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外做 一卷胶带怎样玩哭自己

 顾相离怔了一下,迅速将散落的药物捡了起来,她不知道苏一昂究竟看到了多少,只含糊的说。

 

  “感冒。”

 

  “感冒?”

 

  苏一昂半信半疑,目光炙热的在她身上打量,顾相离受不了他这样的目光,“不信你自己看。”

 

  苏一昂看到上面感冒药品牌的名字,脸色才稍稍缓和下来,随后居高临下的笑了一声。

 

  “阿离,你看,你不能没有我。”

 

  顾相离后面的话没有听清,苏一昂太久没有叫她阿离了,只这两个字就足以击溃她所有意志。

 

  苏一昂示意她坐到对面,侍应生将咖啡端了上来,飘上来的热气糊了顾相离的双眼。

 

  “你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就过惯了无所事事的日子,你可以不为现在着想,可是以后呢?你今日得了感冒,日后要是得了更重的病,除了我还有谁能管你?”

 

  苏一昂的声音响在耳边,顾相离笑了笑,日后,她还有几个日后呢?苏一昂爱你便比这世界上所有的病痛都更加痛苦。

 

  苏一昂不明白她笑容里的意思,更加明了的对她说。

 

  “离婚对你来说没有好处。”

 

  与他相识了九年,顾相离又怎么能不明白他的心思,纵使他们两个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她依旧坚信,曾几何时苏一昂是爱她的,只是这些爱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磨没了,只她自己念着过往的日子,一遍又一遍不肯从里面出来。

 

  苏一昂不想与她离婚,不过是用着趁手的东西不愿再换,还有便是利益两个字。

 

  “那处房子有我的一半,你集团里还有我半分之二十的股份,别的我都不要,你把应有的钱给我,日后的红利都归你。”

 

  顾相离狠狠的吐了一口气,眉目之间尽是平淡。

 

  “没了你,还有别人,我总不至于饿死的。”

 

  气氛瞬间冷了下来,顾相离感受到了苏一昂的怒气,她不习惯这样的气氛,低头饮了一口咖啡,听到苏一昂冷笑一声。

 

  “顾相离,九年了,你还是没有一点长进,你不会还以为你的那些股份和房子都在你的名下吧。”

 

  顾相离死死的扣住桌沿,“你什么意思?”

 

  “看来你还活在美梦中啊,实话告诉你吧,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和我离婚,你只有净身出户这一条路可以走。”

 

  苏一昂胸有成竹的看着她,“顾相离,你不是笨蛋,该怎么选择,你比我清楚。”

 

  顾相离盯着他的眼睛,迟迟没有说话,咖啡暖心却伤身,她现在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

 

  “你已经几年没有工作,还能出去干什么?当工人吗?只怕你娇生惯养的身体也吃不了这些苦。”

 

  “可这都是为了谁呢?”

 

  顾相离轻声说,“你说我为了你放弃了学业陪你一起吃苦,等你出人头地的那一天,一定让我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功成名就,人生得意,你便忘了当初我和你日日辗转累的胃出血,我们净利润终于到了千万的时候,是你让我留在家里照顾你的饮食起居,你凭什么指责我呢?”

 

  顾相离回忆起以前,很多事情已经模糊了,但是她记得那年夏天太阳很大,热的她昏了头,甘愿放弃自己的未来,掉入爱他的漩涡里,苦苦挣扎,生死不由衷。

 

  她闭上眼,疲惫的说。

 

  “苏一昂,我们之间到此为止吧……”

 顾相离起身走开,不顾怔在那里的苏一昂。

  她从未想过他们两个会分离,走到这一天,是她人生中的差错,可是爱苏一昂实在是太疼了。

  她必须要逃离的远一些,才能让疼痛稍作缓解。

  苏一昂并没有回家,空荡的家里依旧只有她一个人,顾相离已经习惯了这种寂寞,她迅速找好了一个房子,位置不错,面朝大海,至少不会像北方这样冷了。

  即便是要走,也好和父母好好告别才行。

  太阳升起,顾相离拿着手里的包,无奈笑笑,他们相处九年到最后拿走的不过是她最喜欢的一件风衣而已。

  墓园刮起了风,顾相离顾不得冷,将白色菊花放到了墓碑前。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顾相离摸了摸照片上父母的脸,“我要走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望你们了,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很快就会团聚。”

  她对父母心中一直都怀着愧疚,可一去不回的时光,并不能挽救她的后悔。

  “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们的话,妈妈你也不要怨我,你曾让我好好生活,可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顾相离承认自己懦弱,可现实的巴掌将她打的太狠,她那么怕疼到底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风呼呼的吹,将她的头发吹得纷乱,顾相离死死的忍住眼泪,笑着对他们说了一句。

  “爸,妈,我们再会。”

  “顾相离!”

  顾相离听到苏一昂的声音,心中虽然震惊,但依旧加快了步伐,大风将她的风衣吹的胡乱的飞,倒真是显出了一腔决绝。

  苏一昂迅速跑过去,拦在她的面前。

  “你要去哪?!”

  顾相离看着苏一昂,竟发现他的脸上带着惊魂未定的慌张,她不想在父母面前吵架,只从他的身边走过去。

  “我问你要去哪!”

  苏一昂心里发慌,才实在忘不了刚才回家的时候,看见家里一切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没变,唯独不同的是没有了顾相离。

  他第一个想法就是顾相离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心里空荡的感觉刺的他浑身冰凉。

  幸好,她还在,苏一昂语气缓和了一些。

  “你这几日不是感冒吗?来这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免得又吹了风。”

  上一次他这么关心自己的时候,是几年前了?顾相离实在记不清,她看着苏一昂。

  “你我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想走了,也请你放过我。”

  话一说出来,顾相离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这个她爱了九年的男人,也该从她心里道别了。

  “放过你?”

  苏一昂攥住她的手,“顾相离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都不许去!”

  “你放开我!”

  顾相离挣扎了几次都没从他的手里挣脱开来,她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苏一昂,你混蛋!”

  “你又不是才知道我是个混蛋的。”

  苏一昂拖着她的手,一路将她拖回到车上,车门被狠狠的关上,顾相离有一刻恍然觉得她完了。

  “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我?”

  顾相离温热的气息,极大的激发了苏一昂心中的恶魔,他一手死死的压制住顾相离,另一只手脱掉她的衣服。

  “折磨?那就好好让我互相折磨个不死不休吧!” 在这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里,他们太久没有亲热过,苏一昂如野兽一般的掠夺,似乎要将她逼死在这个狭窄的车里。

 

  顾相离的意识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疼的极处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她模糊的眸子对着苏一昂的脸,嘴里一直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

 

  苏一昂看着她的眼睛,竟然有些怕了,他明明记得这双眼睛曾经是那么清纯美好,如今却黑漆漆一片映着他的影子,她的话像是在求饶。

 

  而唯一的救世主竟然是他。

 

  苏一昂停了动作,大手小心翼翼的摸上的她的脸。

 

  “阿离……”

 

  顾相离眸子对上焦距,她在痛苦之中分辨他的温柔,而后笑了一声,声音虚弱而缓慢。

 

  “苏一昂我恨你……”

 

  苏一昂沉了声,“那你便恨吧!”

 

  到了最后,顾相离只记得自己是被苏一昂抱回房间的,而后她便是昏沉的睡,身体一阵冷一阵热,蜗牛般的窝在温暖的棉被里,与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开,她模糊的想似乎就这样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

 

  只是那人无论何时都不愿意让她好过。

 

  “阿离,我已经给景文打过电话了,一会儿他就会过来,你先吃些东西,不然直接输液的话身体受不了。”

 

  顾相离一时之间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梦,苏一昂何时对她有过这般耐心。

 

  “吃吧。”

 

  粥的香气飘了上来,顾相离只觉得恶心,她下意识将粥给推开,苏一昂却以为她在耍性子。

 

  “别任性。”

 

  他难得软了脾气,不过在顾相离看来,他突然的温柔就和这碗里的白粥一样,都让她消化不了。

 

  顾相离现在只想裹着被子好好的睡一觉,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疲惫已经将她折磨的苦不堪言,她下意识向被子里缩了缩,没想到却碰翻了他手里的粥碗。

 

  一碗白粥尽数撒在了苏一昂的手上,听到声音顾相离吓了一跳,强撑起身体看他的情况,询问的话还未说出口,苏一昂便受不住了。

 

  “顾相离,你别不知道好歹!你今天吃也得给我吃,不吃也得给我吃!”

 

  看吧,这才是她认识的苏一昂。

 

  顾相离见他去了厨房,又端了一碗粥上来,苏一昂坐在她的对面,用勺子舀了一口。

 

  “吃!”

 

  顾相离皱了皱眉头,将头转了过去,却被苏一昂用手扳了过来。

 

  “唔……”

 

  苏一昂将白粥渡到嘴里,而后满意的看着她,“你喜欢我用这种方式喂你?”

 

  他总有方式让自己妥协。

 

  顾相离将勺子接过来,“我自己吃。”

 

  “你早这么听话多好。”

 

  顾相离一口一口吃的费力,等到一碗粥吃完,已经过了二十分钟。

 

  苏一昂不厌其烦的等,见粥剩了些低,这才微微露出笑容,“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免得你输液的时候受苦。”

 

  顾相离胃里翻江倒海,已经顾不得他说什么。

 

  “呕……”

 

  还未来的及下床,顾相离便吐在了床边。

 

  苏一昂回头看去,被这情景惊的瞪大了眼睛。

 

  一地的秽物里夹杂着大片的鲜血!

 

  “阿离,你……”

 

  顾相离躲开他的搀扶,冲着他讽刺的笑,“这回你满意了?”

 

  话音刚落,顾相离便陷入了黑暗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