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撞一下连在一起,小东西几天不见喷到处都是水

他放在身上的手腕因为用力已经青筋暴露,但没有办法动弹分毫。

 

“沈小柒,出去。”

 

夜司墨压抑着声音怒吼,脸色难看。

 

沈小柒澄澈的眸子微微转了转,落在他连攥拳都没法用力的手上。

 

“你发病了?”

 

何止是发病,看起来比每次都严重,人醒着,却没有办法动。

 

“我叫你出去,听不懂吗。”

 

床上的夜司墨又重复了一句,那双本就猩红的眸子,此时已经被癫狂取代。

 

他,似乎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和每次都不一样的发病征兆,一次比一次痛苦的折磨。

 

本能的,他不想让沈小柒看见他这样。

 

沈小柒:“我……”

 

她想说,我也许可以帮你,却被男人咬牙切齿的无情打断。

 

“出去!”

 

沈小柒准备掏银针的动作一顿,轻轻的咬唇。

 

这样近乎癫狂的夜司墨是她没有见过的,也有些害怕。

 

可是此时,她知道,自己不能出去,这一次她本就是带着目的来到夜家,而掌握和夜司墨谈条件的筹码,现在是最佳的时机。

 

沈小柒眸色幽幽的直视着夜司墨的眼睛,没有丝毫闪躲:“你现在有病,我略懂医术,可以给你治疗。”

 

因为痛苦,夜司墨薄唇已经被咬出了一道血痕,他紧紧的抿着唇,几乎是用尽全力的从喉头吐出了几个字。

 

“不需要,滚!”

 

沈小柒忙将房门关严,怒瞪着床上的男人:“夜司墨,你有病吧?不识好歹,还对我发火?”

 

“现在除了我,你这个样子,谁能过来救你?”

 

沈小柒有点委屈。

 

平时可都是她在伺候他的。

 

“我叫你出去,你没听到吗?”

 

这声怒吼,却是声音大的将沈小柒拿着银针的手吓的一抖。

 

手中的银针瞬间掉在地上两个,她平时最是宝贝这些东西,此时也不禁有些怒了!

 

她回头,正想要跟男人对着吼的时候,却发现,他整个人因为疼痛扭曲的蜷缩在床铺上,那张俊脸已经泛出了黑紫色,比刚刚更加吓人。

 

“喂,你给我挺住啊!”

 

沈小柒吓了一跳。

 

夜司墨狭长的眼角越来越红,想要将她推开。

 

沈小柒趁机把了下他的脉搏,发现他体内有两股不规则的律动,就像是毒药,在争取最大可能的蚕食他的身体。

 

他这是,多年的剧毒,且中毒的种类繁多……

 

原来之前她察觉到的那种滞涩感,在他毒发的时候终于找到原因。

 

犹豫的功夫,疼痛使得夜司墨浑身痉挛,甚至已经汗湿床铺。

 

“别动,我帮你施针。”

 

“我不需要!”

 

“啊——”

 

“你干什么?”

 

夜司墨拒绝沈小柒帮忙。

 

沈小柒却比他眼疾手快,已经下手。

 

她的动作很快,几乎不用看就找到了夜司墨的穴位,扎了下去。

 

直击要害。

 

针刺三分,入药……

 

手心的药粉暗暗捏出来的同时,她忽然间想到,要彻底治好他身上的病,还有多种毒药,时间漫长不说,很有可能就会暴露她是神医白久。

 

动作一滞,沈小柒终究还是咬了咬牙,在夜司墨昏厥之前,只暂时的帮他稳定了病情。

 

至于根治这男人的病……他体内某种毒素太过于复杂,她还需要从长计议。

 

身边,男人睡得很沉,即使是睡梦当中,他眉头也紧紧皱起,周身充满防备。

 

夜司墨,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沈小柒轻叹口气,正要起身离开,脚下的动作忽然一窒。

 

她低头,衣袖正被夜司墨紧紧的攥在手心,无论她怎么使力,都无法撼动分毫。

 

夜司墨似乎是成心不让她走,就连睡梦中都没有一点要放开的意思。

 

眼中划过懊恼,沈小柒气的想要拿出银针扎他,想了想,还是收了手。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她也累的不行,索性就着夜司墨的手腕,直接躺在床上。

 

同床共枕,和衣而卧,两人之间的距离忽然近的几乎为负数。

 

夜司墨的长相,无意是不多见的帅气,俊朗的眉峰微微蹙起,冲淡了些他平时的凌厉,立体的五官,高挺的鼻梁,每一处都如大自然鬼斧神工一般,恰到好处。

 

看着看着,沈小柒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这么一看,自己嫁过来好像也不是很吃亏,老公长得好,一言不合,还能倒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揩油。

 

这般想着,她也没客气,小手直接顺着夜司墨的衣领,滑溜溜的钻了进去。

 

一、二、三、四、五、六……七!

 

差不多能有个七块吧,手感触感俱佳,尤为上乘。

 

她在这边美滋滋的揩夜司墨的油,揩着揩着,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听着身边夜司墨强有力的心跳,沈小柒这次比往日都睡得踏实。

 

夜司墨醒来的时候,晨光熹微,天边渐渐泛出了一丝鱼肚白。

 

有一瞬间,他是怔忪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在清晨醒来。

 

生病以后,他要随时面对自己身体的不受控制。

 

微微动了下身体,夜司墨这才发现,他身边还睡着一个女人。

 

微红的小脸,原本潋滟的眼睛安静的闭上,散发祥和,特别是此时,她粉嘟嘟的唇嘟起,更是凭添了几分诱人的滋味。

 

他一向是个清心寡欲的男人,可此时却喉头一紧,沉睡了多年的欲望,隐约有冒头的趋势……

 

他们齐齐叫嚣,朝着他下腹窜去。

 

夜司墨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朝别处看去,却没有想到,顺着这女人的手,他看见的东西,瞬间让他脸色黑沉到了极致。

 

沈小柒的手,还依旧保持着昨晚揩油的姿势,正不偏不倚的覆在他胸上,这种感觉,他应该是本能的排斥的。

 

可此时,他也只是有一瞬间想要将人推开,剩下的,他迟迟没有动手……

 

好像,这女人也不是那么讨厌。

 

夜司墨动了动身子,将怀中的小女人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抱着,困意,再次来袭。

 

——

 

沈小柒是被手腕处,手环的震动吵醒的。

 

这是她收到来电的讯号,电话在她自己的房间。

 

她伸手,轻手轻脚的从夜司墨的怀中出来,还很贴心的给夜司墨凌乱的衣服整理好,消灭罪证,离开。

 

手机那边的人没有得到回复,锲而不舍的又一次打了过来。

沈小柒眸色微沉,能这么打电话的,除了她那个父亲,还能有谁?

 

她从床铺的一角,摸索到了那款小巧的粉色手机,接通了电话。

 

她声音很轻,没什么情绪,“喂,爸。”

 

沈修正训斥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小柒,你妹妹和王总的事情,都是你害的!”

 

“现在你妹妹在家里要死要活,就连王总都说不会放过我们!”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沈小柒并不意外,而是将电话拿的远了一点,反问,“爸,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苏茉香没有告诉你?如果我说是沈婉宁要得到资源,换我陪睡,你也不管?”

 

电话那边的苏茉香听沈小柒这么说,赶紧假惺惺的诉苦,“修正,哪里是我故意把小柒送过去的,还不是因为咱们沈氏资金短链,急需要注资,小柒是沈家的女儿,本就应该出一分力。”

 

沈小柒冷笑,“阿姨,沈家有两个女儿,还有你女儿沈婉宁,你怎么不让她出力?”

 

提到沈婉宁,苏茉香整个人都变得骄傲又得意。

 

虽然婉宁小的时候,她母女二人被养在外面,受了不少的嘲讽,但是自从沈小柒的亲生母亲走了以后,那就是她们的天下。

 

她被沈修正接回去以后,没少使用手段取得欢心。

 

沈婉宁又继承了她的美貌,人美嘴甜,被誉为第一名媛,美人加才女,谁见到苏茉香都要夸上一句她生了一个好女儿。

 

小时候沈小柒和沈婉宁关系还不错,那时的沈小柒聪慧过人,无论哪一方面都压了沈婉宁一头,不过,沈小柒被丢在外面那么多年,早已经养废了,还拿什么跟她的女儿争?

 

“修正,你看小柒说的什么话,她怎么能这么不孝?”

 

果然,沈修正也不悦了,他对着电话,沉声道,“小柒,不要怪爸爸偏心,现在不是你妹妹不能原谅你,是你得罪了王总。”

 

“明天晚上你准时来见王总,还有婉宁都在,你要亲自给王总道歉!”

 

道歉?

 

沈小柒果断挂掉电话。

 

大而明亮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看来这把火还是烧的不够旺啊!

 

原本以为沈婉宁一事,会给他们一个警告,不要挡了她的路,谁知道,一点教训都没有,反倒变本加厉。

 

“好啊,我亲爱的爸爸,我就陪你们玩到底!”

 

——

 

彼时,沈家内里一片狼藉。

 

沈婉宁三天不敢出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舆论、嘲笑让她抬不起头,特别是看见那些电子设备,就忍不住砸个稀巴烂。

 

那里面,关于她的新闻太多了,太多了!

 

“沈小柒,都怪你,我恨你!”

 

苏茉香瞅着她这模样心疼不已,连忙走上前安慰:“宁宁,我的小心肝,你可千万别伤到自己啊!”

 

“妈一定不会放过欺负你的人,你不要在伤害自己了!”

 

沈夫人眼神中流淌着恶毒的神色,将宝贝女儿揽在自己怀中宽慰:“你千万不要难过了,这点事情打不倒我们的,咱们母女身后不还有你爸爸吗?”

 

沈婉宁不甘心的拧紧了手中的纸,“你是说爸爸?”

 

她以为,沈小柒毕竟还是沈家的亲生女儿,父亲不会那么轻易下狠手。

 

“没错。”苏茉香却笑了,“你爸爸已经答应要出手对付那个小贱人,你就在家里面等着看那小贱人吃亏就是了。”

 

“你爸爸动手,可不会那么轻松就让沈小柒那个贱人轻易的逃脱,定然会让她这回不死也脱层皮!”

 

“这样一来,也就明白,你爸爸心里是真的不惦记她那个下落不明的妈了,不然怎么能忍心这么做?”

 

苏茉香眯着双眼,双手掌心轻轻拍着女儿的肩膀,脸上尽是看到沈小柒跪在他们面前求饶的得意。

 

“妈,那你怎么不早说。”

 

“要是这样,我早点去求爸爸好了,也不至于……”想到自己的戏份就这么被搅黄了,沈婉宁一脸的不甘心与怨毒。

 

“好啦好啦,宁宁,我的小心肝儿,不就是个戏份吗?凭着咱们沈家的关系,从哪儿还不给你找回来?”

 

“你就安安心心的待在家里面,别再闹了。我跟你爸爸收拾了那小贱人,自然会想办法再帮你争取的。”

 

苏茉香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胸有成竹。

 

“真的吗?”

 

沈婉宁总算是破涕为笑。

 

扬起的明艳脸庞上,尽是对沈小柒的憎恶与恨意。

 

“那当然,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沈婉宁的情绪总算是在苏茉香的多番劝阻之下,平稳了。

 

……

 

沈小柒正呆在夜家,百无聊赖的晒太阳。

 

今天的工作,她差不多完成了。

 

夜家的佣人虽然还是盯她盯得很紧,不过,总算是没有太管着她,还是让她有了一些自由的空间。

 

“喂,沈小柒吗?”

 

突然,电话响起。

 

沈小柒只是看了一眼,便眯着双眼接起来。

 

“我是,你是……”

 

那个人没有说他是谁,只是声音严肃的提醒沈小柒,“我是谁不重要,有人让我提醒您,今天与您父亲在酒店的碰面,您最好还是不要去为妙。”

 

“有诈。”

 

电话那头,陌生人说完这些话,就收了线。

 

沈小柒不由得皱眉,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许久,试着往回拨这个号码,却只能听到是忙音,或者直接提醒她是空号。

 

她忍不住好奇,究竟是谁想要帮她?

 

这个号码,是专属于沈小柒的,和任何身份都无关,更没有几个人知道。

 

视线里,沈小柒忍不住看向位于夜家二楼,主卧的方向。

 

难道是他……

 

“算了,眼下手头的事情重要。”

 

父亲竟然真的忍心为了苏茉香那对母女,亲自设下陷阱来制服她。

 

钱,看来早已经比任何一样东西都重要,就像是她的母亲,曾经被父亲那么的深爱过,还是说遗忘就遗忘了。

 

这个认知,让沈小柒的内心中不由得轻微抽痛了一下。

 

虎犊还不食子,亲生父亲竟然如此对她,她怎么能不伤心?

 

“不过爸爸,是你先无情无义的,这就不能怪我了哦……”

 

沈小柒微微喃喃,唇角,渐渐抿起一抹狡黠弧度。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

 

经历了一整个晚上的洗礼,夜司墨悠悠转醒。

 

刺眼的白光依旧有些不适,他睁开双眼,并没有和平时那样看到沈小柒窝在窗边的沙发上发呆。

 

一时间,不禁愣了一瞬。

 

这种空落落奇异的感觉,让他眉头皱了皱。

 

回忆昨晚,似乎很多事情都已经记不清了,他早已习惯了那样的痛苦,唯一记得的,是沈小柒担忧看着他的,一双翦瞳楚楚可怜。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

 

“哎,现在夫人不在,这少奶奶真的是越发的没了规矩,这人呐,说走就走了,一走还是一整天!”

 

“啧,她以为她是谁呀!”

 

“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佣人满脸不屑的从夜司墨的房门口经过。

 

“一整天?”

 

夜司墨看了眼时间,这会儿日头西斜,的确是已经快要到傍晚了。

 

这女人,出去干嘛了?

 

夜司墨双眸意味不明的眯了眯,趁着四下无人,悄然起身。

 

最终,在夜家最隐蔽的密道里,消失无踪——

 

这会儿,沈小柒却是悄悄的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把自己易容成了白久的模样,出现在与沈父约定好的酒店。

 

表面上瞧着样貌平平无奇,没什么亮点。

 

与沈小柒本来的模样相差甚远。

 

不过,白久的那种独一无二的气质,却是让酒店中的人频频回眸,不明所以的被她吸引。

 

“等下人来了,你们按照计划办。”

 

房间里面,一个男人正在打电话,对方正是沈修正。

 

“我们懂得,沈总,您放心。”

 

几个打扮成酒店住客的男人就藏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等着沈小柒自投罗网。

 

“小姐,就是这间。”

 

沈小柒在酒店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房门前,给了那人小费后,微眯着一双眼眸,敲响了房门。

 

“谁呀?”

 

里面的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一个人按着计划好的,装成是沈修正的秘书,上前来开门:“沈……”

 

正要喊人,抬起头,发现是一张与印象中完全不同的脸庞时,那个人马上变了嘴脸,朝着走廊的左右看了看,生怕节外生枝。

 

“干什么的,不认识你!”

 

“没事别乱敲门,看好了门牌,把这当你家了啊,赶紧给我走!”

 

那人的脸色不大好,就要驱赶走沈小柒易容的白久。

 

“大哥,我没走错呀,这里不就是2021号房间吗?”

 

为了证明自己没认错,沈小柒微笑着,又指了指门牌。

 

“2021?”

 

“这里明明就是2020……”

 

那个人皱眉,疑惑的把头伸出来,就要去看门上的标志。

 

沈小柒就等着这个时间,趁着那人将头探出来的功夫,手中的药粉按按捏起,然后,直接朝着那人的鼻腔撒了进去。

 

这个位置,能让人当场昏迷,悄无声息!

 

“唔——”

 

随着那人白眼一翻的就要倒在地上,沈小柒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顶起膝盖,将男人从门口推了进去。

 

“怎么回事?”里面有人出来询问。

 

沈小柒已经关上房门,早有准备,拿出了事前便备好的一根催眠项圈,骤然间放在了男人面前,对着他开始摇晃。

 

“说,沈修正人在哪?”

 

甜美的气质,温柔的微笑,再加上那一身无害又令人莫名向往的气韵,很快的,房间内的人便失去了自主意识,伸出手朝着旁边指了指:“沈修正在隔壁。”

 

男人目光呆滞,嘴角还流着口水,一看就是个色胚。

 

“确定吗?”

 

沈小柒笑了笑,得到了答案以后,立马收起来手中的催眠项圈,一掌将男人劈晕了过去。

 

“切,真是没用。”

 

略微有些鄙夷的看了眼地上被自己解决的两人,她转身出了房间。

 

等到站在隔壁,一左一右的房间门口,沈小柒顿时犯了难。

 

因为之前男人是被催眠的状态,指的隔壁也就是抬了抬手而已。

 

这会儿,她凌乱了。

 

早知道就直接问房间号了。

 

“不管了,先去2022瞧瞧。”

 

她并不介意走错房间,反正沈修正一个人也成不了大事,还不是任由她揉捏。

 

2022号客房中,这会儿,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却面对面坐着,似乎正在洽谈一份合同。

 

仔细看坐在正中央,一脸不可一世态度的人,不是陆夜北是谁?

 

“陆总,没想到这一次合作会这样的顺利,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与您合作。”对面的男人一脸谄媚的对着陆夜北伸手。

 

满脸的阿谀奉承,便是跟随着陆夜北一起来的秘书瞧着都有些作呕。

 

不过,今天他们谈生意的地点原本不在这家酒店的,半路上,他们总裁竟然改变了签约地点,委实让人纳闷。

 

“里面的人,滚出来!”

 

就在双方已经结束,准备约个地点吃饭,谁知道,一道趾高气昂的身影忽然间闯了进来,未经允许,就这么伸手指着坐在正中央的陆夜北!

 

“李总,你的人?”

 

陆夜北的秘书表情不是很好的看向李总。

 

“这……”

 

李总几乎一脸懵逼。

 

而沈小柒则是呆了。

 

没成想利用特殊手段冲进来之后,看到的竟然不是她爸爸沈修正,居然是曾经有过接触的,夜司墨的二叔,陆夜北?

 

我去!

 

这下尴尬了。

 

就算是白久这张脸,他们也是见过的啊!

 

果然,慌乱间,沈小柒就对上了陆夜北似笑非笑打量着自己的视线。

 

“嘿嘿,你们聊,我走错房间了,抱歉!”

 

沈小柒小脸一僵,那张因为易容有些惨白的小脸,此时都渗出了些许的红色,木讷的收回手指头,迅速逃离房间。

 

“陆总,您要相信我,我真的不认识这疯女人!”

 

李总刚刚与陆家攀上关系,此时最怕的就是惹的陆夜北不快,不由连连道歉。

 

谁知道,这么机密的合作,竟然还能有人闯进来!

 

他急着解释,陆夜北的脸色却是有些阴沉的看了眼身边的助理秦威。

 

“这边你来处理。”

 

扔下这么一句话,陆夜北迅速的朝着离去的沈小柒追过去。

 

留下李总和秘书两人,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陆总难道认识这个女人,所以找来酒店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