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代表的水真多;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柜台上的手指一蹦一蹦的,从袋子里蹦了出来。

 

三人都是一脸反胃,她们总算知道零食袋里的蠕动是怎么回事儿了。

 

有几根手指蹦的格外欢快,指甲又尖又长,像是女人们做的延长甲一样。

 

竟然像有意识的生命体,跳起来去扣肖萌的眼睛。

 

肖萌顺手拿旁边收钱的托盘挡住,手指抠到铁板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肖萌心里骂娘,这种力道如果抠到脸上,两个眼珠恐怕不保。

 

她手边没有合适的武器,只能躲在托盘后面向学生们问道,“这样是不是有点浪费食物呢?”

 

学生们互相看了一眼,竟然同意她的说法,“你们如果不喜欢,我们就拿走啦。“

 

拿走拿走,快拿走。

 

小眼镜有点落寞的把柜台上乱蹦的手指都收回零食袋里,遗憾的看着小燕,“下次我给你带更好吃的。”

 

小燕躲在陈雯身后,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肖萌一脚把掉在地上还乱蹦的手指踩碎,脸上摆出营业专用表情,“收您五十,找零四块,请您收好。”

 

她心里想吞了苍蝇一样,还是敬业的说,“欢迎您下次光临~”

 

小学生们顺利离开,带走了那袋儿手指。

 

“欧”旁边传来干呕的声音,小燕抹着眼泪,“还好是小萌姐打开的袋子,如果我开了,肯定就被扣走眼睛了。”

 

肖萌也一阵后怕,“这个副本看上去风平浪静,实际很多危险的陷阱啊。”

 

陈雯拍着小燕的背,聊胜于无的安慰道。

 

“副本时间只有一天,小燕,别害怕,马上就过去了。”

 

肖萌被提醒到,看着收银台显示器的倒数计时,“还有16个小时。”

 

店外的天色已经变成傍晚,夕阳从街边的天桥斜射出来,下班的人潮开始出现。

 

肖萌有点严肃的说道,“黑夜肯定能增强它们的力量,要小心了。”

 

陈雯和小燕都认真的看着她,一个拿着货物登记本,一个拿着拖把,严阵以待,“嗯!”

 

突然,店里来来往往人变的多了起来,有的进来买盒饭,有进来买烟酒的。

 

肖萌有意想看看其他两人的情况,但是忙于收银的工作,她额头冒汗,这要是不小心算错算漏了,就是抹杀的下场了。

 

她忙中偷看了一眼小燕,因为人多,地上不时出现带着污泥的脚印,小燕满店飞奔着拖地,累的呼呼的。

 

隔一排货架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吼声,“你们这个店怎么回事?我上次跟店主说了要这个牌子的烟,怎么又没有了?”

 

还有陈雯唯唯诺诺的道歉声,因为声音太低,听起来不甚清晰,“实在对不起先生,店长没有跟我们交代这件事……”

 

“啊?你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一根手指戳在陈雯肩上,陈雯不断后退。

 

“你没错,那是我错了?是我来晚了是吗?你是这个意思?!”

 

肖萌紧张之下不自觉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身前客人不满的说道,“快点儿,再磨蹭我不要了。”

 

肖萌连忙赔笑,“不好意思,您一共应付八十七元……”

 

陈雯那边儿却已经退无可退,整个人贴到了玻璃墙上,愤怒的男人一脚踢过去,陈雯绝望的闭上眼睛。

 

“到此为止了,先生。”

 

身上没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疼痛,陈雯惊讶的看向身前,肖萌一手拿着手枪,抵着男人的头。

 

陈雯大惊失色,“小萌,你干什么呢?赶紧回去,要是有客人逃单了,你就因为失职被抹杀了!”

 

“别担心。”肖萌眯起眼睛,安慰陈雯。

 

又对着男人说,“您试图损坏我们店的墙面,我作为店员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不是吗?“

 

男人看着眼前的枪,散发着火药味,显然不是个玩具,眼神掩饰不住恐惧,但仍色厉内荏的吼着。

 

“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让你们店长出来,我要跟他好好聊一下这个问题!”

 

收银台前的人看着热闹,竟然没有人走掉,和现实世界不同的是,看见肖萌拿出枪来,不但没有被惊吓到,反而窃窃私语起来。

 

“她要ooc了,只要系统宣布要抹杀她,我就上去开饭了。”

 

“说什么呢,这儿这么多人,你是想吃独食不成?”

 

“呵,你们想吃那个拿枪的?我跟你们说,脾气大的女人不好吃,那边儿那个胆小的,吃起来才过瘾!”

 

空中传来系统计算的声音,半晌,判定道。“玩家‘收银员’行为符合游戏规则,检测有客人做出破坏性举动,下放观察员。”

 

声音刚落,店里的气氛顿时改变。

 

店里交头接耳的客人们一时都冻住了,就连猖狂的叫着要见店长的男人露出恐惧的神色来。

 

肖萌抓住那个字眼,只觉得非常疑惑,观察员?游戏里还有这种人?

 

那是人类还是怪物呢?

 

陈雯深吸一口气,戳戳肖萌的胳膊,“你看,那个男人就是观察员吗?”

 

玻璃墙外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伸手推门,向着肖萌微笑,做出了一个无声的口型,“小野猫,又见面了。”

 

“小萌?小萌你怎么了?”陈雯奇怪的看着几乎石化原地的肖萌。

 

她又看了一眼那个观察员,应该是个人类啊,看上去还有点帅,肖萌平时胆子都很大的,这是怎么了?

 

不过陈雯当然无条件维护肖萌的感受,她站在肖萌前面,看着走过来的男人,“您好,观察员先生。”

 

沈渊一如初见时风度翩翩,他语气夸张,带着华丽的咏叹调,鞠躬道,“美丽的小姐,您的内心一定如同外表般纯洁善良。”

 

他把手上的黑伞撑在地上,对周围凝滞的气氛视若无物。

 

“如果您知道违反规则的人在哪里的话,可以好心告诉在下吗?“

 

陈雯看的目瞪口呆,还没等她指向男人,那个男人已经不打自招了。

 

暴怒的客人一瞬间变的可怜兮兮,”尊敬的观察员大人,您看我的数据记录,我发誓,没有做任何实质上的破坏!还能调出数据记录?陈雯没听说过,末日的系统还有这种功能。

 

她看向沈渊,只见他轻笑一声,“如你所愿。“

 

修长好看的手在空中划过,顿时出现了一块儿科幻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半透明屏幕。

 

上面显示的赫然是便利店的画面,整个监控没有死角,把所有地方都包括进去。

 

陈雯打了一个冷战,这个系统竟然如此可怕,拥有这种远超地球的科技水平,怪不得能说出‘新人类进化计划’。

 

画面右上角显示的是时间,这个看上去深不可测的年轻人显然可以控制这些东西。

 

沈渊语气轻松,“嗯……就看最近二十分钟的吧。”

 

画面顿时飞速倒退,回到了二十分钟之前,陈雯能看到自己在仓库和货架之间奔波,跑来跑去的上架卖完的货物。

 

小燕不断的清理地面和玻璃墙面,肖萌在收银台前忙碌,表面上看起来一片和谐,实际上暗含杀机。

 

能看到在货架前拿功能饮料的疲惫上班族,打了一个哈欠后,嘴竟然张大到整个脑袋的地步。

 

躲在货架后面偷看肖萌的年轻人,嘴角流出可疑的蜒液,如同青蛙的舌头吐出来,卷走了放在上层的商品。

 

恶趣味的孩子在隐蔽的地方粘上口香糖,对小燕露出垂涎的笑容……

 

陈雯也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僵硬,她也奇怪为什么总有人接连来买同一样商品。

 

原来它们都是故意的!如果库房还有货,但是陈雯没有及时上架的话,恐怕就被它们分而食之了!

暴露了这个副本真实的一面后,录像依旧往后推移,逐渐到了男人闹事的时间点。

 

不知道沈渊做了什么,录像突然有了声音,男人嚣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叫你们的店长出来!咱们评评理!”

 

沈渊透过屏幕,像毒蛇一样的眼睛盯住了正一点点退后的男人,“好巧,我就是店长,您有什么要求,直接跟我说吧。”

 

男人颤抖着声音,笑的非常勉强,“您开完笑了大人,您不是观察员吗?”

 

”虽然我等级不高也知道,观察员比店长的等级高多了……“

 

沈渊点点头,把玩着黑伞,“你知道?那你知道,观察员可以随时接管任何一个副本吗?”

 

“我就是随口一说,要是知道店长是您的话,打死我也不会……”

 

男人发狠的看了眼自己的手,猛的左右开弓,狠狠的扇了自己两巴掌,“都是我这张嘴!冒犯大人您了。”

 

他的脸瞬时显出两个红色的巴掌印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扭头吐出几颗带血的牙来,低着头。

 

“给您赔罪了。”

 

沈渊没有说话,录像上的画面继续播放了起来。

 

男人送了口气,他知道这茬儿就算过去了。

 

观察员大人虽然向来公正无私,但怎么说也是系统的人,要是人类和npc出现矛盾,怎么会偏向人类呢?

 

男人恶狠狠的看向陈雯,盯着她抹掉了嘴角的血迹,这笔帐,他就记在这个娘们头上了,等一会儿观察员大人……

 

沈渊仍旧神色淡淡的看着录像。

 

那上面,男人正一把将陈雯推搡到玻璃墙上,接着抬起脚准备当胸踢过去。

 

被跳过收银台赶来的肖萌拦住了。

 

录像戛然而止。

 

沈渊摸着下巴不说话,笑的有点瘆人。

 

那男人看完监控更理直气壮了,叫板道,“我没有碰到玻璃墙,视频上看的清清楚楚!

 

沈渊摇摇头,黑色雨伞的尖端在地板上清脆的敲了三下,像是一场盛大交响乐的休止符。

 

“伤害美丽的女士,可不是一位绅士的行为。”

 

男人眼眸发亮,觉得自己赢了,疯狂的喊叫着,根本没听见沈渊说的什么。

 

“您也看见了吧,观察员大人,我那脚根本不是对着玻璃墙踹的,不能判我违规!”

 

他喘着粗气,整个脸青筋暴起,显得非常骇人。通过其他npc冷淡的表情,才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观察员大人,您说什么?她只是个玩家啊,而我可已经是……”中级npc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突然整齐的从脖子和腰部分成三段,望左右不同的方向飞开。

 

男人的脸上还残留着诧异和不解,却没有得到答案的机会了。

 

男人的身体非常奇特,里面没有五脏六腑和骨骼,只有血肉填充在里面。

 

这些npc都是套着人皮的血肉怪物!

 

陈雯抓住肖萌的手,获得一点安全感。之前遇到的那些怪事,还可以解释为幻觉,可是在眼前崩裂的家伙证明了。

 

不是什么障眼法,真的是系统把血肉人型灌装进人皮里,像是火腿肠一样。

 

沈渊嫌弃的甩了甩雨伞,冷声说出判定,“中型38790431号,因为在执行诱导任务时,没有考虑到间接损坏副本设施。”

 

“按照游戏规则,执行抹杀政策。”

 

人皮中散落一地的血肉并没有失去生命,还在地上挣扎着蠕动,想重新聚集在一起。

 

它们是血肉人型怪的话,无论击打成多碎,只要没有伤到要害,都能重新凝聚复活。

 

陈雯张嘴,想要提醒观察员。

 

就见沈渊闭上了眼睛,随着他判定的话语落地,由天而降的一束极强烈的白光照在了地上的那摊血肉上。

 

血肉想是被浇上了浓度很高的硫酸一样,滋滋冒着黑气,最终全部蒸发不见。

 

那道白光过于耀眼,以至于没有及时闭上眼睛的陈雯眼前一片黑影,缓了一会儿,视野才逐渐清晰。

 

沈渊看着那摊血肉存在过的地方,微微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他的狂妄自信。

 

“谢谢观察员大人。”

 

陈雯对这个青年很有好感,但不知为何,她有一种直觉。

 

他并不是因为陈雯才出手的。

 

经过沈渊的审判之后,便利店里的npc们都吓跑了,整个店安静的落针可闻。

 

陈雯就听身后传来肖萌冷漠的声音。

 

“真不好意思,沈大人,您是来再杀我一次的吗?”但是错觉终究是错觉罢了,认清这就是一个披着美人皮囊的怪物后,肖萌自觉把持的非常稳。

 

什么见鬼的爱情,都不如活着来的实在。

 

“我是为自己考虑。”沈渊用他那磁性而迷人的嗓音轻轻说道。

 

“我从来不委屈自己,如果要跟一个恨我的人相处半个月的话,我宁愿……。”

 

沈渊笑着暂停在了这里,非常的微妙。

 

他话风一转,“所以,咱们交换一下条件,我回答你三个问题,你别用那种防备的态度跟我相处,可以吗?”

 

肖萌的感情也很微妙,说实在的,她即使不再动心,也总有一种‘这跟男人看上去不像在说假话’的感觉。

 

这种不经意间被取信了的感觉,让她非常烦躁。

 

“你上次为什么对我下手?”肖萌不解的问道,直到现在,她还对这个问题耿耿于怀。

 

说真的,他们的关系也只是偶遇而已,总不至于闹到情杀的地步吧。

 

“第一个问题。”看他没说话,肖萌提醒道。

 

沈渊看上去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妥协了。

 

肖萌想不通,这有什么可逃避的,这是原则上的问题啊,沈渊该不会以为,没有弄清楚之前,自己会放心吧。

 

他终于正色说道,“你也看见了,我是观察员,负责清除不守游戏规则的人。”

 

“所以呢?”肖萌不解,就算他是身份不同,她也没有什么违反游戏规则的行为啊?

 

沈渊略有深意的看着她,“这是一条隐藏规则,技能卡是不能被‘自愿赠与’的。”

 

肖萌眨眨眼睛,纤长而漂亮的睫毛上下扇动,她想到了什么。

 

“或者说,在玩家死亡前,技能卡是不能被转让的。”陆瑾补充说明道。

 

“如果……被转让了会怎么样?”肖萌有点颤抖的问道,这简直是一条可以称得上阴险的规则。

 

末日降临,技能卡人手一张,如果说这条规则是为了阻止技能卡被当成货物流通的话,同时也造成了很多问题。

 

像当时范老师那样,垂死的状态把技能卡给自己身边相信的人,在末日降临后这样的情况应该不少见。

 

谁都没想到那会害了对方。

 

而小燕这样的孩子,和一些弱者,出于求得庇佑的心理,也会把技能卡交托给能保证他安全的人。

 

这简直是一个情感上的回手掏啊。

 

肖萌感觉自己被规则恶意的玩弄了。

 

沈渊嗯了一声,想了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就是会‘红名’而已,如果和观察员遇见的话,看到他的数据……”

 

“我就会顺手杀掉他哦。”

 

肖萌立时拉起枪栓。

 

听见这极富预兆性的声音,沈渊连忙解释道,“你的红名已经消失了,应该是死过一次的原因吧。”

 

“说起来,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复活的啊。”沈渊笑眯眯的道。

 

肖萌扯了一下嘴角,“是你欠我两个问题。”

 

别想我回答你,梦里想去吧,你不是进化了吗?还是有可能的。

 

牵扯到范老师,肖萌在小燕面前特意隐去了这个名字,为了怕她多想。

 

陈雯之前安静的听着她们的对话,这时候忍不住担心的看向肖萌。

 

“肖萌,你真的要让他跟着?”

 

肖萌无奈的低声说,“你也看到了,他是观察员,在这个游戏的等级很高,我没有拒绝的余地。”

 

在闺蜜面前,肖萌褪下那层看上去坚硬的外皮,露出真实的想法来。

 

“我也只能尽量争取一些权利而已。”

 

沈渊没有失去风度的探究两个女士之间的私密对话,只是看了一眼时间,“第二个问题呢?”

 

他的耐心显然有点支撑不住,“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你足够特别,我不会浪费时间跟你解释。”

 

重新看到肖萌的一瞬间,静寂的世界重新变得喧闹,颜色从草叶尖端开始蔓延,像是打翻了颜料盒。

 

那一瞬,沈渊感觉空气都变得清新了。

 

肖萌咳了一声,“那个,我还没想好,先留着吧。”

 

沈渊无可无不可的,“可以。”

 

最主要的矛盾解决了,肖萌仍旧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家伙呆在一起。

 

和平相处?不可能的,见鬼去吧。

 

气氛正尴尬,店外突然传来了一声粗放的吆喝,“货到了啊,有没有人来签个单子?”

 

一个穿蓝色工服的热情大叔站在玻璃窗外,手里拿着一个货单,正四处望着,看见店里面有人,顿时非常高兴。

 

“不容易啊,你们活这么久。”

 

肖萌看到大叔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已经是深夜了,奖励副本限时24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大半。

 

大叔毫不客气的推门进来,带着一股自来熟的味道,“奖励副本可他妈的坑爹了,你们看起来胳膊腿挺齐整啊。”

 

“你看这外面天黑的,这时候正是npc捣乱的点儿,我还以为过来得帮你们打一场呢。”

 

“怎么滴,老手呗?”他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递给沈渊。

 

“认识一下子啊,兄弟,带着几个妹子挺不容易啊。俺们队就俩人,俺和俺弟。”

 

沈渊轻笑一声,在肖萌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拿过了那根烟。

 

“俺弟就在车上呢,那不,招手的那个大傻砸。”在场的人不由自主的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货车是两箱的小型货车,驾驶室的车窗伸出一个拿着半截烟的手,倒视镜上能看到一个秃瓢,皱着眉抽烟。

活像是末日前被那些老板欠债跑路坑了一年工资的大汉。

 

面相凶神恶煞。

 

“嘿,嘿。”蓝色工作服大叔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解释了一下,“我弟他长的比较凶,怕吓到新认识的人嘛,就没有下车。”

 

“我们的角色是运货dei,诺。”蓝色工作服大叔给他们展示了一下胸前的工作牌,“我们已经跑了好几个便利店了。”

 

“啧啧啧,不跟你们吹,都妹遇见一个活银!唉,你们是啥角色啊?”

 

大叔妹好意思盯着女生的胸口瞧,看向沈渊。

 

而肖萌看热闹的眼神逐渐变得不可置信了起来,沈渊穿着高定黑西服的胸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廉价的塑料名牌。

 

“我是店长,幸会。”

 

沈渊伸出手去,表情温和有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