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而知雅意/被当成发泄玩具的一天作文

“啊?”听到“伺候”二字,夏小玖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我……”

天哪,让她在床上伺候他,他不会趁机把她那啥那啥吧。怎么办,怎么办,老天爷赶紧来个惊雷劈死她吧,她才不要伺候这个变态。

见女人还雷劈了一般僵着,霍翌铭不悦地拧眉。哪个女人听了这句话不疯了一般冲到他的床上,只有这个女人……让人特别来气。

“让你过来伺候,听不懂?”

“……”她可以拒绝吗?看看霍翌铭的黑脸,她悄悄咽了口唾沫,虽然现在他没什么可以胁迫她的,可是她人不还在别人屋檐下么?

缓缓迈步走向床,恨不得自己离床的距离拉长到十万八千里,不,最好是一辈子都走不完。

只是想归想,即便她再怎样磨蹭,还是走到了床前。

“霍先生……”

“捏肩。”

捏肩?这就是他所说的伺候?

呵呵,夏小玖啊夏小玖,让你思想那么复杂,自己吓自己,瞧人家大BOOS多么单纯。

幸福来得太突然,夏小玖再没有顾忌,过去给霍翌铭捏肩。

女人看似柔弱无骨的小手,在男人的肩上忙活着,轻松,舒服,瞬间一夜没合眼的男人心情好了很多。

也不知什么时候,肩上的动作越来越慢,力量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了。

闭目享受的男人不悦地拧眉正要吩咐夏小玖专心一点,一颗小脑袋突然间歪倒在他肩头。

夏小玖睡了个舒服觉,做了个甜甜的美梦。梦里她回到夏家,她的萨摩耶犬米利因为太想她,一见面就扑向她撒娇。

抓她的手指,舔她的脸,弄得到处沾沾湿湿,鼻子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她抓住米利的耳朵娇嗔:“米利别闹。”

一会儿画风又变了,她梦见自己和杜芊芊还有林慕兮一起去参加同学会。还看见了她最崇拜的学长宋亦玄。

他依旧温文儒雅,文质彬彬,忽地他从背后拿出一束玫瑰花送给她,她感动得稀里哗啦,没骨气地红了眼。

她扭捏着对他道谢,抬眸的瞬间宋亦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霍翌铭狂狷冷冽的脸。

他血红着一双眼睛仿佛要将她吞噬:“把这个背叛我的女人扔到森林里喂狼!”

“不要……”夏小玖惊恐得大喊,瞬间吓醒过来。

哪里有霍翌铭?

她做噩梦了。

抹了一把额际的冷汗,看看自己所处的大床,记得自己在给霍翌铭捏肩啊,何时睡着了?关键这一睡就天亮了,大总裁居然没有掐死她。

摸摸自己完好的脖子,她咽了口唾沫。

大总裁性情太难测,何时要恼何时心情好,完全摸不着头脑。

门口响起敲门声,春阳的声音传来:“少奶奶,我们少爷在等你。”

“好。”火速起身洗漱,就怕慢了半拍,霍大爷追究她半途睡着之责。

忽地瞄见镜子里的自己脖颈上又有类似于吻痕的东西,她吓了一大跳。

不太敢相信,索性解开睡衣,白嫩的肌肤上斑斑点点的简直惨不忍睹。

她瞬间崩溃。啊啊啊……

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又是霍翌铭用两根手指弄的?

可是她都没有痛感,并且他们没有在霍家大院,用不着作秀给老爷子看啊。

这个奸商,他是故意的!故意的!

夏小玖愤愤不平,麻利地收拾完毕下楼。

春阳领她进餐厅,霍翌铭坐在首位已经在吃早餐了。

即便是吃早餐,他依旧优雅矜贵,完美得简直人神共愤。

夏小玖没有心情欣赏他的俊逸不凡,一张小脸气鼓鼓地嘟起,刚走到霍翌铭身边,白管家便说:“少奶奶,少爷吃饭不喜欢被打扰。”

霍翌铭眼皮都没抬一下,依旧优雅用餐。

吸气,呼气。

夏小玖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好吧,现在也不是质问的时候,她比任何人清楚这位大爷有多么骄傲的尊严。倘若让这位爷失了脸面,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一个早餐吃得寡然无味,见霍翌铭擦手走人,她赶紧不吃了,追在人家身后出餐厅。

“霍先生……”

“要回家就上车。”男人头也不回走向外面已经发动引擎的布加迪威龙。

回家?

两个字,激得夏小玖热血上涌,不过瞬间她又冷静了,回霍家大院她可不稀罕。

“那个是回我自己的家吗?”这回她不想那么糊涂。扑通扑通,心跳好快,好怕答案不是自己要的。

“不想回就算了。”

“……”是回她家的意思?是吧是吧?啊哈哈,终于肯放她回家了,大总裁今天好帅。

“开车!”霍翌铭冷声吩咐,女人中奖了般笑眯了眼的傻劲儿他瞧着眼疼。

“啊,等我,等我。”夏小玖慌了,赶紧狂奔出门,激动的双脚都有些不听使唤了,好不容易才爬上车。

她一张笑脸像清晨盛开的茉莉芬芳滋润,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终于可以看到芊芊和慕兮了,终于可以带她的宝贝米利出去遛弯了。

嘻嘻!

吐出一大口气,开心得像要飞起来,忽地对上了霍翌铭看怪物似的眼眸。

呃……

好尴尬。

清清嗓子掩饰自己的失态,她礼貌地垂首:“谢谢霍先生。”

咦,霍大总裁怎么一脸臭臭的?不过却丝毫都不影响她的心情。

她有种终于冲出囚笼般的开心,让霍翌铭很不舒服。

“高见!”

“是。”BOSS什么都没说,高见也知道要做什么,他拿出一块黑布,递给夏小玖,“嫂子,得罪了。”

又这样?

刚刚的好心情瞬间飞了。

算了,横竖这是最后一次了。离开了这里,鬼才稀罕到他这里来。

接过高见手上的黑布,自觉地蒙住眼睛。

人都说越是在高位的人,越是活得累。

像霍翌铭这样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出入得有一大群保镖,连个住宅也弄得神神秘秘。夏小玖相信不是只为防她记住路逃跑,他防的是所有觊觎他的权财貌的人。

汽车一路下行,忽地想起她还有话要问霍翌铭。

“霍先生……”她清清嗓子,咳,有点问不出口,犹豫了下还是压低声音问,“你,你昨晚又是用……两根手指?”尽管她已经压低声音了,前面的人还是听见了。司机被雷得手上一抖,车子猛地晃动了两下,副驾驶上的高见被口水呛得一脸通红。

老大……用两根手指?什么情况?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霍翌铭。

不等他有机会看清,霍翌铭快速摁下前后座隔音板,挡住了他的视线。

这个愚蠢的女人,到底是不是猪脑子,不知道这样的话会让人误会质疑他的能力?

得不到他的回应,夏小玖再次出声:“霍先生……”

“闭嘴!”

夏小玖被吼的一愣,霍大总裁发什么飚?

自己身上莫名其妙被这男人弄得惨不忍睹,该委屈的是她好吧。

一想到他在自己的身上捏啊,掐啊,她就浑身不自在。如果是隔着衣服还好,倘若是揭开衣服呢?

唔……鸡皮疙瘩瞬间爬满背,简直不敢想象当时的画面。

算了,看在他肯放她回家的份上,她也懒得跟他计较了,横竖往后都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进入市区,夏小玖眼前的黑布被扯了下来。虽然,霍翌铭的脸很臭,她还是硬着头皮致谢。

“霍先生这段时间多有打扰,如果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还有霍总对我一家人的宽厚仁慈,我们夏家永生不忘,谢谢了。”

礼貌地垂首,呼出一口气,她冲前面的司机道:“司机先生,麻烦前面路口停车。”

车子还没有停稳,她便急巴巴地蹦下车,甩上车门毫无留恋地离去。瘦弱高挑的身影,在人群里依旧显眼。

不多时,高见从后面追上来:“嫂子,你的手机。”

“谢谢!”夏小玖接过电话,见高见欲言又止,笑道,“高助理还有事么?”

“呃,我就想说,我们老大的脾性……他对谁都一样,嫂子别放在心上。”他还想解释他和霍翌铭是清白的上下级关系,并没有她所猜想的那种,可突来的汽车喇叭声又长又尖锐,这是催促他呢,不敢多停留一秒,匆匆欠身赶紧离开。

回到车上,霍翌铭正闭目养神,高见看了他好几眼,还是忍不住说出心里的疑问。

“老大,你明明就是正经八百的纯爷们一个,为什么用两根手指……”

“把你肮脏的想法收回去!”

高见一句话没说完,霍翌铭便沉声喝止他。

“……”高见咽了口唾沫,老大这是恼羞成怒了?明明都做了,连想都不准他想?老大啊老大敢不敢再霸道一点?

“老大,我只是觉得……这样对嫂子有点……”

“嗯,你看上她了?”

“咳咳咳……”高见一脸骇然,差点被口水呛死。“没有,不敢……”这不是要他的命么?老大的女人谁敢觊觎!

“刚刚不是有说不完的话难分难舍?”

“老大!”高见差点吓哭,“我,我那是,那只是……”

“只是情不自禁!”

“不是!”

“那是什么?”

高见差点崩溃。

见霍翌铭冷眸盯着他在等解释的意思,高见瞬间蔫了。

苍天啊,他要怎么才能说得清?

“老大,饶了我吧,我错了,是我多管闲事,再也不敢了。”高见真恨不得把心剖出来给他看。

“负重晨跑二十公里一个月,年终奖全扣!”

猜你喜欢