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高H各种场合全肉

看到顾然皱着眉头努力隐忍吃了屎不能吐出来的样子,她就更加爽。

可是想到前几天她被叶俊驰的种种羞-辱,她就来气,于是干脆什么话也不说,贴着他的手狠狠地掐他。

叶俊驰差点跳了起来,更加紧地楼主水木莹,眼底都是宠溺的笑:“木儿,你觉得我刚才的话是否有理?”

他把她搂得快喘不过气,她只得干笑,顺手又狠狠捏他的手臂,“有理!你最有理了……”

水木莹刚说完就听到了冷哼声,是顾然,哼了一声:“欢欢,我们走!”他是直接抓着冷欢欢就走的。

冷欢欢这次不肯走,她抓着顾然朝叶俊驰冷笑,“我倒要看看,这么一大笔钱他怎么付!别为了一些不相干的女人打肿脸充胖子,丢人又丢钱!”

冷欢欢说完,水木莹也急了,这叶俊驰,他既然不是叶氏集团的叶俊驰,她也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钱!

眼睁睁看着导购算好了账来收钱,水木莹手心都冒汗了,于是提醒,“叶俊驰,要不这么算了吧!出了糗,丢你脸不要紧,我也跟着丢脸的……”

叶俊驰轻描淡写地扫了她一眼,一副你死没良心的表情,水木莹低头,当成没看见!

“先生,是刷卡吗?”导购问。

叶俊驰没有回应,只是在翻口袋,他实在没带钱的习惯!

“噗嗤!”对面的冷欢欢见状笑了起来,“没钱就没钱!这么耍导购可就太没素质!”

水木莹扶额,早知道她就该先溜的!连顾然都挑眉,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她悄悄放开叶俊驰的手,算了,她先滚了吧!

“支票。”叶俊驰先一步抓住落跑的水木莹,把她扣在自己怀里。

这次是店长过来接支票,看着那一连串的零,再看一眼支票上的签名,他完全愕然地睁大眼睛。

这是叶氏银行专有支票!能拿出这种支票,而且还是姓叶的,除了叶氏集团高层或者是叶氏总裁本尊不会有任何人!这家旗舰店可是叶氏集团名下产业,他要是收了总裁大人的钱,不是存心找死!

“您是叶……”店长差点就要跪下了,传说中叶氏集团总裁就在他眼前啊!

叶俊驰悄无声息啊地抬住他下跪的双腿,“说话,这些钱买你们的衣服,够?”

“不不不……”他哪里敢收叶总的钱,这间店不过是叶氏产业下九牛一毛的小店而已啊!

“不够?!”叶俊驰声音陡然下降。

“哈哈哈!”冷欢欢听到立马笑了起来,顺带抓着顾然一起笑:“顾少!我就说嘛!人家这就是打肿脸充胖子!瞧瞧,这下丢人又丢钱了吧!”顾然也跟着勾了勾唇角,顺带扫了水木莹一眼。

水木莹掩面就听到店长惊吓地喊:“不是不是!是本店找不开!实在找不开那么多钱!不需要……不……不需要那么多钱……”店长都结巴了。

冷欢欢的脸一下子僵硬,连顾然的脸色也难看,他这顾少在场,风头却全被叶俊驰占尽了。

水木莹心里欢快了,而叶俊驰一甩手就把她搂怀里,走去门口,“木儿!咱们走!去别店看看,还有没有你喜欢的!要什么,就买什么!”

水木莹配合地娇羞了一下,“不用了啦,够穿了呢!”

“先生!这钱实在找不开!”店长追着喊,他是根本不敢收总裁大人的钱啊!

“不必找!”叶俊驰潇洒地丢下一句。

店里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在叶俊驰面前瞬间缩小,他们几乎是仰望着看叶俊驰抱着佳人大步离开。

“那位先生到底是谁呀!好帅好酷啊!”店里其中一个导购忍不住问。

“这……这一件衣服就得多少钱!整个店的衣服!天哪!做他的女人得多幸福啊!”客人甲直接快要晕了。

“……”

“您慢走!您慢走!!”直到叶俊驰的身影不见了,店长还在深深地鞠躬,不敢起身。

冷欢欢盯着叶俊驰就更加是瞠目结舌,她真是不敢相信,水木莹那破鞋离开顾然竟然找了个比顾然还阔绰的!简直太可恶,太可恨!

而顾然却望着水木莹离开的方向,听着店里那些人的嘀咕声,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

“叶俊驰,玩够了吧,放开我!”一离开顾然的视线,水木莹就推开叶俊驰。

叶俊驰是猝不及防被推开还踉跄了一下,“你这恶毒的女人,利用完本少就踢开!恶毒的女人!”他还重复了一遍,然后直接生气地转身大步走开。

“……”水木莹眼角一跳,也觉得自己有些恩将仇报,于是追上去,“叶俊驰!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水木莹追上来,叶俊驰脚步更快,这女人可真够没心没肺的,刚才她以为他没钱,自己差点就溜了!想起来真带气!

“哎呀别生气了,之前的事我都不计较了!就算你上次对我揩油……叶俊驰!你你!你上次都对我做了什么!”她是突然想起来,对啊,揩油这事不能不计较啊!

叶俊驰挑眉停住脚步,转身水木莹就撞了上来,他顺手抱住她,“我对你做了什么,这样?”说着他俯身在她唇上扫了一圈,水木莹愣住了,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叶俊驰。

她反应过来,狠狠地踩他的脚,他轻易避开,她继续踩,他又避开,她怒:“叶俊驰!你是恋唇癖啊你!”

叶俊驰微微眯起了眸子盯着面前的女人,“你说对了。”

他好像为了证明她的话是对了,又低头去吻她,她呜呜着拍打他的胸口,大庭广众她又气又急,路过的人却只当情侣间的接-吻,低笑着走开了。

“咳”一声干咳,让水木莹像被电击了一样,卯足力气推开面前的男人。叶俊驰意外她突如其来的力气,侧头就看到顾然怀里抱着冷欢欢,往他们这边走来。

水木莹完全不知所措,像个被当场抓-奸的女人,神色慌乱,他去抱她却被她直接推开,他虽然不悦却没再上前顾然从她身边走过,脚步停顿了片刻,“这才是你离开我的原因,水木莹,你不过如此,真令人作呕。”

水木莹抬头愕然地看着他,顾然眼底的厌恶毫不掩饰,她真觉得可笑,他一手抱着冷欢欢,怎么好意思在她面前说这种话!

“顾少!”水木莹的肩膀被抱住,是叶俊驰,抱着她面对顾然,“听说你是木儿的前男友,真是感谢你把这么好的宝贝让给我,不是你,木儿也不肯接受我。”

水木莹愕然地睁大眼睛,这货在说什么啊!

顾然的脸色难看到极点,“这么说,你们还真是……”

“情侣!刚才我们接吻,不是看见!怎么,不觉得很甜蜜?木儿跟我一起就是开心!对吧,木儿!”叶俊驰轻抚旁边女人的脸颊,满眼宠溺。

“不是……叶……那个……我……”水木莹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走吧宝贝丫头。”叶俊驰更加宠溺地抱紧她,又对顾然身边的冷欢欢点头,“本少最该感谢你,要不是你这小三,木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接受我!”

“你!你骂谁呢!”冷欢欢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本少是在夸你,怎么连这都听不出。”叶俊驰挑眉,抱着水木莹大摇大摆地走开。

!!!!冷欢欢明明想要骂人,可是完全不知道骂什么好,叶俊驰骂人不带脏字,她怎么回骂啊!只能抱着顾然的手臂撒娇,“顾少!你看他们这么欺负人!”

顾然盯着水木莹离开,拳头紧握,却无话可说。

看着背后的两人再次吃屎的模样,水木莹不得不佩服身边的男人,这是何方神圣啊!如此BOSS级别的人物,顾然跟他比,简直弱爆了!

“不要这么迷恋地看着我。”叶俊驰目不斜视淡淡地说。

水木莹翻白眼,再次推开他,扭头终究是忍不住看向顾然离开的方向,三年了,那么多个日夜,她似乎习惯有他在身边,现在她突然觉得那么空落落。

又这么把他推开了?在她眼里,顾然是宝贝,他叶俊驰还真是白菜一样的存在!

从顾然出现开始,她的一系列反应他都看在眼里,这个女人明明就那么在乎,偏偏装作什么都无所谓。

水木莹独自走开了,顾然的视线不在,她连跟他多待一秒都不愿。

叶俊驰微微皱眉,终究是追上,“我比他帅。”

水木莹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叶俊驰也跟上继续说:“我比他有钱。”

水木莹想起顾然的话就来气,看着顾然抱那女人,她就气得想杀人!她是真装不下去了!

叶俊驰这次挡住她的去路,不等他开口,水木莹说:“你还比他恶毒!”

他挑眉,不置可否,“既然如此,你不如考虑考虑我。”

“你有病吧!咱们不熟!额……”水木莹发誓她真的没有看清眼前的男子是怎么出手的。

因为等她看清,他的舌尖已经在她唇上扫了一圈。

他舔了舔唇角问:“这样算不算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