,手机落在柜台上,是店长接的电话。

不过店长没有告诉她接婉婉的事,直到下班后才给安景讲,安景气的牙痒痒,但也顾不得跟她置气,直接奔向花店。

安景急急忙忙赶到时,见婉婉完全没事地坐在小凳子上,乖乖地等她来。

婉婉一眼就认出了安景,跑到安景面前,扑到她怀里。

“妈妈,妈妈,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婉婉以为妈妈不要我了,呜呜呜……”婉婉等安景等的忧心忡忡,以为安景不要她了,看到安景来了,伤心的哭,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婉婉你是想吓死妈妈吗!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万一你出了事,你让妈妈怎么办?”安景凶巴巴的,生气婉婉一个人跑出来。

看婉婉哭的伤心害怕的样子,安景的心像是被刀剐了,也意识到自己没控制好脾气,忙揉了揉婉婉的小脸蛋,柔声安慰:“婉婉不哭,是妈妈不对,不该这么凶的。”

“妈妈没有不对。”婉婉轻轻地摇头,“婉婉只是难过,难过自己做错事让妈妈担心了……婉婉以后不会乱跑了,可婉婉真怕妈妈不要我了,呜呜……”

“婉婉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宝贝别哭了。”

安景心里把店长恨的啊,想杀了她,耽搁这么久,让婉婉忧心。

“嗯!”婉婉很乖,不哭了,把一边的一大团康乃馨抱了过来,递在安景面前,笑得甜甜的,“呐,妈妈,母亲节快乐!”

安景愣住了,感动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为了不失态,连忙用手擦,她没想到婉婉不仅知道今天是母亲节,还偷偷从幼儿园跑出来给她买花。

心疼的紧紧抱着婉婉,“我的心肝啊,妈妈心疼死了。”

心里更是涌起一抹幸福感,值了,有婉婉这么乖这么懂事的女儿,她觉得自己再苦再累都值了。

婉婉一脸高兴,“妈妈,我把猪猪里的钱全都拿出来了,可还是不够买花。”

安景给婉婉的零花钱,实在不能跟其他小朋友相比,而且婉婉从来不乱花,她以为她存起来,是要给自己买什么。

安景想幸亏今天没拒绝售卖卖自己设计的那款珠宝,不然丢了工作,婉婉该怎么办……

“婉婉,妈妈以后一定更努力赚钱,给你好多零花钱。”

安景情不自禁的说,自己可以苦,但不能让婉婉也跟着受苦。

“妈妈,你要注意身体哦,有妈妈在身边就好了,妈妈赚钱还要学珠宝设计呢。”

原来婉婉知道她睡着了后,安景偷偷爬起来画珠宝设计图稿,婉婉知道她的梦想和幸苦。

太心疼人了,安景心里满满的幸福,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就在店长和店员的注视下流了出来。

那店长和店员这也才得知婉婉原来这么懂事,感动的望着婉婉和安景。

店长感叹安景真幸福,那店员愧疚先前她要赶走婉婉,要知道如此,她肯定要不让婉婉花钱,满足她的小心愿。

婉婉还太小,不能明白安景在哭什么。

她抬手去擦安景的眼泪:“妈妈,你为什么要哭啊,今天是你的节日,不能哭哦,要幸福要开心!”

安景连忙擦开眼泪,转移注意力,问:“你这花是怎么来的?”

“是一个漂亮叔叔买的,要我送给你。”婉婉一想起顾战霆就开心。

“漂亮叔叔?”

安景一头雾水,看了眼店长。

店长摇头笑了笑,安景没有再问,向店长表示感谢后带着婉婉走出花店。

安景牵着开心的婉婉回家,一路上问了些问题。

“婉婉,那叔叔还有没有说什么?”唔……有,叔叔说,他要做我爸爸。”

“啊?”安景显然没想到会是这句话,“真是个奇怪叔叔……婉婉,以后看见了还是躲起来,千万不要跟陌生叔叔走,知道没有?”

不会是人贩子吧……

“可是妈妈,那叔叔说他不是坏人耶。还说下次我还能跟他见面,我还要准备礼物给他!”

“小笨蛋,坏人都说自己不坏啊,这你也信?”

不过安景也好奇,是谁这么奇怪,等回到家,安景掏出电话,打了过去表示感谢。

“喂,安安吗?婉婉接到了没?”

可哪知,电话一通,顾战霆比她还急,率先开了口。

安景整个人呆住了,直接掐断了电话。

她浑身颤抖,心中涌起了惊涛骇浪,万万没想到给婉婉买花的人竟然是顾战霆!

安景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不能让顾战霆知道婉婉是他的女儿。

一旦顾战霆知道,安景清楚,他会毫不犹豫夺走婉婉。

顾战霆被挂了电话,眼神有些阴沉,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

女儿可爱到让人心疼,母亲却不怎么样,竟然这么没有礼数,先前还觉得她不错呢。

安景经过仔细询问婉婉,确定顾战霆不知婉婉是他女儿,才安心。

洗完澡后,安景带着婉婉出门去见程念,她们约好一起吃火锅。

“念姨,你又变漂亮了,婉婉想你啦。”

一看到程念,婉婉就要程念抱,程念将婉婉抱起来后,婉婉在程念脸上亲了一口。

“嘴太甜了吧,再亲一下!”

程念点了一下婉婉鼻头,把脸侧过去,婉婉又亲了一口,安景让婉婉下来,婉婉搂着程念脖子撒娇就是不下来。

火锅吃到一半,程念试探性的问,“安景今天的那个禽兽你以前认识?”

“不认识。”安景果断回答。

安景并不是有意程念隐瞒什么,只是觉得跟顾战霆的事没有必要再提。

提一次痛一次,这些年,她都在努力忘掉他。

“今天我鲁莽了!”程念心有余悸,“我上网查了下,那人是顾氏财团的掌门人,顾战霆,我们确实得罪不起。”

说完,程念看了眼安景,她有很多疑惑要问,比如顾战霆为什么见到安景跟见到仇人似的。

见安景神色不好,没有继续问下去。

不过她却想起来另一件事来,不禁问道:“哎,你设计的珠宝图纸,不是投稿到国外一家大型珠宝公司了吗,人家看上了没?”

“还没有回复,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将梦想坚持下去。”

“看你图纸的人,肯定没有眼光,反正我就是觉得你有超强天赋,时机一到一定会大放光彩,我还巴望着你成为著名珠宝设计师,要沾你的光,可千万别放弃,一定要坚持!”程念劝道。

“妈……,千万不要放弃,妈妈的努力一定会有回报的,相信婉婉!”婉婉头靠在安景肩膀上,安慰安景。

“好,妈妈答应你,不会放弃梦想!我们一起加油,以后你也要努力学习。”

安景伸手摸了摸婉婉肉嘟嘟可爱的小脸蛋,心里满满的幸福。

有程念这样的好朋友,有婉婉这样的女儿,安景感到幸福满满。

虽然目前困难重重,但通过自己的努力,以后一定会变的越来越好。

这时,程念从包里掏出两叠红票子,递在安景眼前。

“这是干嘛?哪里来这么多钱?”

安景惊异的望着程念。

“余欢赔偿的。”程念将经过给安景说了一遍。

安景道:“你知道我不会要,还给我?”

“余欢硬扔的!你就拿着吧,何况婉婉上幼儿园需要钱,还有你不是一直没舍得送婉婉去兴趣班吗?有了这些钱她就可以学知识了,再说了他们欺负你本该赔偿,大不了以后还他。”程念说。

“好。”安景听说钱是余欢替顾战霆给的,也就不再犹豫,毕竟婉婉他是婉婉的亲生父亲,这钱用在婉婉身上不算过份。

婉婉在幼儿园听说别人孩子上兴趣班,非常羡慕,虽然她知道妈妈没钱,一直没跟安景提,但安景能看出婉婉对兴趣班的渴望,因为缺钱,委屈她好久了。

现在有了这笔钱,这个事情就解决了。

安景没有矫情,收下钱塞进了包里。

吃完后,安景和婉婉回到家。

她们住的是一个破旧小区的廉价出租房,环境非常差,因此房租也非常便宜。

逼仄的卧室里除了一张床外,就是安景用来进行设计的桌子,上面堆满了图纸,安景将婉婉哄睡着后,爬起来继续修改设计稿,直到深夜两点多才睡觉。

第三天,安景去了安心南的订婚礼现场。

为了看到辰辰,她无可选择,错过了也许就再也见不到辰辰了,顾家的大门可不是轻易能进去的定婚礼在海城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举行,酒店停车场停满了顶级豪车,从保加利亚空运过来的卡赞勒克玫瑰装饰现场,娇艳欲滴芳香扑鼻,最名贵的香槟美酒摆满酒桌,订婚礼每一处都露着一股只属于豪门的奢华尊贵之气。

这里的每一个女人都穿着精致名贵的晚礼服,然而只有安景穿着普通,甚至有些寒酸。

不过,安景并不在意这些,她虽然穿着普通但非常干净利索,她的目的是见辰辰,不是参加订婚礼。

何况,何况订婚礼的主人是安心南和顾战霆,就更没有必要打扮的那么精致了,她的身份只是可怜的前妻。

只是站豪门的宾客中,安景的装扮显得就太突兀了,来来往往的都是名媛贵妇,见了安景的打扮少不了指指点点。

安景不管他们,目光四处找辰辰,可儿子就跟故意躲着似的,转了大半天连辰辰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没找到辰辰,却看到她的店长,带着一众店员,出现在现场,她们显然把这次机会作为进入上流社会的契机,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游走于名流之间打着招呼,这些社会名流他们平时是很难见到的。

只有程念,因为要照看婉婉,没有来。

安景的出现,立即引起顾安两家人的注意,他们完全没想到会在这个订婚礼上,再次见到安景。

四年不见,安景不仅变得更加漂亮,而且更加韵味十足了。

安心南一阵不舒服,她本就嫉妒安景比她漂亮,而且当初顾战霆答应安景生下孩子就结婚,可后来顾战霆去了国外一年,回来后一直找各种借口没举办婚礼,现在才举办的仅仅是“订婚礼”,安景的出现令她非常不安。

“四年前,你答应我不会出现,为何今天出现在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快步走到安景面前,安心南压低声音愤怒地说。

“明知故问?当然是来参加你们的订婚礼呀。”

这一刻安景终于鼓起勇气,不再害怕,而是冷冷一笑正面回应安心南。

即使记得安心南的威胁还在,但既然无法躲避,就没有必要再对她低头容忍。

“别耍花招!你要是敢在这样权贵云集的场合闹事,让安家和顾家丢脸的话,他们可是要狠狠收拾你的,你还再梦想进入豪门,那是痴心妄想!还有别忘了,四年前答应我的事。”

安心南眸光阴沉地扫了眼安景。

她竟然敢再订婚礼出现,把自己的四年前的话当耳旁风吗?

“你想多了,我什么都不想做。”安景本来不想和她说话,偏偏安心南自己撞上来,安景打量了一眼安心南,“还有痴心妄想的不是我,有人不能生育,却一直想入嫁豪门,一等就是四年……”

说出这些话,安景心里极致的痛快。

“啪!”

安心南气得脸色铁青,回手朝安景脸上打了一巴掌,“收起你那不干净的嘴巴,给我滚出去!”

安景的脸被打得偏过去,这场订婚礼安景来的本就不自在,安心南还要打她,这让安景愤怒值爆表。

“安心南,你若还像以前那样对我,我会跟你拼个鱼死网破,这样的场合你都不顾脸面,我还怕什么。”

安景欲扬起巴掌反击,可是巴掌胳膊还未抬起来,安心南就非常“配合”的捂着脸,“哎呀”一声惊叫,倒在地上“疼”的直叫。

安心南的这种演技,安景早就见识过了,每一次她都得逞,因为安景的地位低没有人相信她的解释。

安景这次也不打算解释,转身就走,但顾老太太一行人,已经走了过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