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发现他的还在里面怎么办,不要…我们不能这样

秦翰忱挪了挪有些僵硬的腿,鲜血已经溢到了他皮鞋边,让他连一步都迈不出去。

 

  周围已经有人拨打了急救电话,还有懂医学常识的前来给颜汐做急救措施。

 

  “没用了,人已经没心跳了。”有人喊道。

 

  刹那间,像是有一只手伸进了秦翰忱的胸膛,一瓣瓣撕裂着他的心脏。

 

  他用力攥紧手心,却听到颜昭昭吃痛的惊呼声。

 

  稍稍回神,才发现她的手依旧被自己紧握住,这会已经捏得发红。

 

  “阿忱……”颜昭昭柔弱唤道。

 

  秦翰忱下颚角的线条绷紧了几分,一声不吭地松开她,随后指挥众人有序退场,婚礼取消。

 

  颜昭昭不敢置信看着他,支撑着扶住轮椅站起来。

 

  “阿忱,这场婚礼我们筹备了那么久,还有合作商也来道喜,要是突然取消对公司肯定会有影响……”

 

  颜昭昭委屈说着,心底却对颜汐的跳楼砸场恨到咬牙切齿。

 

  那个女人要死就死远点,为什么要死在她的婚礼上!

 

  “嘀呜嘀呜……”救护车匆匆赶来,护士抬着担架将颜汐带上了车。

 

  她怀中落出一个红本,有人眼尖看出了那是结婚证,趁着还没被鲜血浸染捡了起来。

 

  “颜汐和秦翰忱的结婚证……”那人大声念了出来,用诡异的眼神打量着台上的两人,“秦总,跳楼的是您老婆,你这怎么又娶妻了啊?”

 

  “都结婚三年了,现在又结婚,这不是犯了重婚罪吗?”

 

  “颜汐、颜昭昭……她们该不会是两姐妹吧?这照片看着也像……”

 

  众人议论纷纷,这突如其来的八卦顿时让所有人炸开了锅。

 

  毕竟,秦翰忱在他们眼中一直都是个单身钻石王老五,没想到已经隐婚了三年。

 

  如今对外公关说娶的是初恋情人,那这跳楼的老婆又是怎么回事?

 

  秦翰忱丝毫没有在意大家的眼神,而是冷静命自己的人让大家撤离现场,同时给予一定的红包补偿。

 

  颜昭昭被秦翰忱凉在台上,整个人气得面容扭曲却又不敢肆意发火。

 

  原本坐在上亲主座的颜父颜母也早被这一变故惊呆到,他们的确不看中颜汐那个女儿,但是谁也没料到她会这般决绝地在颜昭昭婚礼上跳楼。

 

  好歹也是一家人为什么非要闹得如此不可开交呢?

 

  眼看秦翰忱已经公布取消婚礼,颜母坐不住了。

 

  “小秦,昭昭等这场婚礼等了三年多,你不能……”

 

  颜昭昭的身体承受不住太大刺激,颜母担心这场事故会给她带来不良影响。

 

  秦翰忱耳朵嗡嗡作响,根本不想开口跟他们说一句话。

 

  颜父颜母不喜颜汐,他一直都知情,包括他自己也是厌极了那个作恶多端的女人。

 

  只是,毕竟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这般跳楼他们居然丝毫不担心她的生死,而是满心满眼都只在意颜昭昭一人,还真是令人一言难尽!

 

  秦翰忱对着颜昭昭说道,随即转身朝草坪外走。

 

  “你先回家休息,我去趟医院,还有公关要处理。”

 

  颜昭昭还想出声再喊住他,但也深知眼下这个关头自己不可能留得住他脚步。

 

  不管是他说的要处理这件事的影响,还是想去医院看望那个女人的死活,她都留不住。

 

  颜汐只不过是她为了稳住秦翰忱的棋子,如今失去了利用价值死了也就死了,为什么他依旧不在自己的掌控中?

 另一边,医院。

 

  秦翰忱匆匆赶来之际,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记者,争先恐后地想进医院采访有关颜汐的实时报道。

 

  见到当事男主角,他们全都围了过来,但被他身边的保镖阻拦住。

 

  秦翰忱一声不吭进了医院,保镖则将那些记者全都拒之门外。

 

  抢救室的红灯一直亮着,走廊上冷冷清清,一个人影都没有。

 

  秦翰忱的心,莫名感到了一丝凄凉。

 

  这便是那个女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给她收尸。

 

  因为太恶毒,因为城府太深,所以不讨喜。

 

  亲姐姐不喜欢,亲生父母不喜欢,身边也没有一个朋友。

 

  好像她身边有的,只有他。

 

  不,她身边还有一个叫顾离的男人,就在前几天她还准备带着自己的种跟那个男人去西城。

 

  这般想着,秦翰忱心底混乱的情绪全都归为冷漠。

 

  自己不是已经放手让她跟那个男人走了吗,她怎么还要跳楼?并且还带着他们两人的结婚证?

 

  真是不可理喻!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身穿绿色手术服的医生一脸倦容地从里头走出来。

 

  秦翰忱连忙从长椅上起来,大步走过去。

 

  “人怎样?”嗓音中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慌乱。

 

  医生摘下口罩,叹了口气:“准备后事吧,她现在的呼吸心跳等生命体征全都是通过药物和设备逆转维持,一旦结束医疗手段便是死亡。”

 

  秦翰忱的心又是一阵闷疼,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女人的生死。

 

  “把医院里最好的药全都用上,不能放弃。”他吩咐道。

 

  医生见他不容拒绝的口吻,也清楚他再说什么也无法改变,只得点头作罢。

 

  颜汐被转进了重症CIU室,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秦翰忱站在病房门外,透着巴掌大的玻璃窗看了看床上浑身都被绷带缠得严严实实的女人。

 

  颜汐,你不能死。

 

  你要是死了我就真坐实渣男重婚的罪名,你要醒来跟所有人解释这一切。

 

  秦翰忱在心底默默想着,却有一种更为深沉的情绪在约束着他,让他没法保持冷静。

 

  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刚转头,还没看清来人,便感觉一个拳头杂夹着厉风直直朝自己袭来。

 

  秦翰忱来不及躲闪,生生受了这一拳!

 

  “你还有脸在这里?你这个杀人凶手!”顾离愤恨说着,继续挥拳朝秦翰忱身上砸去。

 

  到底是当过兵的人,顾离的拳头砸起来让秦翰忱骨头都有些吃痛。

 

  他连忙挣脱开,怒气冲冲:“顾离,你干什么!”

 

  顾离不说话,一拳直直砸向秦翰忱的脸颊,让他的右脸瞬间狼狈红肿。

 

  “要不是我看了新闻,我都不知道小汐出事了,而你要娶她的姐姐!”顾离对着秦翰忱吼道,“秦翰忱,你还要脸吗?做完妹夫做姐夫,你以为你是皇帝娶了赵飞燕姐妹!?”

 

  秦翰忱被那几拳打的还晕头转向,听得顾离的话他勉强稳住情绪,站直了身子。

 

  “顾离,不要凭你的那点认知来判断我跟她们两姐妹的关系,颜汐是我前妻,你刚才对我的殴打我看在她的面子上都忍了,但你别再信口雌黄!”

 

  顾离看着他的嘴脸,冷笑不止:“好一个前妻,好一个看她的面子!你把小汐逼死的时候想过她还是你的妻子吗?” “是她自作自受,没有任何人逼她。”秦翰忱擦了唇角的血渍,面不改色道。

 

  就是这样的自信,让顾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人要脸树要皮,我看你会不要脸到什么时候!”顾离忍住了握成拳的手,冷冷瞪着他,“好好陪你的新婚妻子去吧,颜汐这里不需要你了!”

 

  “没有弄清楚她为什么要选择在我和昭昭婚礼上跳楼自杀前,我随时都会来探望她,毕竟这是南城,有些规矩还是希望你懂。”

 

  秦翰忱说着,毫不在意顾离那杀人的眼神,最后看了一眼病房方向随即离开。

 

  有顾离在这里陪着,她应该不会有什么别的危险。

 

  而他自己,还有很多烂摊子需要收拾。

 

  离开医院第一件事,秦翰忱便命人去调查了颜汐自医院离开后的一切行踪。

 

  不出两个小时,身边人给了他信息——

 

  颜汐从医院离开后便直奔皇家国际大酒店,在院外的草坪看了他和颜昭昭的婚礼现场布置后,便直接坐电梯到了顶楼,期间没有任何跟任何人有过交流。

 

  而她的手机通讯中,也只和秦翰忱有过通话记录。

 

  所以,让颜汐情绪改变的事因,是在医院中发生的。

 

  会是什么呢?

 

  自他离开医院后,本想亲自将离婚协议送去,但那天颜昭昭刚好过来找自己,也撞见了离婚协议,便主动要求她去送。

 

  秦翰忱本担心颜昭昭去见颜汐会被那个女人欺负,但是一想起整个病房外都被自己的人守着,那个女人再不安分也断然闹不出什么幺蛾子,他便放宽了心让颜昭昭去送离婚协议。

 

  难道是颜昭昭说了什么让她心如死灰?怀恨在心?

 

  秦翰忱百思不得其解,想了一夜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他决定去医院妇产科问问清楚,颜汐在做人流手术时有没有什么情绪异常。

 

  再去医院,秦翰忱还是脚步不受大脑控制去了颜汐所在住院楼层,想看看她今天有什么好转。

 

  从美国请来的专家已经动身,相信过不了多久便能赶来南城给她做治疗。

 

  只是还没靠近颜汐的病房,便在护士站听到了几个小护士在讨论她的病情。

 

  “才二十四岁,花样的年华啊就变成个活死人了。”

 

  “是啊,真是可惜了,一尸三命……这事搁谁身上都接受不了啊,别人想怀个孕还难上加难,她怎么就想着要带着双胞胎跳楼去前夫婚礼上寻死呢?”

 

  “我听说不是双胞胎,是三胞胎呢,只不过之前被前夫折磨,流掉了一个,所以跳楼的时候肚子里只有两个了……你看她手指头都少了一截,听说是秦翰忱为了讨好初恋情人,割了她的手指头移植了过去……”

 

  “天哪,太血腥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男人……”

 

  秦翰忱自拐角处走出来,高大的阴影瞬间盖住了聊八卦的小姑娘。

 

  护士们唰地一下变了脸色,战战兢兢地抱着手中的值班本便想从护士站离开,但唯一的出口被秦翰忱堵得死死的。

 

  “你们说谁一尸三命?”他问道。

 

  护士们对看一眼,全都结结巴巴,不敢说话。

 

  秦翰忱的心脏上,有什么东西沉甸甸的,让他都没法用力呼吸大声说话。

 

  “说——”他已经在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护士哆嗦回应道:“我们说的是VIP病床的那个颜汐……也就是您的前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