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伦云雨交融迎合下种 两只小兔子被捏视频

两个保镖从车里冲出来,挥散了记者,护着白悠然,让她躲进车里。

 

车门一关上,引擎立马启动,离开了那个被记者包围住的是非之地。

 

车里坐着的,是霍沉渊的父亲,霍世宽。

 

“伯父……”白悠然惊讶道,“您怎么在这里?”

 

霍世宽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保养得极其好,看着不过四十左右,又风度翩翩,儒雅绅士。

 

“我听说沉渊把你签到他的新公司了,就过来看看。”霍世宽温和笑起来,与霍沉渊的冷漠可怕不同,他毫无架子,而且对白悠然十分尊重。

 

“你吃晚餐了吗?一起吧。”他道。

 

白悠然撒谎道:“我吃过了。”

 

霍世宽虽然年龄不小了,但身边仍旧女人不断,绯闻比霍沉渊多了好几倍,白悠然已经深陷舆论,不想再添一层风浪。

 

“我知道,你今天一直都守在公司门口。”霍世宽直接就拆穿了她,“你跟我回庄园去吃吧,我那里好久没有客人了,冷清得寂寞。”

 

白悠然没拒绝得了,还是跟霍世宽一起回庄园,吃了一顿家常的饭。

 

饭后,霍时宽让白悠然陪他在花园里散步,两人聊了些日常家话。

 

最后快回主屋时,霍世宽才拍了拍白悠然的手背说:“沉渊脾气坏,你跟着他,受委屈了。”

 

白悠然窘迫道:“不,我跟霍少之间其实没有……”

 

“你不用瞒我,我都知道的。”霍世宽笑着说,“你也放心,他跟顾锦苒的婚事,我不会同意的。顾锦苒心思太狠,不如你好。”

 

白悠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霍世宽对她的态度一直好得有些过分,她最开始还以为霍世宽对她有别样的心思,可接触了几次后,又觉得霍世宽待她的态度,更像是对满意的儿媳。

 

可白悠然这样的身世,怎么配嫁入霍家?

 

“这几天你就在庄园里休息吧。”霍沉渊说,“等网上那些事情热度再降一些了,我再替你安排工作,工资方面的事情,你也别担心……”

 

白悠然就那么在庄园里住下了。

 

网上也开始出现了替她说话的水军,虽然不能扭转情况,但还是让白悠然少了些许的骂名。

 

她在庄园里住了一周,和庄园的女佣学花艺,以及如何打理花园……每天与植物打交道,倒是让她心情好了不少。

 

而另一边,霍世宽亲自吩咐泰娱影视的执行总裁,将白悠然定为公司接下来主要力捧的对象,几个重大的资源全都集中在白悠然的身上。

 

这份计划书,最后交到了顾锦苒手里,由她做第一关审核。

 

顾锦苒粗略一扫,就恨不得把计划书撕碎了塞进白悠然下贱的嘴巴里!

 

竟然要公司这么捧她?她算个什么东西!

 

“顾总,这是霍老爷子吩咐的……”秘书小心翼翼的提醒。

 

顾锦苒撕文件的动作一停:“霍伯父?为什么?”

 

“不知道……”秘书摇头,看了一眼顾锦苒后,才又说,“不过……我听说,白悠然这几天都住在霍家庄园里呢,那些给白悠然洗白的水军,也是霍老爷子找的。”

 

顾锦苒眼睛一转,立马吩咐说:“去,找几个做事小心的狗仔,跟着霍伯父。”

 

“是。”

 

秘书退下去了,顾锦苒看着那份文件,笑容渐渐阴狠起来。

 

她才不相信霍伯父帮白悠然,只是出于好心。

 

肯定是白悠然知道霍沉渊勾搭不上了,所以把注意打到了霍世宽身上,真是下贱无耻!

 

她转着眼睛笑了笑,又拿起手机,给霍沉渊发消息:“沉渊,我刚刚听人说,你父亲要二婚了……霍沉渊当天晚上就回了庄园。

 

他与霍世宽的关系素来不好,在霍沉渊心里,母亲就是因霍世宽当年迷恋许牧晴而间接被害死的,这是霍沉渊一辈子也不能原谅的事情。

 

所以,霍沉渊极少回庄园,他宁愿住酒店,也不会在这个母亲孤独病死的地方过夜。

 

庄园里的佣人突然看到霍沉渊回来,不由一愣:“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可这个过分惊讶的表情到了霍沉渊眼里,就成了做贼心虚,是有事情瞒着他。

 

“老头子这几天是不是带了女人回来?”他冷声问。

 

那佣人一时不明白霍沉渊的意思,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霍沉渊脸色越发难看,直接越过佣人往里走。

 

佣人连忙跟上去,问道:“少爷要留下来吃饭吗?我告知老爷,让他……”

 

“不用了!”霍沉渊厉声道,“我回来的事情,你不准和任何人说!”

 

佣人吓得发抖道:“是……”

 

霍沉渊一路畅通,直接进了大厅,里面只有整理的佣人,不见那个女人。

 

霍沉渊阴沉的脸,准备上楼,却在这个时候听见了一串银铃似的愉快笑声。

 

他脚步一停,那笑声,陌生又熟悉。

 

他知道那是白悠然的声音,可又从未见过白悠然那般愉悦开心的样子。

 

霍沉渊绷紧唇,闻声走过去。

 

白悠然站在花园的玫瑰花簇里,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长裙,一头墨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

 

白裙清灵,她美好漂亮得宛如精灵。

 

这会她怀里正抱了一只黑色猫咪,她垂着头,露出纤美的后颈,与猫咪说着话,而霍沉渊的父亲,霍世宽就站在一旁,伸手去摸那只猫。

 

白悠然便抬头冲霍世宽灿烂一笑。

 

简单而温馨的画面,像是一把热火,把霍沉渊的所有怒火,全部点燃了。

 

他带着一身狂暴的怒意,朝着两人走去。

 

“我听说,父亲你要二婚了。”他怒极反笑道,“但没想到,你的眼光糟糕到了这个地步,什么肮脏的贱人都不嫌弃了。”

 

白悠然刚刚还笑着的脸,瞬间惨白。

 

猫咪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大叫着逃蹿而走。

 

“沉渊,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霍世宽温和道,“家里都没好好准备。”

 

“准备什么?”霍沉渊盯着白悠然,“金屋藏娇吗?”

 

“你胡说什么?”霍世宽皱眉,“我和小然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霍沉渊用词尖锐,“还是父亲就喜欢我用过的女人?父子共用一女,还真是有点意思。”

 

“霍沉渊!”白悠然实在忍不住了,“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下流!”

 

“我下流?抱上我父亲的大腿,给你长胆子了?”

 

“是又怎样?”白悠然气极而道,“反正你也要结婚了,我跟谁……”

 

“小然!”霍世宽及时呵斥,打断了白悠然的气话,“你回房间去,我和沉渊解释。”

 

白悠然捏着手指,情绪上头,她并不想走,还是管家把她拉进了屋。

 

“沉渊……”霍世宽和缓的说,“我跟小然……”

 

“我不管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我也不在乎!”他冷冷道,“你自己不嫌脏,我又有什么好说的?”

 

他说完,大步进屋,往白悠然的房间走去。

 

管家刚从白悠然房间里出来,正要关门,却被霍沉渊一脚踢开屋门。

 

“少爷……”

 

“滚!”霍沉渊阴冷命令,“马上滚!”

 

管家叹了口气,无奈的带上门离开。

 

白悠然绷紧了后背,眼底无意识的流露出恐惧,死死看着霍沉渊。

 

“过来。”霍沉渊卷了一下袖口,怒气汹涌得几乎化为实质。

 

白悠然想起他在公司门口的绝情,想起他与顾锦苒的亲密无间,更加畏惧的往后退着,“不……“白悠然,你越来越不听话了。”霍沉渊冷冷的盯着她,“你前几天来找我,我还以为你真的想通了,可现在看来,你是当真不识相!”

 

白悠然绷起身体喊道:“我明明向你认错了,是你不接受,是你说我连给你道歉的资格都没有!霍沉渊,你要我做的,我不是都做了吗?你到底还想让我怎么样?”

 

霍沉渊眼神越冷,带着近乎凶残一般的光:“所以,你就把主意打到了我父亲身上?你还真是跟你那个母亲一样贱,一样不要脸!”

 

白悠然闻言,脸色大变,激动的道,“霍沉渊,我不允许你诋毁我母亲!”

 

霍沉渊忽然笑了,可下一秒,他却狼一样的扑过来,抓住白悠然的手臂,狠狠将她压在墙壁上,粗粝的手指紧贴着她的裙底。

 

“白悠然,你这个地方,就这么不甘寂寞吗?”

 

“你放开我!”白悠然尖叫着挣扎,“霍沉渊,你放开我!”

 

霍沉渊冷笑了一声,并不为所动,故意折磨羞辱白悠然。

 

“我真应该把你毁了,看你还能用什么去勾引男人!”

 

白悠然浑身发抖:“你混蛋!”

 

霍沉渊贴在白悠然的耳边:“我告诉你,现在不过是开始。白悠然,你不听话,那我要你以后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凄惨!”

 

他说着,猛地松开了白悠然。

 

白悠然疼得腿软,扑通摔倒在地上。

 

霍沉渊阴冷的睨了她一眼,摔门而去。

 

白悠然并拢双腿,用力的缩起身体。

 

片刻后,楼下传来霍沉渊摔大门的声音,他离开了庄园。

 

脚步声随后小心翼翼的靠过来,是霍世宽。

 

白悠然里后背一抖,尴尬的扯了扯凌乱的衣衫。

 

“抱歉……”霍世宽没有走近,而是在门口的地方说,“我没想到留你在这里住,会让沉渊那么生气。”

 

白悠然摇了摇头,哆嗦着吃力站起。

 

霍世宽想去扶她,但又忌惮着什么,默然的将手收了回去。

 

“我给你重新安排一个住处,免得招人口舌。”

 

白悠然垂着眼睑:“不用了,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霍世宽叹了口气,终于没再固执的要替白悠然做什么。

 

白悠然当天下午就离开了庄园,霍世宽安排了司机,送她出去。

 

司机询问白悠然去哪里,白悠然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陷入沉默。

 

这里处处灯红酒绿,璀璨荣华,可她却没有一方容身之所。

 

“白小姐?”司机又催问了一遍。

 

白悠然这才说:“去酒店吧……”

 

“好的。”

 

第二天,白悠然去疗养院看了许牧晴,她的精神状况仍旧不好,今天还拿一个闹钟说那是午饭,让白悠然吃,说她又瘦了,脸色也不好,多吃点补补。

 

哪怕是母亲精神失常的风言风语,可还是让白悠然一下子就红了眼睛。

 

因为她的确是瘦了,而母亲就算在这样的状态下,也关切着她的身体。

 

白悠然拉着许牧晴的手,陪了她一天,发现她只有傍晚的时候精神会清醒一点,会逻辑清晰的说说家长,叫白悠然努力工作的时候也别忘记休息。

 

离开医院前,许牧晴的主治医生叫住了白悠然。

 

“你母亲的状况还是很不乐观,如果你有条件的话,我建议你把她转到我们医院的总部去,那里医资团队更好。”

 

白悠然应了,可她目前的经济状况,哪里有那个能力。

 

但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白悠然竟然在这个时候,拿到了一部电影的资源。

 

打电话通知她的,是她名义上的经纪人,顾锦苒。

 

“院线电影,你演那个女反派,接吗?”顾锦苒语气傲慢,满含不善。

 

白悠然想着许牧晴的状况,所以明知道这个电影可能是顾锦苒给她挖的陷阱,她也还是咬牙,应道:“我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