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跳DAN放在里面坐公交

把人送到机场,回去的途中,接到莫小满的电话。

电话里她期期艾艾的问:“哎,那个……那什么,你们霍总中午回不回来吃饭啊?”

唐夜笑说:“这您得问霍总自己了,我只是一个小助理,做不了他的主。”

莫小满挂了电话后,看着桌上三菜一汤犯了愁,她住了霍苍的屋子,以后还要和他结婚,但是她在霍苍面前很容易紧张,所以……到底要不要问问他,回不回来吃饭?

万一他跟余昊一样,烦她呢?

纠结了一会儿,她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拨了个电话过去。

她深吸一口气,正酝酿着,没想到只响了一声,那边就接了,接电话的速度快到让她没提防,一下子就忘了自己想说的话。

电话两头都静默着,过了一阵,霍苍低沉的声音从那头传来:“莫小满。”

他叫她名字的时候,总让她想到严肃的老干部,她忍不住挺直背脊,一本正经起来:“嗯,我就是想问下你,我做了饭,你回不回来吃饭的?”

另一端的霍苍,几乎能从她的语气里想象出她现在的样子,一定是认真严肃又小心翼翼的模样,不觉扬了扬唇,直到那边莫小满喂了一声,他隔了一会儿才回话:“我在机场。”

莫小满忙道:“哦哦,那我自己吃了。”

“……”

又没人说话了。

莫小满下意识放轻了呼吸,等了半天没人说话,她拿下手机看了看,是在通话没错啊:“喂,喂?霍苍,你还在吗?”

“嗯。”

“!”莫小满差点儿把手机给扔出去了,干干笑道:“呃,你还在啊,我以为你挂了。”

霍苍道:“我出差一周,你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唐夜。”

“好。”

“你床头柜里有现金和卡,自己想买什么随便花。”

“……好。”

“还有,”

莫小满握紧手机,屏息专注倾听,就听他说:“这顿饭先记着,回来再吃。”

那低低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仿佛他人就在耳边。

莫小满无端的想起酒吧喝醉的那天的事情,突然脸有点烫。

含糊的嗯了一声,匆匆说了句‘我去吃饭’,就把电话给挂了。

她呆怔的在沙发里坐了会儿,望着桌上的菜,抬手揉了揉心口,有点感动,有点开心……

她给余昊做饭做了三年,天天如此,但余昊从来没正眼看一眼,每次接到她的电话,他都是那讽刺的话:“我想吃饭不会自己在外面吃么?大老远跑回来吃,莫小满,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肯这样赏脸。

不管怎么说,这都算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即便她和霍苍从交易开始,她也希望,两人可以相敬如宾。

莫小满想了想,刚才挂电话挂太快,不知道霍苍会不会生气?

她左想右想,还是发了句‘注意安全’,然后就把手机扔一旁,径自去吃饭了。

机场。

正安检的霍苍听到手机响了声,划开屏幕看到那句注意安全,冷冽的眉眼似乎柔和了几分。

一旁的安检员眼睛都看直了……吃过了饭,莫小满有些无所事事,刷微博时,好友于影儿打了个电话过来。

电话一接通,于影儿火气很大,劈头盖脸的问:“你和家里闹翻了?现在在哪儿?有没有地方住?遇到麻烦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莫小满逐个回答:“是闹翻了,现在……一言难尽,总之挺奇妙的。你有空没?老地方见个面?”

“行!”

一个小时后,莫小满在一个巷子里的咖啡馆看到了好友。

她走过去时,于影儿气哼哼的:“他妈的王八蛋余昊,老子将来有钱了一定要弄死他丫的!”

莫小满坐下点了杯咖啡,这才问:“怎么了?”

“我刚才在海天商场碰见余昊那个渣男了,他左拥右抱笑得跟个变态似的,我上去问你的事情,就跟他吵起来了。”于影儿性子泼辣,尤其看不惯余昊,“那王八蛋还说你傍上了大款,什么大款?他丫现在还抹黑你,要不是老子今天穿的高跟鞋,那一脚下去非得踢得他断子绝孙!”

看着气愤填膺的好友,莫小满尴尬的道:“其实……余昊他也没说谎,我确实,好像傍了个大款。”

她如此这般一说,于影儿张着小嘴,过了一会儿拍腿大笑:“卧槽!我说余渣男怎么提到你脸色就那么难看呢!哈哈哈哈哈……活该啊!小满,我早就说过的吧,你这样的长相性格,肯定会有更好的人喜欢你的!不过对方什么人,什么性格你知道吗?这次眼睛一定看清楚点,不要再傻乎乎的一头扎进去啦!”

莫小满喝了一口咖啡,没敢告诉好友,霍苍根本不是在追她,两人之间只是一场交易。

要是让于影儿知道了,这咖啡馆都要让她给闹翻了。

她决定不再在这件事情上纠结,认真道:“影儿,我想找份工作。”

于影儿挑了挑眉:“终于想通啦?不是我说,女人一定要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哪怕钱不多,也总比待在家看别人脸色强。”

莫小满点头,深以为然。

只不过以前余昊不喜欢她工作,余昊的妈又比较传统,觉得女人就是天生该在家里照顾男人的,她找了几份工作,最终都因为这个原因没能坚持下去。

于影儿说:“你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但没什么工作经验,恐怕工作不怎么好找,回头我帮你打听打听,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工作介绍给你。你自己去网上投投简历,没事儿的时候也可以去人材市场看看。”

两人又聊了些其它事,半途中于影儿接了个电话,匆匆离去。

出了咖啡店,莫小满独自在人行道上漫无目的走着。

走到一处集团高楼外时,她站在路边,看着进进出出忙碌不停的白领,羡慕不已。

她从来就不喜欢做一个专职家庭主妇,她也曾经光华万丈过,只是遇到了余昊,摔了一个大跟头。

现在……

算是重新开始了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三年以来,所有压抑的郁气都仿佛在这一刻被吐了出去。回去的时候,她的步伐是轻盈的,身心是轻松的。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在四处奔波找工作。

想象总是很美好,找工作时却累成狗。

在她根本没意思到的时候,时间不觉间像白驹过际,一周时间一晃而过。

深夜,丰城到B市的飞机缓缓降落……

唐夜在接机处远远看到霍苍出来,急忙过去将他的行李箱和外套接过,等上了车,他问:“霍总,今天先在酒店住一晚吗?”

霍苍揉了揉眉心,道:“回别墅。”

唐夜诧异了下:“这时候回去莫小姐也睡了,我看您也累了,不如先在酒店住一晚……”

“聒噪。”

唐夜:“……”

大老板有了女人,他这个副手就失宠了吗?

他从副驾驶座上拿了份卷宗给霍苍:“霍总,这是您要的所有关于余氏公司的资料。”

霍苍接过来翻阅着,唐夜边开车边说:“从两年前起,余氏内部就已经分化严重,余昊和他的两个哥哥明里暗里争夺继承权,现在已经到了白热化。莫家虽然倚仗余氏存活,却也算得上是余昊一个非常重要的助力,一旦联姻的关系不存在,他们之间的合作恐怕也会走到终点,这也是为什么余昊不满意莫小姐,却一直不结束这段婚姻的原因。”

“莫家一旦找到更可靠的合作伙伴,对余昊将是巨大的打击。尤其是……”他顿了顿,“据我了解,莫氏莫卫平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并且有点小聪明,他不可能甘心成为余家家产争夺中的牺牲者,自从上次您把莫小姐从莫家带走,现在他正在到处走关系,想跟咱们合作,恐怕莫卫平已经想从余家抽身了。”

几句话的工夫,霍苍已经草草看完了手里资料,对余氏情况有了个大致了解,也知道唐夜想说什么。

他当着莫卫平的面亲口说莫小满是他的人,莫卫平那种唯利是图的人,怎么可以不把握住这个机会攀上TK?

霍苍什么也没说,将资料合上扔一旁,道:“找个酒店。”

唐夜笑道:“霍总,您不急着回去了?”

霍苍看也没看他一眼:“给你住,我自己开车回去。”

“……”唐夜心说他这个副手果然是失宠了啊,脸上却笑得灿烂:“好的,霍总。”

希望霍总能找个可爱的女人,被对方改掉某些不近人情的地方,变成可爱的大老板……

……

夜已深,万籁俱寂。

黑色迈巴赫出现在别墅。

车子停稳,霍苍下了车,看了眼还亮着灯的别墅,大步走了进去,步伐带着几分急切,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客厅里一片静谧。

他离开时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冷清的连柔和的灯光也温暖不了。

除了玄关处的一双鞋,无论哪个角落,都看不到莫小满生活过痕迹。

她把一切都抹得干干净净,甚至让人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

霍苍心中无端的生出几丝不满来,上了楼,径直朝莫小满所在的客房走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