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人看得起反应的文章,将电动牙刷放在小洞里

交往?叶璃芜瞬间瞪大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瞧,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般。沉默半晌,叶璃芜咽了口唾沫,说道:“今天天气不错。”

双手环胸,慕天皓没有说话,只是眼睛微眯地看着她。他的沉默,给叶璃芜一种压抑的感觉。

往后退了几步,叶璃芜讪笑地说道:“慕少,这玩笑,我不会当真的。”

“看来,我刚说的话,都可以作为玩笑。”慕天皓意有所指地说道。

嘴角抽搐了几下,叶璃芜抬起手,动了下额前的碎发。嘴角抽搐几下,叶璃芜仰起头看着他:“慕少,我们不适合。我觉得,你和蓝先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听着她用蓝子墨作为挡箭牌,慕天皓冷淡地说道:“你以为我真喜欢男人?”

难道不是吗?迎视着他的眼睛,叶璃芜的眼中闪烁着困惑。回忆着这些日子的点滴,叶璃芜沉默不语。

单手插在裤袋里,慕天皓来到她的面前,平静地看着她:“我只是不希望,被某些女人打扰。”

听到他的回答,叶璃芜算是彻底明白。慕天皓根本不是同志,他只是用这,来应对那些喜欢他的女人:“慕少,你这招……真高啊。”

慕天皓不置可否,唇边扬起很浅的弧度:“好了,考虑得怎样?叶璃芜,我对你感兴趣。”

轻轻一笑,再次往后退了一步,叶璃芜仰起头,面带笑意地说道:“慕少忘记了吗,我有病的。”

转身,慵懒地靠在大树下,慕天皓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叶璃芜,善良如我,不介意安排医生为你接受治疗。以前对我说谎的那些人,恐怕都不在这个世界。”

叶璃芜向来不怕死,却还是不由缩了缩脖子。聪明如他,八成已经知道她是故意欺瞒。上次尾随她去医院的人,看样子也是慕天皓的安排。

轻叹一声,叶璃芜沮丧地看着他,说道:“慕少,你聪明。只是谈交往,咱们也不能太马虎不是?我觉得,我们需要多一点相处。”

既然无法正面拒绝,叶璃芜便想着等待时机。俯下身,捏住她的下颌,慕天皓淡漠地开口:“好,我给你机会。来日方长,叶璃芜,你会爱上我。”

留下这句,慕天皓转身,昂首往前而去。注视着他离开,叶璃芜终于松了口气。对于他的心思,她捉摸不透。

如今对于叶璃芜而言,呆在慕家,同样不安全。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组织的人顺利解决任务,她好成功脱身。

耸了耸肩,叶璃芜伸了个懒腰,继续干活去,如今这慕家,危机四伏,她必须谨慎小心。

在忐忑的状态下,叶璃芜安然度过整个白天。才刚进入夜幕,慕家的客厅便不平静。叶璃芜从院子里回来,好奇地瞧着眼前的状况。

客厅里,慕天皓翘着腿,神情冷然地看着面前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远远地看不清她的长相,但看得出,是个热情奔放的女人。

双手抱着他的手臂,女人笑靥如花地靠在他的臂弯上,整个人贴上去:“慕少,你都好久不来找我了。人家太想你,这才四处打听你的住处。慕少,你别生气嘛。”

面无表情,慕天皓冷酷地开口:“违反我的规定,你知道下场吗,嗯?”

女人的心里咯噔一声,脸上有瞬间的惊恐。她曾听闻,慕天皓不允许任何女人,进入他的家。只是她始终觉得,她是不同的。

“慕少,人家只是太想你,才会情不自禁来这。慕少,你就原谅人家一次嘛。”女人不停地撒娇,侧着身子,不住地用自己女性的魅力来诱惑他。

唇边扬起冷意,慕天皓眼眸微眯,说道:“你,还不配让我破例。一分钟内滚,要不然,横着出去。”

女人不由花容失色,却依旧不甘心地瞧着他,说道:“慕少,你要是生气,晚上好好地惩罚我嘛,慕少……”

对于这种死缠烂打的女人,慕天皓不屑一顾。刚准备用粗鲁的办法将她丢出去时,余光瞥到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某人,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站起身,慕天皓冲着不远处的叶璃芜勾勾小指头。好奇地指了下自己,叶璃芜认命地走上前:“慕少,有什么吩咐?”

慕天皓没说话,忽然搂着她的腰。叶璃芜刚要挣扎,便感觉他的力道不停加大。“慕少,她是……”女人站起身,双目吃惊地看着叶璃芜。

依旧没有出声,慕天皓俯下身,直接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便已经离开。

转身,慕天皓霸气地说道:“我慕天皓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你的时间,只有三十秒,希望我倒数吗?”

女人紧握着拳头,恶狠狠地瞪了叶璃芜一眼。纵然如何不甘愿,也只好离开。毕竟,她可不想当众被扔出去。

经过叶璃芜身边时,女人的眼中迸射着火焰。见状,叶璃芜不由别过头。听着女人离开,叶璃芜反射性地跳开:“慕少,你不能再轻薄我。”

双手环胸,慕天皓悠悠地说道:“是吗?需要我和你探讨下,是谁先上了我的床?”

捂着额头,叶璃芜低头认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想与他继续辩解,叶璃芜转身,飞速离开。

瞧着她的背影,他的唇边带着笑意。她的唇很软,像极了棉花糖。味道,似乎不错。慕天皓一扫阴霾,心情愉悦地往楼上而去。

而这一切,全都被叶梅梅收入眼底。十分钟后,一个监控无法查看到的地方,叶梅梅央求地说道:“管家,你一定要帮我,想办法将叶璃芜赶走。”

管家露出一脸为难地说道:“这恐怕不好办,我看得出,少爷挺喜欢叶璃芜的。要是贸然赶走,少爷会追究。”

拉着他,叶梅梅恳切地说道:“但那叶璃芜来历不明,还有武功,谁知道她有什么前科。管家我答应你,只要能顺利将叶璃芜赶走,我可以再给你五万。”

金钱的诱惑,对于每个人都有吸引。管家听到又有钱赚,不免有些心动。“好,我会想办法。梅梅,你也要学着聪明点,让少爷看上你。”管家叮嘱地说道。

眉眼含笑,叶梅梅柔柔地说道:“那就要靠管家的帮忙,如果我能成功,我一定不会忘记管家的功劳。”

管家满意地笑着,眼睛微微地眯起。对于男人最直接的吸引,便是女人。他的手,落在叶梅梅的肩膀上,笑意加深。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叶璃芜疲惫地躺在靠在窗户边上。她的房间,恰好能看到后面的花园。

单手支撑着脑袋,一时间,他的脑子里空空如也。这些年来,叶璃芜始终想要找回曾经的记忆。只是无论她如何调查,始终一无所获。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黑暗中,慕天皓站在花园前,专注地看着某处。

“这么晚了,他站在那干嘛?”叶璃芜不解地想着。

身形笔直地站在那,慕天皓双眼平静地看着那些绽放中的玉兰花。花园里,种了很多品种稀有的花,但他最在意的,始终只有玉兰。只因,她最爱的,便是玉兰。

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多年前的情景。记忆有些泛黄,她的容貌也变得模糊。他不清楚,这些年,她是否发生变化。

五年前,她离奇始终,他花了很大的人力去寻找,却始终没有半点消息。似乎,她便从这世间消失一般。

但这些年,他始终无法忘怀的,便是白雪之中,她的笑容皎洁灿烂。只是如今,却已经过去太多年。

就在他认真回忆时,一道目光射来。慕天皓转身,目光与她在空中相遇。她在光亮的地方看着他,那一刻,他的心里咯噔一声。

抬起手,朝着她勾了勾手指。叶璃芜显然不乐意,依旧在原地。慕天皓倒也不焦急,依旧在那等待着。他知道,她没得选择。

果不其然,两分钟后,叶璃芜一脸不情愿地出现:“慕少,我不是存心在那看你,只是你不小心破坏了我的风景。”

慕天皓没有做声,只是抬起手,落在她的发上。他的声音很低沉,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叶璃芜,有时我觉得,你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故人?叶璃芜困惑地看着他,眼里带着不解。“那是很久前的事,第一次见你时,就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你和她很像。”慕天皓声音淡然地开口。

叶璃芜耸了耸肩,不在意地说道:“感觉这东西太飘渺,不好说。”

定定地看着叶璃芜,却发现记忆里的那个她是模糊的。那么久的事,记忆都变得模糊不清。

刚准备开口时,便听到管家急匆匆地跑来,慌张地说道:“少爷,外面来了几名的警察,说是有事情要见少爷。”

闻言,慕天皓蹙眉,冷静地开口:“什么事。”

摇了摇头,管家快速地说道:“不清楚,好像是要搜查什么人。”

尾音还未落下,叶璃芜瞬间瞪大眼睛。找人……该不会,是来抓她的吧此刻,叶璃芜的心里满是忐忑。警察的到来,无疑对她而言,是一件恐怖的事情。要是被警察抓到的话,结果必定悲惨。

客厅里,慕天皓面无表情地出现。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双眼落在那为首的警官身上。

那为首的吴警官上前,朝着他行了个军礼,这才说道:“慕少,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

双手环胸,慕天皓冷酷着声音,开口道:“有话快说。”

吴警官拿出一份搜查令,态度恭敬地看着他,说道:“是这样的,最近我们一直在追捕一名重大嫌犯瞧。整个A市都找过,始终没有找到……”

“所以,你们就把矛头指向我,是吗?”慕天皓似笑非笑地说道。他的表情,无法让人看懂他的心思。

额头上落下几滴冷汗,吴警官的心里有些忐忑,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慕少,深夜打扰确实冒昧。但那嫌犯逃走有一段时间,就算是为了慕少的安危,我们警方也有必要全力抓捕还请慕少配合。”

喝了一口咖啡,慕天皓冷笑地看着他:“如果,我不配合呢。”

如果慕天皓不答应,他们自然没有办法。凭着慕天皓的势力,想要让一个人下马,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朝着他点了下头,吴警官微笑地说道:“如果慕少不答应,我们自然不会胡乱动手。不过为了慕少的安全,我们会留下几名警察,保护慕少的安危。”

这理由听着多好,要是平日,慕天皓绝对不会答应,让他们搜查。但凡是,也会有例外。

瞧了眼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眼眸里流露出忐忑的叶璃芜,慕天皓的唇边扬起一丝弧度:“好,我答应。不过,十五分钟内必须滚蛋。要不然,后果自负。”

说完,慕天皓起身,朝着楼上而去。“谢谢慕少配合,来人,开始一间间地搜查,务必查看清楚。”吴警官欣喜地吩咐。

听到最后一句,叶璃芜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焦急不安地来回走动,她的眼中流露着紧张不安。

紧咬着嘴唇,叶璃芜焦急地自言自语:“怎么办,那天我动手的那三名警察都在,要是被他们发现的话……”

刚才那吴警官,叶璃芜自然认得。第一次任务失败,就是被他给撞见的。好不容易躲到现在,她可不想半途而废。可是如今,她该躲在哪里?

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脑子里灵光一闪。现在,能够救她的,恐怕也只有慕天皓一人。思及此,叶璃芜立即离开房间。

趁着警察还没搜来的时候,叶璃芜偷偷地潜进慕天皓的房间。才刚转身,立即惊吓地拍着胸口:“慕少,你怎么没声没响的。”

双手环胸,慕天皓好笑一般地看着她:“叶璃芜,这里是我房间,你是不是走错了?”

聪明如他,叶璃芜也不想继续废话什么,连忙抓住他的衣袖,央求地说道:“慕少,你就让我在这呆一会吧,一会就好。”

慕天皓没有说话,只是一步步地朝着她走去。叶璃芜步步后退,直至退无可退,被抵在墙角。“慕少……”咽了口唾沫,叶璃芜无法淡定。

将她横在手臂之中,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慕天皓冷漠地说道:“那些警察要抓的,是你吧?叶璃芜,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和我汇报下?”

冷煞的任务,她依旧没那勇气告诉他。眼眶中闪烁着泪水,叶璃芜低声地说道:“没啥可汇报的,要是我成功了,也不会在这。”

挑了挑眉,慕天皓嗤笑地说道:“所以,你是失败,被抓?说,你犯了什么事。”

咬了咬牙,仰起头,叶璃芜豁出去一般,说道:“其实我之所以会被抓,是因为……”

她的话还没说完,门外便响起敲门声:“慕少,请让我们进屋查看。”

进屋?叶璃芜瞬间瞪大眼睛。如果正面见面,她铁定会暴露。可是这屋里,她该躲在哪里?听着敲门声再次响起,叶璃芜来不及多想,立即往前跑去。

慕天皓打开房门,冷色地开口:“我的卧室也要调查?呵呵,看来,你们这群人可以不用混了。”

吴警官满是不安,却还是讪笑地说道:“我们也是为了慕少的安危着想,打扰了。慕少放心,我们不会破坏屋内的任何布置。”

随后,朝着身后的警察看了一眼,后面那些人小心翼翼地进屋搜查。慕天皓神情冷静,悠闲地在卧室内的沙发上坐下。

吴警官快速地扫了眼屋内,搜索着可疑的地方。视线落在衣柜上,吴警官朝着衣柜而去。

衣柜之中,叶璃芜的呼吸变得短促。瞪着双眼,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她能感觉到,有人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声音在衣柜前停住,心脏悬到嗓子眼,叶璃芜的心脏几乎就要爆炸。

衣柜外,吴警官双手落在衣柜的门上。刚要打开的时候,慕天皓低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王局,是我。你们警察局的人还真是尽心,搜查犯人,都来到我的家。”

听到这句话,吴警官的手不由一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吴警官不安地转身,只见慕天皓拿着手机,示意他接。

双腿沉重地朝着慕天皓走去,接过手机,吴警官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局长,我……是,我立刻撤退,回局里接受处分。”

挂断通话,吴警官的神情有些沮丧地将手机还给慕天皓,朝着他行礼道歉:“慕少,今晚打扰了。既然什么都没找到,那我们撤了。”

手指叩击着桌面,慕天皓冷蔑地说道:“最好别再出现,要不然,恐怕不是处分那么简单。”

抹去汗水,吴警官连连点头,回应道:“是,是,慕少。”尾音还未落下,吴警官立即招呼着自己的手下离开。

确定他们终于离开慕家,叶璃芜终于松了口气,从衣柜里爬出来。虚脱地坐在地上,叶璃芜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感激地说道:“慕少,谢谢你救了我。”

慕天皓没有做声,只是平静地瞧着她:“继续刚才的话。”

刚才?叶璃芜从地上站起,来到他的面前,微笑地说道:“其实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事,为了替我朋友报仇,其实在这之前,我曾经潜入那官员的家里……所以,才被抓的。”

对于这理由,慕天皓可不相信。毕竟,这女人有不良前科。“叶璃芜,你信不信,我再把他们找回来。”慕天皓悠悠地说道。

谄媚地抱着他的手,叶璃芜恳求地说道:“伟大善良的慕少,我说的句句是实话。要是不信,你就把我赶出去吧。”

赶走?呵呵,岂不是太便宜她。俯下身,噙着她的眼,慕天皓轻笑地说道:“叶璃芜,现在你的命握在我手里。我想让你做什么,你必须照办。”

叶璃芜总觉得,眼前这匹恶狼,似乎更加危险。但她,不愿轻易丧命。展颜一笑,眉眼弯弯,叶璃芜笑着回答:“是是,慕少说的是。”

对于她那讨好的模样,慕天皓倒是满意。靠在她的耳边,慕天皓暧昧地说道:“今晚我帮了你,打算怎么谢我。没有奖励,我可不好摆平。”

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干笑了几声,叶璃芜笑着说道:“您说,需要什么奖励?您都那么有钱,什么都有,我这谢意,怕是也不好意思拿出手,是不?”

搂着她的腰,手臂一使劲,两人的距离顿时拉近几分。嘴唇在她的耳际上划过,慕天皓低沉地说道:“今晚陪我睡。”

嘴角抽搐了几下,叶璃芜僵硬着身子。她就知道,这男人不安好心!曾经的从容在面对他的时候,早已抛诸脑后。

双手合掌,叶璃芜央求地说道:“慕少,这个不太好吧。下午的时候你不是答应,给我们俩多点相处的时间嘛。”

“上床可以增进感情。”慕天皓镇定自若地回答。

叶璃芜曾经受过训练,教练曾说,在必要时刻为了保护自己,牺牲身体是必须的。可是直到如今,她依旧无法做到这一点。

心脏嘭嘭地跳动着,叶璃芜低垂着头,小声地说道:“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

感觉到她的害羞,慕天皓的心情是愉悦的。至少可以证明,叶璃芜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弯腰打横将她抱起,没有等她的回应,直接朝着大床而去。

叶璃芜本能地挣扎着,却无法逃脱。直接将她扔在床上,叶璃芜一得到自由,立即抓着被子。

瞧着她防狼的模样,慕天皓好笑地说道:“叶璃芜,我只是说上床,没说要办了你。对你的身体,我不敢兴趣。”

听着是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叶璃芜只觉得耳根一阵滚烫。害羞地垂下眼,心脏乱了节奏。再次仰起头,与他的眼眸对视,叶璃芜的面颊一红。

还未平复心情,他便已经直接在她的身边躺下。大手一挥,直接将她拥入怀中。两人的距离很近,彼此都能听到那清澈的心跳声。这一刻,叶璃芜乱了心扉。

嘴唇落在她的发上,慕天皓低哑地说道:“叶璃芜,你对我,有种吸引力。只要我对你还有兴趣,你就不准离开。否则,你死定了。”这一夜,对叶璃芜而言,显示十分漫长。随着接触,感情在悄然中发酵。等彼此意识到的时候,爱早已如洪水猛兽般,席卷而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天皓已经沉沉地睡去,而叶璃芜却依旧清醒着。睁开眼睛,黑漆的双眸,凝视着面前的男人。

这些日子以来,两人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近。这个男人,总是会对她做各种暧昧的行为。她想反抗,却总是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身子悄悄地往后退去一点,离开彼此之间的距离。确定他没有醒来,叶璃芜掀开被子,蹑手蹑脚地走下床。

正在床边,借着月光,偷偷地打量着他的面容。如被镌刻出来的面孔透着刚毅,帅气得让人难以直视。

讪讪地收回视线,叶璃芜猫着身子,偷偷地离开。却在她离开之后,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

慕天皓警觉性向来很高,在她下床时,便已经清醒。他没打断,只因心中有事。“这女人,越来越有趣。”慕天皓低沉地说道。

他所接触的女人很多,几乎每个女人,都想着主动贴上去。而叶璃芜,却是其中的例外。在她眼中,他不过是寻常男人。思及此,唇边勾起一侧弧度。

第二天清晨,按着管家的吩咐,叶璃芜前来伺候慕天皓起床。与叶梅梅一起进入卧室,叶梅梅笑容满面地说道:“慕少,早餐已经准备好,请慕少下楼用餐。”

慕天皓从浴室里出来,赤着上半身来到他们的面前,冷淡地开口:“替我穿衣。”

叶璃芜还没有任何的行动,便瞧着叶梅梅主动上前,拿起衬衫,笑盈盈地说道:“是,慕少。”说完,殷切地来到他的面前。

眼睛微眯,慕天皓冷酷地开口:“你的高度不够,让她来。”

闻言,叶梅梅的脸上闪过窘迫与嫉妒。她的身高是一米六,在女性里应该算还可以。只可惜,慕天皓有一米八五。在他面前,便像极了小矮人。

听到这话,叶璃芜乖乖地走上前,从叶梅梅的手中拿过衬衫。略微踮起脚尖,为他穿上衣服,扣上纽扣。两人的距离很近,处处洋溢着暧昧。

俯下身,慕天皓低笑地说道:“昨晚什么时候离开我房间。”

面颊不由一阵滚烫,叶璃芜瞪了他一眼,小声地嘀咕着:“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当着叶梅梅的面问,岂不是故意让她误会?

正如她所想,叶梅梅直直地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用刀子杀死一般。“慕少,衣服穿好,可以下楼用餐。”叶璃芜挤出一抹笑容,说道。

耸了耸肩,慕天皓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双手裤袋里,神情冷然。叶璃芜与叶梅梅并肩走在他的身后,叶梅梅愤愤地说道:“叶璃芜,你给我等着。”

对于这样没有分量的威胁,叶璃芜简单一笑,算是回应。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场,她早已习惯。

慕天皓吃过早餐,便离开慕家。身为盛威帝国的总裁,慕天皓向来公务繁重。这里对他而言,只是个生活起居的地方。

而今天,慕家里注定不会平静。早上十点,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别墅内。叶璃芜等别墅内所有的佣人,全都恭敬地在那等候着。

慕承谦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横扫了下所有的佣人,最后视线落在叶璃芜的身上:“你是叶璃芜?”

被点到名字的叶璃芜向前走出一步,弯着腰,恭敬地说道:“是的,慕老爷。”听到自己的名字,叶璃芜便明白,这男人,是来找她的。

双手环胸,慕承谦上下打量着她,神情显得冷漠。“离开慕家。”慕承谦话语简洁地命令。

先是一愣,随后叶璃芜微笑地看着他,从容地应对,答道:“慕老爷想辞退我,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吗?”

脸上带着讽刺,慕承谦冷冷地说道;“所有想要勾引天皓的女人,都没资格留在这。叶璃芜,收拾东西立刻滚蛋。”

听着他给出的理由,叶璃芜轻轻一笑,说道:“慕老爷,我并没有勾引慕少。我在这,只是为了图口饭吃。”

尾音还未落下,慕承谦霍地从沙发上站起,阴沉着脸,说道:“你还敢狡辩?叶璃芜,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你要是再不乖乖离开,我就让人把你轰出去。”

底下一些女人在那暗暗地窃喜,叶梅梅更是得意地看着她。对此,叶璃芜面带笑意地说道:“原来堂堂的盛威帝国董事长,就是这样草菅人命。”

横眉冷对,慕承谦双目如冰地看着叶璃芜。而后者,却依旧是那淡定自若的模样。“叶璃芜,你找死。”慕承谦的神情明显难看许多。

双手放在身前,叶璃芜轻笑地问道:“难道不是吗?只是听某些人的一面之词,就直接给我判罪,这不是草菅人命吗?慕老爷,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听着她的反讽语句,慕承谦的眼睛微微地眯起。周围的气压,骤然变低。“好,你怎么证明,你没有勾引天皓。”慕承谦如是地说道。

朝着他鞠躬,叶璃芜神情平静地看着他,说道:“慕老爷可以去问慕少,这最直接。我是规矩地凭着劳动在这工作,也没时间去引诱谁。”

慕承谦侧过头,看了管家一眼,后者连忙朝着他鞠躬。在沙发上坐下,慕承谦冷淡地说道:“好,如果你能证明,你有劳动能力,并不是企图用美色勾引天皓,我就让你留下。”

眼睛微微地眯起,叶璃芜爽快地回应:“是,慕老爷。你想要我如何证明,请自己说。”

双眼如冰地看着面前从容淡定的女人,慕承谦面无表情地说道:“一天之内,你一个人把家里所有的角落卫生全部打扫干净。佣人的所有工作你来承担,要是完成不了,日落之后滚蛋。”

这工作……可真是不少呢。如今看来,慕承谦是要故意刁难她。但叶璃芜的字典里,可没有退缩二字。“是,慕老爷。”叶璃芜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

一声命令,所有的佣人全都回房休息着。叶璃芜拿着扫帚,开始在整个别墅内外,做着清洁卫生。

双手负在身后,慕承谦扫了管家一眼,说道:“你去看着。”

管家弯腰,恭敬地回应:“是,老爷。”说完,管家便朝着叶璃芜的位置而去。

慕承谦瞧了眼时间,转身朝着外面而去。如今,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但在他心中,最重要的,还是慕天皓的事。

花了整整三四个小时,终于将别墅内外全都清理干净。可是,她却没空休息。烈日当空,花园里的花都在那暴晒着。

叶璃芜刚准备将一些盆栽搬回花房中时,顿时倾盆大雨而下。叶璃芜先是一愣,便听到管家大声喊道:“叶璃芜,赶快把所有的盆栽全都搬回花房!”

回过神来,叶璃芜连应答的机会都没有,便立即弯着腰,在那不停来回地搬着盆栽。豆大的雨水不停地落在她的身上,莫名觉得生疼。

二楼上,叶梅梅冷笑地看着她,嘲笑地说道:“叶璃芜,我倒要看看这次,你要怎样被赶出去。”

冒雨不停地工作着,用了半小时的时间,叶璃芜终于将所有的盆栽全都搬回花房。整个身子都是湿漉漉的,却连换件衣服的时间也没有。

瞧了下时间,叶璃芜立即朝着洗衣房而去。刚刚慕承谦下令,将慕天皓房间的所有被单衣物,全都手洗一遍。

忍着额头上传来的不舒服,叶璃芜埋头苦干。距离日落,时间无多。拼命地搓着衣服,争取用最快的时间完成。

慕承谦通过监视看到叶璃芜认真工作的模样,眉心蹙起:“这女人,看起来并不像那种只会勾三搭四的女人。”

另外一名贴身女佣上前,弯着腰,说道:“老爷,人不可貌相。慕少对叶璃芜,确实比较好。我早上听说,昨夜叶璃芜,是在慕少房间里度过。”

听到这话,慕承谦的眼睛里闪过冷厉。慕天皓是他内定的唯一继承人,他所交往的女人,自然也必须是配得上他的女人。

思及此,慕承谦冷酷地看着某处。他的眼里,透着阴狠。

终于将所有的活全都干好,叶璃芜转身,重新回到客厅里。面对着那个沉默的男人,叶璃芜的声音有些虚弱:“慕老爷,我已经把活都干好。”

双手环胸,慕承谦冷蔑地说道:“全都?你看看这地上。”

叶璃芜低下头,只见地面上全是她身上衣服落下的水渍,到处都是。知道他将要说什么,叶璃芜硬着头皮,说道:“我去换身衣服,继续把地面擦干净。”

说完,叶璃芜快速地朝着楼上而去。或许是动作太快,手扶着栏杆,叶璃芜只觉得头越来越沉重。没空理会,继续朝着楼上跑去。

当慕天皓回到家中时,便瞧着叶璃芜正蹲着身,不停地擦拭着光洁的地板。看着坐在那的慕承谦,慕天皓语气不善:“你来这做什么。”

慕承谦皱起眉头,不悦地说道:“天皓,这是你对爸爸应有的态度吗?”

单手插在裤袋里,慕天皓面色如霜地开口:“这是我对你,最好的态度。”一时间,气氛显得十分压抑。神情冷然,慕天皓仿佛在面对一个与他没有丝毫关联的男人。那神情,透着冷漠与疏远。反观慕承谦,虽是不悦,眼中却流露着什么。

气氛陷入沉默之中,谁都没有开口。不知道过了多久,慕承谦轻叹一声,说道:“天皓,都这么多年,我们的关系就不能缓和下吗?”

闻言,慕天皓神情冷峻地开口:“如果我妈还能重生,可以考虑。”言下之意,那就是没可能。

慕承谦看着他,最终什么话都没说。瞧着还在那工作的叶璃芜,慕天皓开口道:“叶璃芜,看到我回来,不会打招呼吗?”

叶璃芜转身,面容煞白,慕天皓不由一惊。苍白着脸,叶璃芜的声音有些飘:“慕少好。”说完,叶璃芜继续认真工作。

蹙起眉头,慕天皓大步上前,直接揪着她的衣领,神情凝重地说道:“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脑袋好沉,被他那么一拎,叶璃芜只觉得眼前出现几个影子。挤出一抹笑容,挣脱掉他的手,叶璃芜笑着说道:“我没事呢,真的,我还要继续工作。”

说话间,叶璃芜刚要蹲下身,却被他拦着。看着慕承谦,慕天皓冷冷地说道:“你刚做什么。”

听着他用那样质问的语气和自己说话,慕承谦心中不爽,言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检验这个女佣的劳动能力。”

唇边扬起冷笑,慕天皓轻蔑地说道:“这里是我家,我的佣人,还不需要你来就指导。叶璃芜是我的人,该不该检验她的能力,是我的事。”

话音未落,慕天皓直接打横将叶璃芜抱起,朝着楼上而去。见状,慕承谦火冒三丈,大声喝止:“天皓,我不准你和那种低贱的女人有任何牵扯。”

转身,慕天皓鄙夷地说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和你每夜睡在一起的女人,也不是好鸟。你,还没资格过问我的私事。”

留下愤怒中的慕承谦,慕天皓大步流星地朝着楼上而去。气得直跺脚,慕承谦懊恼不已。“这个女人,我一定不会让她破坏你。”慕承谦咬牙切齿地说道。

房间里,叶璃芜毫无血色地躺在那。脑袋发胀,吃力地说道:“慕少我没事,真的。”

慕天皓没做声,只是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叶璃芜,你个笨女人。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吗?”虽然带着骂,却能感受到他的在意。

浅浅一笑,叶璃芜的眼睛微微地眯着,笑着说道:“这点小事,我还能承受。我可不喜欢,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

没有询问她发生了什么,慕天皓只是盯着她瞧。被瞧得有些不自然,叶璃芜不由别开视线。“你在这休息下,我去洗澡。”慕天皓简单地说道。

或许真的有些累,叶璃芜没有反抗,而是闭上眼睛。很快,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眼皮沉重,叶璃芜沉沉地睡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坐起身,按着额头,叶璃芜眉心蹙起。“怪不得那么晕,原来是发烧了。”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便掀开被子下床。

屋内并没有他的身影,叶璃芜便直接离开卧室。管家瞧着她,平静地说道:“老爷有吩咐,你必须把所有的工作做好,要不然……”

心中了然,叶璃芜礼貌地回应:“是,管家,我这就去干活。”说完,叶璃芜便朝着楼下而去。

平日里她的工作还是比较清闲的,可是今天,她却是要负责所有佣人的工作。厨房内洗着碗,肚子上传来咕咕的声音。

忍着肚子的抗议,叶璃芜将厨房的工作处理完毕,这才为自己泡了一碗面。三下五除二吃好,便继续其他工作。

慕天皓从书房出来,恰好遇到她搬着衣物,朝着洗衣房而去。尾随而上,慕天皓神情冷淡。脚步虚浮,叶璃芜疲惫地靠在墙上。

按着额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却发现,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双腿一软,叶璃芜整个人朝着后面倒去,却被某人及时扶住。

艰难地睁开眼睛,叶璃芜轻柔着声音:“慕少,你也在这。”

慕天皓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红得异常的脸颊。伸出手落在她的额头上,一阵滚烫的温度,透过他的手背传递:“你发烧了。”

想要从他的怀中离开,却发现双手早已没了力气。“我没事,等下睡一觉就好。”叶璃芜固执地说着。

慕天皓没吭声,只是紧紧地盯着她几秒。沉默半晌,直接抱着她,往房间里而去。一名佣人经过,慕天皓快速地命令:“让医生过来。”

依旧是刚才那张大床,叶璃芜发觉,她跟这里,似乎很有缘。看着他为自己盖被子,叶璃芜温和地笑着:“慕少,以后你对我还是不要太好,免得被人误会。”

其实今天会经历这些,都是因为慕天皓对她特别的缘故。握着她火热的手,慕天皓低沉地说道:“我想对谁好,这是我的权利。”

是啊,这是他的权利。凝望着他的眼,叶璃芜只觉得心脏漏跳一拍。闭上眼睛,困倦地说道:“那我睡一会,一会就好。”

很快,叶璃芜便已经入睡。看着耳温计,慕天皓的神色显得难看:“笨蛋,发烧四十一度,你还能忍着不说。”

他发现,叶璃芜不仅处理事情从容,而忍耐性更是一流。明明身子虚弱,却还能硬着头皮,完成自己的任务。这个女人,让他越来越无法放下。

迷迷糊糊中,叶璃芜只觉得自己来到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那里,满是恐怖而陌生的事物。忽然,一个个凶猛的野兽猛然出现,步步逼近。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叶璃芜不停地呐喊着,双手胡乱地挣扎着。就在她手足无措时,像是抓到什么救命稻草。

来不及多想,叶璃芜死死地拽着那根到稻草,不停地往前奔跑。恐惧渐渐地散去,一切似乎又恢复平静。

床侧,慕天皓锁着眉头,看着睡梦中喃喃自语的女人。刚刚她脸上流露出的恐惧,是那样清晰可见。瞧着被她紧紧地拽着的手,他的眼里噙着很浅的笑容。

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慕天皓俯下身,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蜻蜓点水,很快便离开。“叶璃芜,你是不是,经历过什么?”慕天浩低低地问道。

慢慢地从梦中转醒,看着眼前的环境,叶璃芜的脑袋有瞬间的空白。刚要起身,却发现手上传来什么。好奇地低下头,一阵窝心。

床沿,慕天皓正握着她的手,闭上眼睛睡觉。他的五官透着疲惫,显然是刚刚入睡。想起梦中的那根救命稻草,叶璃芜会心一笑。

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落在他的头上。略带着热气的指腹落在他的脸颊上,叶璃芜温和地笑着:“谢谢你。”

还未抽离,手指却被某人直接咬了一口。惊慌地看着他清醒过来,叶璃芜的脸颊一红。像极了做坏事的孩子,被家长抓个正着。

故作镇定地轻咳两声,叶璃芜害羞地道谢:“慕少,谢谢你救了我。”身上的烧,似乎已经退了。

支起身子,慕天皓挑了挑眉,脸上带着一抹挪揄:“一句谢谢,就解决了?叶璃芜,我可没那么好打发。”

他的语气,让她莫名地害羞。这个男人,总是能够轻易改变她的情绪。“我……”叶璃芜不自觉地抿了下嘴唇。却不知,这动作透着诱惑。

俯下身,含住她的唇瓣,慕天皓直接将她压在床上,趁机亲吻。惊慌地睁大眼睛,叶璃芜的大脑瞬间短路。

手掌搂着她的腰,慕天皓霸道地吻着她,将她一点点地吞噬。他的吻一点都不温柔,可她却该死地沉浸其中。

不知不觉中,双手渐渐地攀上他的脖子。相处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对他做出回应。

追逐着那小小的身影,慕天皓用力地按着她的后脑勺,两人似乎密不可分。

就在她即将窒息而死时,慕天皓这才不情愿地放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双双躺在床上。面颊透着红润,叶璃芜大口地呼吸着。

指腹摩擦着她的唇,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以后你得多练习,技术有待提高。”

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叶璃芜不满地抗议:“谁还要有下次。”这男人真是越来越多地占据着他的心,面对他时,总会变得不受控制。这,并不是好的征兆。

难得看到她羞涩的模样,慕天皓咽了口唾沫。捏住她的下巴,慕天皓沙哑地说道:“我,是不是你的第一个和你接吻的男人。”

第一个……双眼透着迷茫,叶璃芜认真地思考着,随后说道:“在我的记忆里,是第一个。”

在她记忆里?疑惑地看着她,慕天皓的眼中带着困惑:“什么意思。”

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叶璃芜如实地说道:“我的记忆是从五年前开始的,在这段时间里,你是第一个。但是五年前的事,我都不记得。”

慕天皓没有做声,只是疑惑地看着她。她的记忆是从……五年前开始?五年前,五年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