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怎么写?先看看过去的文学家都是怎么写的情书吧!

看看文学作家都怎么写情书吧。可以说每一位都是教科书级别了。

鲁迅 致 许广平

在世人眼中,鲁迅算得上一名坚毅的斗士。而坠入热恋中的他,一改刻板又威严的文豪形象,变得别扭又柔情起来。他与许广平的往来信件里,情爱话并不多,但一句“我决定目不斜视,而且将来永远如此,直到离开厦门”也算得上是教科书级般的可爱了。

当时,他经常是早上写完给许广平的情书后,根本等不及第二天早上,便在深夜就翻出铁栅栏寄信。从刚开始在信里对许广平称呼“广平兄”,后来慢慢变成了“乖姑”、“小白象”、“小莲蓬”……

朱自清 致 陈竹隐

当年,朱自清初识陈竹隐时,其妻子去世,留给六个未成年的孩子。陈竹隐毕业于北平艺术学校、师从齐白石,就算爱慕朱自清的才华,但每每想到一结婚自己便要成为六个孩子的“后妈”,这压力实在是大。在这种情况下,朱自清展开了猛烈的情书攻势,爱慕之火热在书信文字中也愈见浓烈。

后来,陈竹隐感动于情书轰炸,最终接受了朱自清,以及他的孩子们,并一直陪伴朱自清,直到他去世。

胡兰成 致 张爱玲

胡兰成与张爱玲,彼时的他们,一个是汪伪政府要员,一个是上海最负盛名的女作家。乱世中相识相知相恋,到最后分手,都堪称“传奇”。张爱玲一生都在追求一种脱离于现实的纯粹爱情,或许也正因为这样,出身于大家闺秀的她才能有了这样一场和汉奸文人的乱世之情。

记得当初胡兰成与张爱玲聊起她刊登在《天地》(杂志名)上的照片,张爱玲便拿出来送他,还在照片背后写了几行字:“见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然而,饶是低到尘埃,胡兰成也终究是负了她。

沈从文 致 张兆和

1930年的夏天,沈从文与张兆和在胡适的办公室第一次见面。当时,胡校长夸赞沈从文是中国小说家最有希望的,是天才啊。但张兆和却不以为然。沈从文对她的倾慕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他爱得默默,却如潮水般一发不可收拾。

要知道,在追求张兆和的队伍中,从偏远湘西来的沈从文真是毫无优势可言。连续三年,他一封接一封地写情书给张兆和,绵延不绝地倾诉着自己的爱意。甚至在其中一封信中,称自己以做张兆和的奴隶为己任……后来,张兆和终于被他所打动,二人于1933年9月在北京成婚。

新婚不久后,沈从文因母亲病重,离别妻子回湘探亲。在途中,他给张兆和写了许多许多信,图中便是摘自其中一句。

徐志摩 致 陆小曼

《爱眉小札》里结集了徐志摩写给妻子陆小曼的情书和日记,也被后人称作“最肉麻的情书”。里面是毫无顾忌的大胆表白、滚烫炽烈的恋慕、追求幸福真爱和个性解放。以为过去的人很含蓄,才没有呢!这些话至今读来也绝对要让人脸红!

什么“我的肝肠寸寸的断了。今晚再不好好的给你一封信,再不把我的心给你看,我就不配爱你,就不配受你的爱”,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的爱正在含着两眼热泪,在这深夜里和你说话,想你,疼你,安慰你,爱你?”……

陆小曼在19岁的时候遵从父母安排,下嫁少将王赓。而徐志摩与王赓都是梁启超的学生,也就这样成为了王赓家的常客,常与陆小曼一同游玩。王赓专注于伟大前途,对妻子和家庭的体贴关爱自然是少了许多,也就致使徐和陆两人越走越近,最终走到一起。

朱生豪 致 宋清如

读过莎士比亚的人,大多都知道翻译家朱生豪。他被朋友笑谑为“没有情欲”的木讷书生,这样的沉默寡言却在面对老婆宋清如的时候尽如孩子般玩闹犯傻。

大家都说徐志摩写的是“最肉麻的情书”,在我看来,朱生豪也丝毫不输。在这些书信里,有经典字句诸如“醒来觉得甚是爱你”、“我是宋清如之上主义者”、“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真是既懂得撒娇,又十分率真,更是浪漫深情。

朱生豪短暂的人生里常窘于经济上的困顿,唯有爱情带给了他恒久的快乐。

顾城 致 谢烨

1979年,顾城和谢烨在火车上邂逅。上面这段,就是顾城给谢烨的情书中,描写的彼此相遇时的情景。

后来,谢烨这样回复道:“为了能去找你,我想了好多理由,我沿着长长的长着白杨树的道路走,轻轻敲了你的门,开门的是你母亲,她好象已经知道了我,就那么注意地看我……我给你留下地址,还挺傻地告诉你我走的日子,离开那天你去送我,我们什么都没说,我们知道这是开始而不是告别。你会给我写信么?你说会的。写多少呢?你用手比了比,那厚度至少等于两部长篇小说。”

梁实秋 致 韩菁清

在妻子过世两年后,年过七旬的梁实秋对比自己小28岁的歌星韩菁清一见钟情。那个时候,他们的感情并不被世人所看好。但梁实秋并不灰心,在追求韩菁清的过程中,他一日三封情书,就这样写了上千封,还落款署名“小秋秋”。也正是这份执着,令韩菁清十分感动。

最终二人顶住压力、排除万难,在1975年时成婚。

郁达夫 致 王映霞

1927年初,郁达夫在前去拜访留日老同学的时候,对与同学一同从温州逃难到上海来的王映霞一见倾心。于是有了后来的再见、三见。但是,相识之初,王映霞在种种“犹豫、烦恼、困惑、兴奋”中摇摆不定,而堕入情网的郁达夫更给她写了海量的动人情书,王映霞终究没能抵抗住他火热的追求。

在郁达夫与家中包办而结合的妻子离婚后,王映霞投入了他的怀抱。二人的恋情迅速升温,不久后便成婚。只是,这场婚姻没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由于各种原因,二人之间渐生罅隙,在结婚12年后以离婚收场。

闻一多 致 高孝贞

上面这封,既是情书,也是道歉信。闻一多与高孝贞夫妻二人吵架,在信件中,先是认错、再是一诉相思苦,满目都是肉麻,麻得人要抖三抖。

1912年的春天,闻一多回到家乡,极不情愿地与自己的远房表妹高孝贞成亲。刚开始的时候,他对这个包办婚姻很不满意,整日闷闷不乐,更是对妻子爱答不理、极为冷落。

但相处不久后,他就发现高孝贞既温柔体贴、孝顺懂事、贤惠大方、通情达理,总之,各种各样的好词都可以用上!闻一多没想到自己居然对自己的妻子“日久生情”,从当初“恨得要死”,变成了后来的“想得要死”,真是极为反差萌。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9年03月16日 编辑:爱情大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