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让我坐在那个地方教我作业,叔叔帮你看看长大了吗

 苏酥迷蒙着点了点头。

 

  她昨天在这睡着了?

 

  四下看了看,苏酥发现病房里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不禁皱了皱秀气的眉。

 

  “您好些了吗?想吃点什么,我下去买。”苏酥柔声问道。

 

  昨天晚上她见老人自己在病房里,身边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便主动留了下来,打算等他的家人来了之后再走。

 

  苏酥还是不知道老人的身份,只知道他应该是墨爷爷的朋友。

 

  经过一个晚上的相处,他们之间倒是熟悉起来。

 

  “不用了丫头,刚刚护士已经送了早餐过来,我吃过了,你也快去吃吧。”老人摆了摆手,温和地看着她。

 

  “好,您有事就叫我。”

 

  苏酥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简单洗漱之后坐到了隔间的餐桌旁。

 

  没过多久,房间门被推开,苏酥听到了几个她有些熟悉的声音,她走到隔间入口,看清来人后不禁挑了挑眉。

 

  杨山进来后,快步走到了病床前,放下手中的礼盒,就满脸歉意地对着床上的老人哭诉说:“爸,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倚在墙上的苏酥看着杨山夸张的表演,好笑地摇了摇头。

 

  没想到,老人就是杨山的父亲,她名义上的“爷爷”——杨唯。

 

  他们父子俩倒是一点都不像。

 

  “爷爷,雪儿来看您了,您好些了吗?”杨雪儿也飞快地凑了上去,抓着杨唯的手臂一脸关切地问道。

 

  “呵,我以为你们是打算让我这个老头子在医院里自生自灭了呢。”

 

  杨山闻言脸色瞬间一变,忙不迭地解释道:“爸,您怎么能这么想呢!昨天晚上我接到电话,立刻就想过来了!可,可是……对了,昨天晚上雪儿也刚好身体有些不舒服,这才没能赶过来。对不起了爸……”说完,就对杨雪儿使了使眼色。

 

  杨雪儿见此,连忙点了点头。

 

  “苏酥!你怎么在这里?”这时,落在最后进门的吴芳看见隔间口的女孩,惊讶地叫唤了一声,引得几人同时向门口看去。

 

  床上的杨唯蹙了蹙眉,有些不高兴地瞥了吴芳一眼。

 

  “嚷嚷什么!昨天多亏苏酥救了我,还在这里照顾了我一晚上。”

 

  看着苏酥挂着打了石膏的手臂神态自若地站在门边,杨山突然有些局促不安,小心地往杨山的方向看了好几眼。

 

  杨唯将杨山的神色尽收眼底,瞬间沉下了脸,失望地摇了摇头。

 

  “你们背着我做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是把我和淮山兄当傻子吗?”

 

  杨唯的质问一下子让杨山等人慌了神,杨山立刻伏到床边,着急地解释道:

 

  “爸,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杨家啊!墨琛虽然是大少爷,但是他没有实权还患有残疾,把雪儿嫁过去不是毁了她吗……”

 

  苏酥觉着有些无趣,杨家人的打算她没兴趣知道。

 

  “杨爷爷。”苏酥打断了杨山的话,迎着几人的视线对杨唯说:“司机来接我了,您好好养身体。”

 

  “好,昨天辛苦你了丫头。”

 

  对着杨唯微微一笑,苏酥转身带上了房门。

 

  回到隔壁简单收拾了一下,苏酥就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刚刚她没说谎,墨家的司机确实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

 

  远处,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正缓慢移动着。

 

  “少爷,赶上早高峰了。”

 

  墨一透过后视镜看到墨琛明显有些阴郁的神色,无奈地解释道。

 

  从墨家出来到市中心后,这二十分钟里他们就只往前挪了一百米左右。

 

  墨一也没想到,会堵在这里这么久。

 

  因为平时少爷总是提早半个小时到公司,今天因为先回了一趟主宅才耽误了。

 

  而市一医院前面这条又是他们去公司的必经之路,所以饶是熟悉江海市每一条岔道的墨一也没办法,只能默默忍受着车内少爷的低气压。

 

  车又缓缓向前移动了十米。

 

  墨琛抬起头,看着前面又停滞不前的车流,烦躁地揉了揉眉心。

 

  车走走停停的,一份普通的文件都看得他心烦意乱。

 

  墨琛降下了车窗准备透透气,余光却突然扫到右前方的市一医院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她?

 

  那个女小偷怎么在这里?

 

  墨琛将文件放在了旁边座椅上,随即吩咐道:“墨一,拐到医院门口。”

 

  苏酥低头看了看手机,正纳闷司机怎么这么久还没到,就见一辆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她以为是墨家的车终于到了,正准备去拉后座的车门时,却发现打开的后车窗内露出了一张男人神雕刻斧的俊脸。

 

  “墨琛?”

 

  苏酥眯了眯眼,略微的诧异过后就是内心极度的不爽。

 

  昨天订婚宴没露面的男人,今天却好巧不巧地在这里遇见了,他是故意的?

 

  “好久不见。”墨琛点了点头,看着打着石膏却依旧难掩风华的少女,眼神有片刻的凝滞。

 

  墨琛不动声色地转移了目光,“去哪儿,要送你吗?”

 

  前面驾驶位上的墨一听到他家少爷的话差点惊掉了下巴。

 

  他家少爷竟然主动提出要送一个女人?是谁这么大的面子?

 

  刚刚他开过来的时候没注意到路边站了个人,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只不过觉得她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墨琛根本不知道墨一内心的肺腑。

 

  上一次和女小偷见面后,他又让墨一去查了查这个女人的资料,却依旧一无所获,而灰狼那边也始终没有回应。

 

  她究竟是什么人?

 

  墨琛倚靠在后座上,手指敲了敲毫无知觉的膝盖。

 

  他现在只知道她的手机号码,若是能知晓她的住处,那将来想找她时就会容易得多.

 

  “不用,接我的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苏酥看着男人矜贵的侧脸,暗自磨了磨牙,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这狗男人敢三番四次地放她鸽子,她现在看见墨琛的脸就恨不得上去揍一顿!

 

  从她这个角度,苏酥刚好可以看到男人规矩地并在一起的双腿。

 

  想到两人之前的“交易”,苏酥正了正脸色,重新看向墨琛。

 

  “找到我爷爷的线索了吗?”  男人沉吟了一下,随后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苏长鸣,现年52岁,原江海市霖阳镇花溪村人,是当年村子里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对生物化学方面一直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毕业后成功入职中科院。十八年前突然离职,孤身带着一个婴儿回到花溪村悉心照料。直至四年前,苏长鸣突然人间蒸发……”

 

  “至今下落不明。”

 

  看着少女带着希冀的眼睛随着他话落而瞬间暗淡下去,墨琛顿了顿,语气里带了些许难得的歉意,“抱歉,暂时还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苏酥摇了摇头,“没事,我知道这事急不来。”

 

  毕竟她已经找了苏长鸣整整五年!

 

  这五年来她已经跑了无数个国家,把苏长鸣可能藏身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却依然毫无头绪。

 

  她原本以为依着墨家的底蕴,或许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果然还是不能太寄希望于墨琛吗?

 

  男人轻咳了一声,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放心,我墨琛向来说到做到,既然我们有协议在先,我会加派人手继续打探你爷爷的线索。”

 

  到此,墨琛顿了顿,眼神瞬间变得幽深起来。

 

  “不过我很想知道,与那天同样的针剂你调配好了吗?我不介意再提醒你一次,若到时候你拿不出来,那后果或许就不是你承担得起的了。”

 

  听到男人的话,苏酥自信地勾了勾唇角,“当然。”

 

  过了这么一会儿,车流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涌动。

 

  墨一忍不住提醒道:“少爷,前面路已经通了。”

 

  而这时,他们的车后面有喇叭声响起,墨琛沉吟了一下,再一次看向车外的少女。

 

  “还不知道姑娘姓什么?”

 

  然后他注意到,少女灵动的双眼里闪过一丝讥讽,随后她理所当然地说:“爷爷姓苏,我当然也姓苏了。”

 

  苏?

 

  墨琛挑了挑眉,原本以为她是被收养的孤儿,并不一定会被冠以同样的姓。

 

  可她偏偏就是姓苏。

 

  墨琛又随意地往医院的招牌上扫了一眼。

 

  江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他还记得刚刚爷爷说他那个未婚妻就是在这个医院……

 

  后面的车又催促地按了几下喇叭,墨琛终有些不耐地皱起了眉,意味深长地看向苏酥。

 

  “苏小姐,希望下次见面我们都可以得偿所愿。”

 

  然后也不管苏酥的反应,直接升起了车窗。

 

  “墨一,走吧,”

 

  墨琛又习惯性地敲了敲手指,对墨一说道。

 

  “你再去查一查我那个未婚妻的资料,看看她和苏长鸣是否有关系。”

 

  闻言,墨一先是一愣,随后点头应下了。

 

  当时知道杨家突然从乡下找回了一个“二小姐”顶替与少爷的婚事时,他们就立刻查了一下那位的信息,但除了得知她的名字叫苏酥和来自花溪村之外,竟连张照片都没有。

 

  他们只当是农村太过落后,条件艰苦,拍个照片不容易,可现在想想却着实有些可疑。

 

  难道少爷是怀疑……

 

  想到那个可能性,墨一摇了摇头。

 

  不可能那么巧吧?

 

  ……

 

  墨琛他们离开后不久,来接苏酥的车也终于到了。

 

  司机下车亲自为苏酥打开车门,态度恭敬地向她解释道:“对不起苏小姐,刚刚堵车,耽误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让您久等了。”

 

  苏酥随意地摆了摆手,顺势坐进车里,无所谓地说了句“没关系”后就闭上了眼睛。

 

  趴在杨唯床边睡了一晚上,身上渐渐开始酸痛起来,她现在有些打不起精神。

 

  半个小时后,苏酥回到墨家,跟墨淮山说了一下自己和杨唯的情况后,墨淮山就让她回房间休息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床边突然有东西震动了几下。

 

  苏酥的睡眠向来比较浅,听到动静瞬间就睁开了眼睛。

 

  搬进墨家的时候,她把自己的另一个备用机放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

 

  修长的手指解锁了屏幕之后,苏酥看着一连弹出来的十几条信息,无声地笑了起来。

 

  发件人都是同一人,她已经可以想象远在A国的女孩对着手机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了。

 

  小u:Su,在不?你啥时候回来?

 

  小u:明年的时装周你找到灵感了吗?

 

  ……

 

  小u:最近不少人来工作室下单,可是你不在安吉拉都不敢接。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她这几天一直都是低气压,大家都不敢去惹她,偏偏你还一点音讯都没有!

 

  小u:哦对了,不知道是谁泄露了你去了C国江海市的消息,很多人听到风声后都想方设法来打探你的具体行踪,其中还有一个自称是江海市市长的秘书。

 

  小u:Su?祖宗?我还能活着见到你回来吗?要哭了/

 

  ……

 

  江海市市长秘书?

 

  苏酥轻笑了一声,杨雪儿她们动作倒是挺快。

 

  她退出消息界面,熟练地按下了一串国外号码,嘟地一声后就被接通了,电话里传来了女孩惊喜的声音,她就是苏酥在A国时的助理设计师小u。

 

  “Su!你总算出现了!”

 

  苏酥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小u,明年的时装周我应该不参加了。另外,你跟安吉拉说,订单可以接,我画完稿子就直接发给她,只不过后续工厂那边得你们盯了。”

 

  电话那头,女孩连连点头,“好,好。”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嗯?Su你还不打算回来吗?”

 

  “嗯,等过段时间我会回去一趟,把工作交接一下,以后A国的工作室就全权交给安吉拉了。”苏酥云淡风轻地说着。

 

  “什么?祖宗,你不是开玩笑吧?”那边,小u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惊恐。

 

  “是真的。好了,你们和客户商谈好细节后让安吉拉把资料发到我邮箱,我会尽快交稿的。”交代完之后,苏酥就挂断了电话。

 

  她已经考虑过了,短时间内她应该都会留在C国继续寻找苏长鸣的线索,加上她现在和墨家的关系,不说墨琛,墨淮山就不可能允许她长时间在别国带着,所以她打算直接在江海市重新筹备一个工作室。

 

  不过,她现在在江海市没什么根基,虽然自己在设计圈的名气够响,但想要在各方势力盘根错节的江海市站稳脚跟,筹备工作室的事情,估计还得要墨家帮忙。

 

  苏酥想了想,从柜子里找出自己最近的画稿,准备去二楼书房找墨淮山。  当苏酥在一楼花圃里找到墨淮山的时候,老爷子正悠闲地坐在藤椅上,一边品着龙井,一边晒着正午前还不算热烈的太阳。

 

  “爷爷。”

 

  见苏酥过来,墨淮山显然有些意外,他看了眼女孩半吊着的手臂,面色和蔼地点了点头。

 

  “怎么不多休息会?刚刚老杨打电话来说你昨天晚上在他房间陪了一夜,直夸你是个好孩子呢!”

 

  闻言,苏酥只是笑笑,将手里的画本递给了墨淮山,正了正脸色。

 

  “爷爷,苏酥有件事想请您帮忙。”

 

  墨淮山接过本子,没有立即打开,而是看着苏酥示意她继续。

 

  “不瞒爷爷,我是一名服装设计师,之前在A国已经有一间自己的工作室,收益一直不错。”

 

  苏酥从来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她直觉老爷子应该已经对自己“杨家二小姐”的身份有所怀疑,所以今天索性直接向他坦白。

 

  果然,墨淮山听了她的话只是略微挑了挑眉,没有丝毫惊讶或者恼怒。

 

  于是她面色如常地继续道:“但是目前的境况不允许我再长时间地留在A国,所以我决定把那边的工作交接一下,在江海市重新开一间工作室。”

 

  说到这里,苏酥顿了顿,观察了一下老爷子的神色才说到了她今天来找墨淮山的重点。

 

  “不过因为我在江海市的根基尚浅,怕贸然行事会给墨家惹麻烦,所以才想来请爷爷帮忙坐镇。”

 

  见墨淮山只是笑看着她不说话,苏酥眨了眨眼睛,试探地说:“等工作室建成之后,我会把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送给爷爷,权当是苏酥孝敬您的!”

 

  听到这,墨淮山终于朗声笑了出来,心下对自己挑的这个孙媳是愈发满意了。

 

  小小年纪性格沉稳内敛不说,对自己的人生和事业也很有规划。不管她说在A国有工作室的事情是真是假,单凭他刚刚随意翻看的厚厚一沓画稿,就觉得这丫头至少在设计这一方面是有些想法的。

 

  “傻丫头,年轻人创业不容易,爷爷支持你还来不及,怎么还会要你的股份呢!”

 

  墨淮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久居上位的气势显露了出来。

 

  他将手绘本递还给苏酥,眼里盛着笑意,“丫头你只管放心去做,没人敢为难我墨家的人。”

 

  墨淮山的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苏酥道谢后就放心地离开了,所以也就没有听到之后墨淮山吩咐管家的话。

 

  “你去跟那臭小子说,苏酥要开工作室,让他保驾护航。”

 

  “是,老爷!”

 

  ……

 

  墨琛接到老宅打来的电话时正在看墨一查到的资料。

 

  他看着手中那薄薄一页纸上了了的几个字,眼底即将掀起狂风骇浪,墨一低垂着头,几不可察地向门口的方向退了一步。

 

  “去哪儿?饭碗不想要了?”男人凉飕飕的声音响起,像是下一秒心脏就能被射穿。

 

  “你告诉我,为什么苏酥的简历里什么都没有?”

 

  墨一咽了咽口水,“对不起,少爷,与苏小姐有关的信息都在这里了,她的生平干净得像是被人故意抹去了一样!”

 

  被人故意抹去?

 

  这倒是提醒了他,看来他这未婚妻远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

 

  “少爷,老爷让我转告您,苏小姐想要在江海市开一间设计师个人工作室,他希望这件事您能盯着,不要让她在外受了欺负。”管家将话传达给墨琛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那女人要开个人工作室?

 

  她是设计师?

 

  男人狭长的眼眯了起来,资料果然有问题!

 

  “墨一,接下来你留意一下,那个女人遇到问题的时候,你暗中帮忙解决。”

 

  这一次墨琛没有直面拒绝老爷子的提议,他想摸一摸这位未婚妻的底。

 

  ……

 

  有了“墨淮山”的暗中协助,苏酥的筹备工作进展很顺利。

 

  苏酥在和之前A国的工作室合伙人兼好友安吉拉谈起今后的工作计划时,只爱工作不要爱情的安吉拉表示,她愿意带着原班人马一同将工作室搬到江海市。

 

  苏酥对此自然是喜闻乐见。

 

  于是,一切准备就绪后,在江海市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上,一间名为“鹤”的设计师个人工作室的出现,一夜之间炸响了江海市的名媛贵妇圈。

 

  “雪儿!你听说了吗,白鹤把她的工作室搬到江海市了,就在第一大道!看情况她应该是要在这里定居!”

 

  大清早,杨雪儿就听到她的好友朱倩在电话那端兴奋地尖叫,直接把杨雪儿的起床气都给叫没了。

 

  “倩倩,你说什么?谁的工作室?”杨雪儿揉了揉耳朵,有些不敢置信。

 

  “你最爱的设计师白鹤,她把工作室搬到我们江海市的第一大道了!”朱倩毫不介意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有些焦急地催促:

 

  “雪儿,快起来收拾一下,我好不容易和前台预约了今天下午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可不能迟到了!”

 

  要是换做其他人,作为市长千金的朱倩根本不屑一顾,认为见面就是浪费时间。

 

  但是对方是享誉国际的设计师白鹤,而且闺蜜杨雪儿是她的忠实粉丝,所以一向骄纵的朱小姐也只能乖乖地提前向工作室前台预约时间。

 

  而且依照白鹤工作室的规矩,预约好的客户若是迟到或者爽约三次,就将被永久地列入客户黑名单。

 

  听到好友的提醒,杨雪儿一个激灵,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

 

  她绝不能错失与偶像见面的机会!

 

  ……

 

  第一大道,“鹤”工作室内,二楼办公室。

 

  一身烟灰色罗纱连衣裙的苏酥,此刻正瘫软在白色的皮质沙发上,她刚送走了一位客人。

 

  自从三天前工作室开业以来,苏酥——也就是设计师白鹤,可以说是忙得脚不沾地。

 

  之前她在A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几位老客户听说她将工作室搬来了C国,都不远千里地跑了过来。

 

  上一位离开的客人就是B国的一位伯爵夫人,对着她表示了一阵惋惜之后又毫不客气地预定了十件高定礼服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