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醉人的最美情书

大抵是数年前的冬末,那时已经和她无所联系了。也趁着冬雪初晴时,一个人出来走走,偶然一瞥,在路边竟看见一朵被风吹的颤颤巍巍的小寒兰。记忆和思念突然如潮水般奔涌而来,飘飘摇摇,最终定格在学生时代-----在路灯下手捧轻雪,又瑟瑟发抖的白色身影。何其相似!原来我还从未忘记。触景成词,或许这我写下的,我所写过的最美的情书。

琵琶仙

轻照如丝,漏云壁、欲扫寒氛难绝。风稳探手呵兰,泠泠颤青澈。依约似、颦眉怯冷,向衢下,冻唇吹雪。曳采流离,砉然飘碎,都入弦月。

是知我、单影重游,故分得,微春立凌冽?争奈错谙心事,把相思愁切。凭目处、红莲夜熠,在睫前、凝作烦鴂。自向灯火沉吟,懒和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